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英国历史系列之(七)

全球霸主5 –英国全球霸主时期的重要战事

流筝

滑铁卢战役中,威灵顿公爵在指挥联军。

(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人气: 30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4月06日讯】16世纪后期,伊丽莎白一世时代,英格兰在海战中战胜了西班牙无敌舰队,为英格兰的迅速扩张奠定了基础。到了19世纪,英国迎来了另外两场至关重要的战役,这次的敌人是拿破仑领导的法国。这两场战役的胜利,为英国成为全球霸主铺平了道路。

特拉法加海战

在18世纪期间,英国与法国进行了多次战争。1789年,法国发生革命,建立了新的政府,不久,法国新政府就对英国宣战。后来,拿破仑成为了法国皇帝,继续与英国作战。

当时,法军在欧洲大陆势如破竹,而在海上,英国掌握控制权。英军阻挠了法国的贸易,使法国无法充分运用海军资源,拿破仑决定入侵英国。

战争先从海上开始。英军的指挥官是海军中将纳尔逊,他手下的军官都受过良好的训练,而且战争经验丰富。

但是法国海军的情况不太好。一些最优秀的将领在此前的大革命中要么被斩首,要么离开了军队。法西联合舰队的指挥官是海军中将维尔纳夫。他并非是当时法国海军将领中最有能力的一个,而且曾经在纳尔逊手中吃过亏,对跟英国交战的热情不高,所以可以说,这场海战将注定是以英国的胜利告终的。

1805年,10月,维尔纳夫得知了拿破仑想要派人接替他指挥,他感到气愤而且有压力,决定主动跟英军交战。他错误地判断了形势。他认为自己一方有33艘战舰,而英军一方只有27艘,觉得自己处于有利地位。

此前一个月,纳尔逊加入到围困法西联合舰队的队伍中,这让英军受到极大的鼓舞。而他制定的作战方案更是受到将士的积极支持,调动起了他们的积极性。

维尔纳夫出战的举动,早在纳尔逊的预料之中。10月21日上午,双方舰队在海上相遇。英方的舰队根据纳尔逊事先制定的计划,迅速的分成了两列,一列由纳尔逊亲自率领,攻击敌舰队的中央,切断前后联系,另一列攻击对方的后卫。

而此时,法西联合舰队在发现英军的战舰后,掉头想要驶回港口,所以舰队的阵型已经混乱。法军舰队遭遇攻击后,前方的舰队没有理会后方发出的援救信号。

纳尔逊所在的“胜利号”战舰面对的是敌军的猛烈攻势,但是纳尔逊毫不退缩,一直在枪林弹雨中在原先规定的地方进行指挥。“胜利号”后来跟法军舰队中最小但是作战最勇敢的“敬畏号”进行了近距离的接舷战,作战过程中,纳尔逊被敌方的火力击中受伤。

胜利号战舰(wikipedia)

此时,尽管法西舰队在竭力抵抗,但是败局已定。

下午,法西联合舰队的旗舰降下帅旗,指挥官维尔纳夫被俘。英军负责攻击敌方后卫的舰队也在一个小时后宣告胜利。

这场战役中,英军死亡449人,受伤1,214人;法军死亡3,373人,伤115人;西班牙军死1,022人,伤1,383人。法西联合舰队的船只中12艘被俘,七艘丧失作战能力,一艘起火,其余逃走,而英军则未损失一艘船。

不幸的是,纳尔逊伤重不治阵亡。后来人们在伦敦特拉法加广场建造了“纳尔逊纪念碑”(Nelson’s Column),以表示对他的纪念。纳尔逊的胜利号战舰,则停泊在朴次茅斯港,供后人参观缅怀。

纳尔逊在特拉法加海战中受伤阵亡。(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特拉法加广场上的纳尔逊雕像。( Peter Macdiarmid/Getty Images)
纳尔逊上将(wikipedia)

对于英国来说,特拉法加海战的胜利跟当年伊丽莎白一世战胜西班牙的无敌舰队一样,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它不仅是一场以少胜多的战役,让拿破仑放弃了入侵英国的计划,使法国海军一蹶不振,还确定了英国日后的海上霸主地位。

