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释法带来法治严冬

何俊仁:人大常委凌驾法律法庭 破坏香港法治

香港支联会、中国维权关注组主席何俊仁近日接受本报专访,谈香港法治现况。(李逸/大纪元)

人气: 24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4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身兼香港支联会、中国维权关注组主席的何俊仁律师一直致力争取自由民主及维护人权的工作,过往曾多次协助及代理法轮功案件,尤其是在2005年的阻街案胜诉,成为保障港人表达自由的著名人权案例。对香港近年来的法治情况,何俊仁认为法治受到最大的打压是来自中共人大释法,人大常委可以凌驾法律、凌驾法庭,破坏力最大。

何俊仁接受本报专访时直言:“香港的法治的确是越来越坏,甚至到了非常严峻的情况。”他认为法治受到最大的打压是来自中共人大常委释法,尤其是导致6位民主派议员被DQ的宣誓风波,人大透过释法将已宣誓就职、已履行职务的议员取消资格,除了明显剥夺市民的选举权利,更是在法庭进行审讯期间突然干预,等同“绑住法庭的手”,“使法官一定要跟随释法的决定,从而别无选择地取消已经在履行职责的立法会议员,这是最荒谬最离谱的。”

之后港府还根据释法,令选举主任有权去政治审查参选的候选人,甚至取消参选资格:“根据释法的结果,加上香港政府背后操作,原来每一个候选人的历史他都睇晒(看完),甚至一年内做过什么事、说过什么话,都可以成为审查他的思想,然后决定让不让他参选。”

DQ释法严重破坏选举制度

他强调选举主任是级数很低的公务员,一向无权进行政治审查,只能检查纪录,如够不够年龄、有没有刑事纪录、是否香港居住等等,而非思想审查。他指香港整个选举制度被严重破坏,与法治息息相关:“大家知道法治不止是法庭。法官的独立仲裁权很明显受到释法的干预,现在整个公务员的运作都受到释法影响,连公务员中立文化,不受政治干预、专业的操守,都是法治的一部分,都受到破坏。”

除了选举制度被破坏,另一件严重影响法治的事件是近期引起争议的高铁“一地两检”。何俊仁强调,北京当局根本无权在香港一块地方实行大陆法律,因为违反《基本法》第18条,但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完全不提法律依据,只强调“人大常委是最高权力机构,它讲了就一锤定音,换句话讲人大常委是可以不跟《基本法》的。人大常委可以凌驾法律、凌驾法庭,这个破坏最大。”他连用四词形容:“横蛮无理、肆无忌惮,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人大凌驾法律破坏最大

他认为过去一、两年是香港法治面对最严峻的日子,因为过去人大释法主要是在宪制上进行。如人大1999年第一次就居港权问题释法,“那次的严重性在于推翻终审庭的决定,以及牵涉香港一些条文的解释。根据原本的构思,这些高度自治范围的事应该香港自己决定。虽然那次的目的好像是为香港好,香港政府求救,不想百多万人来香港,但这不是一个正确的解决问题手段。”

第二次是2004年有关政制改革的释法,将政改三步曲改为五步曲:“任何启动政改先要特区首长写报告申请启动,然后人大常委批准,而批准时可以定出条件,定下框框才让你政改,这完全无咨询过香港人⋯⋯黑箱作业,也完全是单方面决定,影响香港深远。”

第三次是2005年就特首补选时是新任期还是余下任期的释法,他形容很多人都觉得不是太“到肉”(到位),因为影响不太深远。第四次释法是有关刚果共和国外交豁免权的释法,由于是属于外交加上遵从《基本法》158条第二款,由终审庭转介人大常委要求释法,社会上没有异议。

北京施压 严惩青年学子

但第五次也就是最近的一次就议员宣誓释法,何俊仁形容令港人非常震惊,“尤其是香港法庭进行审讯、上诉时,突然间释法,接着释法的范围不单止解释《基本法》,还解释了香港的《宣誓及声明条例》,接着还很清楚地说可以进行思想的审查,使香港政府可以拿着一把刀去砍杀一些经过思想审查、过不了关的议员,纵使他宣了誓,立法会同意了,开始履行职责,都可要他走。参选也可以被剥夺资格。这是非常严重,这次释法令香港人非常震惊。”

除了人大释法,近年港府对青年学子的示威抗议行动也追杀到底,透过律政司司法复核加重刑期,如重夺公民广场案引起国际震惊,法律界、前法官相继发声,最后终院免他们坐牢:“大家看到,要靠国际的舆论,对香港的法庭、香港政府表示不满,尤其是对港府透过律政署上诉权利来施行打压,可看到香港政府本身对法治的破坏,对人权保障的打压,要负上很大的责任。”

他相信港府的举动是来自北京的意旨,因为北京对香港青年学子谈自决很紧张,“所以要想尽办法透过宣誓条例和透过刑事上诉,我相信它对香港政府肯定有指示。所以很多人说根本西环在背后操纵,中联办的主任根本是党委书记。香港(特首)只是市长,他是党委书记。”

一叶知秋 法治前景堪忧

何俊仁强调香港一国两制最珍贵的资产就是法治、基本法保障市民的权益,但现在看到香港法治在国际上的声誉受到史无前例最严重的破坏,前景很令人担忧:“如今《基本法》可以随便解释,内地法律可以透过制定一些‘例外’来实施,今日开一个例外,明天开第二、第三个例外,甚至更多例外,这些都是很严重。千万不要因为这件事小,所谓‘一叶知秋’,秋天都开始来到,严冬紧接就来。这是第一块黄叶,很清楚是肆无忌惮地破坏香港的法治。”

他直言共产党不得人心,不但很多港人移民,连大陆的富二代都纷纷走人,这也是为何当今中共领导人内外皆高压的原因:“其中一个理由是共产党自己的人都走得很厉害,资金走、家人走,有些自己本人都走了。所以很严重,他们说海外资产有数以万亿跑到外国。普通中产都走,很多来到香港读书的、留在香港的,其实人人都想走了,香港都觉得不安全。连共产党的官员都觉得危险,要离开内地的,先来香港,再走到美国加拿大。”

何俊仁认为港人面对香港目前的困境,应人人讲真心话,不要像那些阿谀奉承的亲建制派:“个个做,人大政协都不敢告诉别人有多少本护照,就算香港立法会主席梁君彦,不到最后要参选都不放弃他的英国护照。宣誓当天被问才拿出来,说刚刚退了,是如此可耻。”#

责任编辑:陈玟绮

评论
2018-04-06 10: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