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天下(2)色就是空

作者: 心岱

“美”也会使人慌乱、恐惧,甚至觉得遗憾,因为你无法掌握它、驾驭它。(《猫天下》插图/大块文化提供)

    人气: 326
【字号】    
   标签: tags: , ,

续前文

那一年在巴黎,是多久的事了?打开箱子,取出这些纹身的猫偶,就记起了曾经的青春年华。

猫平时绑着腰、挺著胸,一副正式礼服的打扮,好像不是一个好战分子。它那看似不知从何下手的身体表面,却埋伏着机关,遇到突如其来的攻击,皮肤正下方的特殊肌肉能立即使毛竖起来,柔软的皮草登时变成一袭甲胄。

巴黎的小巷弄里,我被一扇窗吸引,脚步停驻、无法动弹;窗子映现有着层架的橱柜,里面供著大大小小的猫偶,个个散发金属质感,为了确认,我推门而入。门上并没有任何招牌,也没有人上来招呼。

原来这是个“工作室”,艺术家的居所,大门敞开,没有上锁,看来是欢迎人们造访的。

进入室内,不再隔着玻璃雾里看花,层架上的猫偶,随着光源的折射,在眼前变身、幻化。眼前的猫从头到尾,披着一身缤纷五彩,很超现实,像外星来的生物,有的被纹身、涂了彩绘,妖媚得令人惊心动魄。

我相信颜彩的最高造化,仿佛“蛊”一样,令人迷惑、无法自拔。再定睛一看,这些猫偶都与实体猫不相上下,有幼猫,有成猫,有胖猫,也有苗条猫,尺寸、大小不一,但却像活生生的真猫,让人以为身在猫国里。禁不住要伸手抚触,从那身柔软的、温暖的皮毛找到被媚惑的答案。

猫的皮毛能维持体温在摄氏三十八到三十九度之间。虽然只有脚垫的肉球才有汗腺,但每一根毛都有皮脂腺,随着气温能发挥冬暖夏凉的功能。猫毛的长度,因品种和个体大小之不同而有异,从一公分到十五公分的都有。一般猫毛都是由短的“下毛”和长的“上毛”所构成。若在户外生活的时间愈长,下毛就愈密。至于上毛,则决定猫的毛色。下毛和上毛合称“被毛”。在初春到初夏期间,下毛会大量脱落(即换毛),所以一定要用梳子帮助它把毛刷掉,才不致于被它舔进肚子,增加消化功能的负担。

我满脑子想的都是猫的皮毛知识,希望用理性观察这些让人掉进幻境的猫偶,但愈对它们凝视,目眩之余,好像反被猫窥探了心思。我在想什么?我在想要不要赶快掉头离去。

“美”也会使人慌乱、恐惧,甚至觉得遗憾,因为你无法掌握它、驾驭它。我听到猫这样对我说;这些纹身之猫,踦旎缤纷的皮毛,裹着的是大师的智慧之灵。那年,我的生命还很青涩,经历的世事资浅,总是在收藏过程中,学着一点一滴;猫说:彩绘的背面是素白,闹热的内涵是大寂,富丽的反观是无颜,有等于无,色就是空。@(待续)

──节录自《猫天下》/大块文化提供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没想到父亲在还记得阿妮的一个月内,抛弃了走路的能力,唱歌的能力,说话的能力,因为他认为阿妮抛弃了他。
  • 我从十二岁起,就会在藤篮里装粉、胭脂到沙鹿卖,讲道理不输任何人。
  • 十岁的我生火煮饭时,会把干树叶凑在一起,弄得松些透透气,起个火苗埋进去,点燃烟升上来,再将柴枝一一架好,等火舌往上窜,再落一些粗柴枝。
  • 孩子生下三天之后,便请算命仙看他们缺什么。缺水加水,少金多金。老三长铭,则是因为看到在地上的报纸,写了大大的铭谢惠顾。因为欠金,就用“铭”贴上去了。
  • 虽不像演歌仔戏那样南征北战,但年轻时赤着脚板,不是上山捡柴枝、虫窝、石头卖钱,就是卖香、卖湿米粉,还有卖饼糕仔,边走边跑,劳碌奔波,直到现在还有人问我:“偷啊!你也知道要歇著喘气了吧!”
  • 在人潮中,他只是心满意足地回头看一眼台中火车站,直觉着它一定会一直屹立在那里,直到他孙子一辈之人,也会像他这样凝望着它。
  • 台东适合慢活、漫游,天大地广海壮阔、景观多变、汉原客族群加上外国人齐聚,让它的文化凝聚成自己特殊的面相,非常迷人。
  • 乖乖铺上贝壳沙,大大的鱼缸,小小的鱼儿。傻气的名字,我傻傻地养,你傻傻地长。傻傻地祷告,拜托上帝让你陪我更久一点,更久一点点。
  • 生长的地方不同,木纹也完全不同,别人可能觉得不起眼的旧木料,在李家父子眼中都是非常珍贵的。
  • 因着绣花鞋,想起母亲,想起高粱,想起大哥,想起家乡点点滴滴,记忆长河深邃、无声,似醇厚高粱流过喉咙,一溜烟全都陈年往事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