滑铁卢战役

英法两国除了在海上交锋,还在陆地上进行了较量,这就是著名的滑铁卢战役。特拉法加海战确保了英国的海上霸主地位,滑铁卢战役则决定了欧洲的命运。

1815年3月,拿破仑率领旧部逃离关押他的小岛,重返巴黎,企图卷土重来。英国、普鲁斯、奥地利等国组成第七次反法同盟,分头包围法国。

6月16日,拿破仑击败普鲁士的军队后,赶往比利时布鲁塞尔以南的滑铁卢,与威灵顿公爵率领的联军对峙。

6月17日的夜间一直在下雨,地面泥泞,英法两军的驻地相隔大约三英里。威灵顿认为,第二天战事成败的关键是普鲁士援军抵达的时间。普军的主力虽然被拿破仑击败,但是两翼的部队并未损失,所以能够重新集结。

如果援军能够在主力军没有被拿破仑击败之前赶来,联军就有取胜的把握。17日,援军距离滑铁卢还有18英里的距离。

拿破仑认为,普军和联军被分开了,他有信心击败威灵顿,长驱直入布鲁塞尔。

6月18日,那个时代的两位军事巨人在战场上正面对决。拿破仑与威灵顿同龄,都是杰出的军事家,打过许多胜仗。这场势均力敌的对决将决定欧洲的命运,是法国战败,欧洲从此安宁,还是已经进行了20年的战斗继续下去。

威灵顿的策略是以防御为主,阻挠法军去布鲁塞尔的道路,拖延时间等待救援。当时,他指挥的联军有6.8万人,法军有7.2万人。联军藏身在一个山脊和三个农场后面,处于有利地位。

威灵顿公爵。( 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拿破仑也在密切地关注天气。因为道路泥泞,他决定等地面干了再发动攻势,因为步兵和骑兵如果穿过泥泞的道路会很容易疲惫,这对于战争的第一阶段不利,但是这个决定很冒险,因为他知道威灵顿在等待普军的部队,双方一旦汇合,法军立刻落在下风。

拿破仑对左侧和右侧的两个农场发动攻势,双方各有损伤,幸好,下午3点半左右,援救的普军赶到了,法军不得不两面迎敌。

下午4点,拿破仑开始用炮火攻击中间的农场,联军蒙受了不少损失,因此失守。威灵顿不得不在山脊后防卫法军,希望普军能够快速抵达增援。

傍晚7点左右,拿破仑派出6,000步兵直扑威灵顿所在的山脊,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刻每一分钟都很重要,如果联军等来了普军的救援,法军就没有扭转局势的空间了。

法军前进到联军面前,威灵顿下令开枪,迫使法军后退,而此时,普军的援兵赶到了。法军面临夹击。据说,当时,英军有可能射杀拿破仑,但是威灵顿下令不要开枪。

此后,拿破仑计划逃亡北美,但是英军封锁了法国的所有港口,7月15日拿破仑投降。

滑铁卢从此成为惨败的同义词被加入到词典中。为了纪念这次胜利,1848年,伦敦新建的火车站被命名为“滑铁卢”。

威灵顿因此获得了“铁公爵”的称号,两次出任英国陆军总司令和英国首相,成为英国乃至世界历史上最著名的军事将领之一。

威灵顿公爵本名是亚瑟•韦尔斯利(Arthur Wellesley,Duke of Wellington),出生爱尔兰大地主贵族家庭。他17岁从军,在印度战场成名,1805年返回英国后,被提升为少将,担任爱尔兰事务大臣。

1806年,他奉命前去葡萄牙抵抗拿破仑的军队,让法国的将军首次尝到了战败的滋味。1814年他出任驻法大使,并获得了“威灵顿公爵”的头衔。

1852年,在威灵顿公爵的国葬仪式上,对外公布他的头衔包括英国、俄罗斯、奥地利、普鲁士、汉诺威、西班牙、葡萄牙和荷兰授予的元帅或者相当于元帅的军衔,是历史上唯一获得八国元帅军衔的人。◇

责任编辑:文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