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老师快抓狂,热血教官才能搞定的青春教养练习(1)

难搞?难教?难相处?与12~22岁孩子过招的秘技
作者:黄正智

与青春期的孩子过招,需要绝佳的智慧和包容,是每位父母、师长必经的课题。(fotolia)

    人气: 195
【字号】    

那些12~22岁的孩子和年轻人,
或乖巧,或隐忍,或使坏,或反抗,
就这样痛著、狂著、精彩绝伦著向“大人”迈进!

峰回路转的过肩摔

学生斗殴,全校的教职员工都知道要交给教官处理。这一次的情况独特,打人的与被打的都有可议之处,是我处理过最峰回路转、匪夷所思的打架事件。整件事情的发展,证明我对家长突如其来的行动与自己的应变能力,都太过乐观而天真。

中正高工普通科(体育班)包含柔道、足球、垒球、田径与健力等五科,有些学生因为练习需要或来自外县市,选择住在学校安排的宿舍。某天下午,体育组林老师一走进教官室就大声咆哮:“教官,这个学弟打学长。”

林老师旁边跟着两位男同学,他强调学长才刚穿好柔道服尚未热身,就被学弟过肩摔好几次,最后还用三角固定压制。我听不懂是什么压制,只觉得这个学弟是个狠角色。

“这个一年级的太夸张,我先去办公室处理事情,等一下我再过来带学长去医院。”老师说得痛心疾首。

“好,林老师,这件事交给我。”我点点头,然后瞄着眼前的两个大男生,学弟叫宋明达,至少一百八十公分,学长李建霖比他矮一颗头,正痛苦的护着肩膀站在一旁。

我引导两人到办公室坐下,先问学弟说:“你为什么要摔学长?”
学弟低着头不说话,看得出来余怒未消,但脸上有一丝恐惧神情。
我看看学长,“学弟为什么要摔你?”
“我怎么知道?”学长忿忿不平的说,“他就给我过来乱摔啊!摔过来,摔过去。”
“他妈的,你就不要给我出现在道场。”学长还在狠狠的瞪学弟。
“这也算脏话,”我再次提醒,然后望着宋明达,“你怎么可以趁学长还没暖身就给他摔来摔去,这样很没有运动家精神。”

他此时露出吊诡的表情,若是没仔细留意,可能会以为他只是在傻笑,根据我多年办案经验,这是得逞的笑。当下我没有拆穿,以免学长更火。

“你才一年级,”学长补了一句,“你完蛋了。”
“喂,你不要恐吓学弟。”我说。
“我哪有?”学长叫屈,“拜托好不好,教官,是他摔我耶!”
我看学弟低着头不说话,便拿了两张“事实经过报告表”给他,“我问什么你都不说,那用写的总可以吧!”

没想到学弟写着写着就哭了,这种身材魁梧的壮汉与眼泪真是不搭调,我递上纸巾让他擤鼻涕。看他腹部不协调的抖动以及欲言又止的哭泣、结巴,我直觉其中必有隐情。

“哭什么?又没人欺负你。”
没想到我话才说完,他便开始嚎啕大哭,只差没在地上翻滚,更加证明了我的假设是正确的──他一定有不为人知的辛酸!

“别怕,教官给你靠,到底怎么了?”
学弟轻声的说:“学长拿扫把打我!”
“拿扫把打你,”我傻了,瞪着学长,“你拿扫把打他?”
学长没有说话,那就等于默认。于是,我将学弟带到会谈室,让他可以毫无忌惮的畅所欲言,学长则留在原地。

“他为什么拿扫把打你?”我问。
“因为他欠我钱。”学弟说。
“欠你钱?”我怎么有听没有懂,“学长欠你钱应该是你拿扫把打他,怎么会是他打你?”
“扫把有两支。”
“有两支,”我试着理出头绪,“喔,你说学长拿扫把打你打断了两支?”
“没有,”学弟摇摇头,“打断一支。”
“那你说两支是怎样?”我急了,“这跟今天的事情有什么关系?被打断一支,那另外一支呢?”
“另外一支我藏起来。”
“藏起来……”我似乎有点明白了,“喔?你把它藏起来让学长不能打你。”
“对。”

