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无人让座令导盲犬受挫 主人还原当天场景哭道:我对不起它

【大纪元2018年04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子懿编译报导)导盲犬从小就开始受训,一旦和视障申请者配对成功后,就会展开一段一心一意为主人付出的生活。主人对于它们忠诚的守候内心满是感谢,但我们并不知道他们所身处的世界,其实比我们想像的还要艰难⋯⋯

无助的导盲犬 主人难过泪诉经历

上月27日,住在英国伦敦的一位视障者阿米特·帕特尔(Amit Patel)在搭乘火车时受到不友善的对待,他痛心的在推特上分享当天经历,后经新闻报导,唤起众多民众的热烈关注。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导,当天帕特尔带着他的导盲犬姬卡(Kika)从新埃尔特姆(New Eltham)搭往滑铁卢车站,没想到这25分钟的路程中让他和姬卡受尽委屈。

来到车厢后,他们走到为身心障碍者专设的座位附近时,却没有人愿意让出位置。由于当天是雨天,车厢内地面湿滑,姬卡焦急地想替主人找位置却在车向内频频滑倒。

 

“人们可以是自私的,在我询问能否让给我一个座位时,他们装作看不见听不着。”帕特尔事后在他个人的推特上如此写道。

他在无助的情况下,只能靠自己努力在车厢内找到一个支撑点来维持自身的平衡与保护姬卡不再继续滑倒,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毫无尊严,他忍不住流下泪来。“生活对我而言够艰难了⋯⋯”他感慨写道。

没能替主人找到座位的姬卡也非常沮丧,帕特尔对此备受打击,原因不在他自己没位置可以坐,而是他因为自己连保护日日夜夜都在照顾自己的姬卡都保护不了,这一点让他深深受挫。

 

 

失明后令人痛心的遭遇

帕特尔在5年前失明,他曾是一位急诊科医生,失明之后他作为同一岗位的代理人于医院任职。

他的右眼已完全失去视力,左眼也几乎看不见。失明前,他曾在英国当地接受多次的视网膜移植手术,后来远赴美国做手术仍以失败告终。2015年9月,在他接受失明的事实后,姬卡成为他的伙伴。

 

其实3月27日在伦敦火车上的遭遇,并非个案,失明后的日子让他深深地体会到身为一名视障者在社会上遇到的种种不公。因此他决定采取一个行动——透过摄影镜头纪录他的行走日常。

帕特尔在事后接受新闻采访吐露长久以来受到的无理对待。姬卡是少数受过搭乘手扶梯训练的导盲犬,有好几次令人不快的搭乘电扶梯经验。

“姬卡总是待在我的左手边,因此搭乘手扶梯时不免会占用走道,有些人甚至会拿包包或是雨伞撵它。”“最糟的是人们在背后用负面的言词评论我,人们傲慢无理总以为自己可以随心所欲。”

“曾经就有一位女士要求我道歉,因为我耽搁她以及她身后所有人的时间。”“我反问他‘那我是否需要为我失明而道歉呢?’她竟回答‘没错!’。”这些都是帕特尔的亲身经历,现实令他无奈与心寒。但他认为最无辜的就是姬卡,它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些来自人们的自私举动,只能默默地承受,身为姬卡的主人他深感内疚。

盼唤起群众关注改善环境

帕特尔几乎每天都是搭火车通勤,但是他却感受到站务人员长期以来对弱势群体的忽视,尤其身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却未能得到应有的对待与帮助。

他还提到,雨天时为了能有座位,甚至需要使出一点手段,才能有个位置可以坐下。例如:搔搔姬卡的耳朵,因为这会让它抖动身体,周遭的民众会为了避开它选择离开。有时计程车司机看见导盲犬会选择直接开走。

他以姬卡导盲犬的身份创办一个推特账号,用来记录身为导盲犬的日常(有时是透过同行人拍摄,或是将相机架在姬卡胸前记录所有画面。)帕特尔的太太希玛(Seema)每天都会检查姬卡的随行镜头,记录日常中公众的真实言行,画面中充满着现实的冷暖。

帕特尔用亲身经历将这些不公的对待公诸于世,他由衷希望能借此唤起人们对导盲犬的关注与认识,并给予一个更友善、关爱的空间。

 

由此可见,英国社会对待视障人们以及导盲犬的态度,仍有许多改善空间,新闻报导后,更唤起群众的关注,期许能为此令人悲伤的现况做出一点改变。

▼ 相关影片(来源:YouTube,如遭移除请见谅)

 

责任编辑: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