终于猜对了,真有成就感!
“后来学校又买了两支扫把。”学弟补充。
“嗯嗯。”我点点头。
学弟是省话一哥兼天马行空,没有慧根实在难以参透其语言模式。我深怕一直在扫把这件事情上打转,干脆自己来拼凑当时的状况。
“学长欠你钱,想要杀你灭口,所以拿扫把打你,没想到你的骨头比扫把硬,扫把断掉后,你才跑过去给学长摔角。”我逗他。
“扫把没有断,而且我是柔道不是摔角。”学弟纠正我,真是很“古意”(老实)。
“学长为什么欠你钱?你跟他收保护费吗?”我问。
“没有。”学弟认真了,猛摇头。
我拍拍他的肩,“你别这么严肃好不好,你把详细经过说清楚。”
学弟的语言表达实在异于常人,为免大家精神错乱,我整理如下:学弟家住高雄市燕巢区,为便于柔道队练习,选择住在学校宿舍。他刚进校就被这位学长锁定,经常向他一百、两百的借款,他不敢违抗,默默交出家长给的零用钱。倘若不从,学长就会假藉柔道练习的名义操练他,甚至恼羞成怒拿扫把、道带打他。

昨天,学弟提出还款要求,没想到学长又使出无赖本色,冷嘲热讽的说,等到可以摔赢他就还钱,学弟才会失控对学长狂摔。学弟一边啜泣一边叙述他的血泪史,并表明他有人证,一年级的同学都知道,其中许多人也被学长要过钱。

“好,”现在换我气到想把学长抓过来摔两下,但我恐怕不是他的对手──好在学弟帮我伸张了一次正义,“教官来处理。”
“不要……不要告诉我爸爸。”学弟吞吞吐吐。
“不行,我没办法答应你,这件事情一定要通知家长,不要怕,这不是你的错。”
我明白他的担心。

我回到办公室,发现学长已经不见踪影,可能是心虚吧!体育组林老师来教官室时,我将事实经过和盘托出,还特别强调请他现在先不要处罚学长,以免事情愈弄愈复杂,顺便请老师帮忙问问还有谁是受害者。

隔天下午,宋明达的父亲在导师的陪同下,来教官室了解事情经过。宋父表示儿子从小就比较内向,在国小、国中常被人家欺负,属于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类型,和他完全不像。所以宋父要他学柔道,将来才能以暴制暴,说着说着就拿起电话打给朋友,说要找人教训霸凌他儿子的学长。我吓一大跳,马上制止宋父,想必导师也是因为拦不住家长的冲动才把他带来教官室。

“难道要我孩子白白给人糟蹋喔?”宋父涨红著脸。
“这样不能解决问题。”我说。

宋父丝毫不理会我,又拨出第二通电话“撂人”来助阵。显然他刻意忽略自己儿子也用过肩摔回敬学长的事实,但我不想多费唇舌,而是偷偷告诉导师,请他马上去教室把学长带到图书馆躲起来,我认为那里是最安全、也最让人想不到的地方,导师于是借故上厕所先行离开。

“宋先生,你如果找外面的人进来学校打人,我没有办法和你谈,只能报警,而且如果那个学长因此受伤,你儿子恐怕也会被辅导转学。”
“转学就转学,这口气不能不出,”宋父坚持己见,然后露出欣慰的表情,“还好阿达先给他摔个半死,(我)没有白教。”
劝解宋父无效,我开始讲别的事情企图分散他注意力,因为发现他名片上的头衔是某某营造的“工地主任”,就和他聊起目前在何处监造、平时工作的趣闻、生活琐事……言谈间竟然发现我们有共同的朋友,是我的一位国中同学─陈荣升,他是某营造商副总。一谈到我同学,宋父眼睛就亮了起来,和之前的态度判若两人。导师回来后,偷偷向我比了一个OK的手势,我点头表达明白,于是便假装手机有来电跑去走廊接电话,其实是要趁机偷偷打电话。二十多分钟后,宋父的两位朋友到了教官室,开始飙骂三字经,问欺负宋明达的学长在哪里。

导师谎称李建霖今天没来学校,宋父一行人不相信,要去教室逮人,我说要打电话报警也拦不住他们,正在剑拔弩张之际,宋父的手机响起,他在电话里“嗯”了很久,大多只有听对方说话的份,最后他说了一句:“好啦好啦,给你面子。”才挂上电话。随后,他跟两位同行友人窃窃私语,又骂了几句脏话,便表示有事要先离开,接下来交给我处理。

“没问题。”我说。

三位凶神恶煞离开后,我和导师讨论后续事宜,询问李建霖的家庭状况,导师说他家住六龟,家长表示没空过来处理,口气也很冷淡,仅表明学校要怎么处罚都没关系,反正已经放弃他了。我摇摇头没说什么,这也许就是李建霖行为乖张的原因:家长把管教责任全推给学校。

在畅销小说《事发的十九分钟》中,长期在校饱受欺凌的高中生彼得,选择在二○○七年三月六日这一天拿着枪支进入校园,用十九分钟的时间射杀了他眼睛所见的每一个老师跟同学,造成十死十九伤的惨剧。彼得上托儿所的第一天就被人欺负,便当盒被丢至校车窗外、人被塞进置物箱、被抓起以头抡墙,就连他的亲哥哥都会带头欺负、嘲笑他……彼得的母亲寻求老师意见,老师却觉得校方的介入只会造成反效果,彼得如果想要结束这一切,就得“自行解决”。于是,他以这样毁灭性的方式来做出回应。

若是家长能积极带着彼得去咨询辅导,而不是以为随着年龄增长,霸凌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也许就不会让这起悲剧发生。另一方面,学生在校园被欺负或霸凌,通常家长都是最后才知道;而此案例,若不是学弟忍无可忍而出手摔学长,也不会曝光。其实,学生在校被霸凌,不是要严重的肢体冲突才算数,师长、教官若能提早觉察并介入处理,或可避免冲突扩大。

张瀞文小姐在《亲子天下》杂志第十期的文章中写得真好:“大人要常常提醒自己,当孩子最不可爱的时候,往往是他们最需要爱的时候,霸凌的发生只是求助的一种方式。如果我们习惯在事发后揪出罪魁祸首处罚,以为这就是处理,其实反而加剧了校园中的不平等,孩子学会的不是尊重,而是以暴制暴。”

至于家长遇到类似情形时,该如何拿捏分寸?本案例的两位父亲都做了错误示范,一个是激动得要讨回公道,另一个是冷淡得令人心寒。我当然不同意让外人到教室打同学,报警处理有时也只会让状况更棘手,宋明达父亲接到的那通电话是我暗中请托国中同学打过来的,希望能劝退这位激动的父亲,没想到效果这么好,我不知道这位副总究竟跟宋父说了什么,但我知道“一物降一物”的道理,既然宋父不甩校规、不惧警察,总会有他顾忌的东西。@(待续)

──节录自《家长老师快抓狂,热血教官才能搞定的青春教养练习》/柿子文化提供

(点阅家长老师快抓狂,热血教官才能搞定的青春教养练习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捷克爱乐在塔利赫的带领之下,展开欧洲各大都市的巡回演奏会,让他们的实力受到世人的肯定,奠定了捷克爱乐管弦乐团成为捷克音乐代言者的不朽地位。塔利赫被后人尊称为“捷克爱乐之父”,算是实至名归!
  • 在德式的教养观点里,父母的生活教育才是教养孩子品格教育的最基础工程。在孩子念书前,先教会孩子如何过生活,学习自理生活,甚至为家付出自己的心力。
  • 我在慢下来的速度里,找到了与孩子间的共同语言,那是一种心与心的语言,心与心的共振,那才是教育与爱的本质。
  • 除了让孩子从小学会珍惜自己拥有的玩具,培养他们管理物品的概念,而当孩子玩腻玩具后,拿到旧货市集去卖,还可以让孩子来场买卖交易的真实演练,也能进一步养成孩子的金钱观。
  • 一个完善的游戏广场,提供给孩子们身体大小肌肉整合发展的机会,一个从小就没有玩够的小孩,上小学后较可能发生学习专注力的问题;在学龄前有足够的户外活动,是孩子们最真实的体验学习。
  • 森林日的教学活动,让孩子们学会如何尊敬大自然,以不过分打扰的方式进入森林,而孩子们也在森林里认识了各种动、植物。
  • 卸下那个完美老婆和妈妈后,我练习著不再硬逼自己,如果很累,不行了,就对先生和儿子说,我需要休息,不能煮饭,我需要到房间睡觉,或者去跑步什么的。
  • 伊森相信,只要树屋维持稳固,树干就会在钳箍结构周围生长,有助于预防树屋进一步下滑,并可以让一切保持定位。他微笑着说:“你知道,只有时间才能证明我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
  • 杰克开始着手用石头搭起烟囱、地基与壁炉。他每次在完成一定的进度后,就再从山谷各处的河床与小径收集石头回来。砌石工作是纯粹的美化作业,但却能赋予小木屋精细的作工,以与当地的自然美景相辅相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