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披露中共治下的极端黑暗与无法无天

前人大代表:被捕好友很健康却每天被抽血

人气: 13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4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颖新西兰奥克兰报导)“医生每天对你抽血和输液吊瓶,就是不告诉你为什么。”这是本报日前收到的读者投书中的一句。全文如下,题目为编者所加。

大家好!我叫余很猛,来自中国大陆,出国前是一名企业高管和人权捍卫者,曾经担任过人大代表,也是“709人权律师大抓捕”的见证人。

在中国的强迫失踪是什么样子呢?就是你突然不见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没有任何人通知你的家人。你太太或者你的律师,向所有可能的政府、警察、法院、检察院、监狱查询,所有官员都回答“不知道”。要报警失踪不被立案,要登报寻人启事也没有媒体敢接。人权律师王全璋的太太,当时就面临这个局面。

王全璋律师据我所知是失踪时间最久的人权律师。从2015年7月10日起,整整超过1000天,超过33个月。

在这33个月里,王全璋律师的太太李文足女士和律师们坚持数十次的不断在天津提出控告,不断申请会见,不断的要求给王律师存生活费。终于,被允许存钱,但被告知不能会见,即暗示人还活着。现在我们只是隐约的猜测他可能被非法关押在天津第一看守所,至于王律师是不是被虐待受伤?是不是被酷刑致残?没有人知道。

在丈夫失踪期间,北京警察对王太太的骚扰也是非常卑鄙的。王太太要租房,警察就去骚扰房东,阻止房东租房给他。王律师的孩子要上幼儿园,已经交钱注册了,警察就去幼儿园骚扰恐吓,阻止幼儿园接收王律师的孩子。后来王太太住到另一位人权律师朋友家里,警察就在这家门口和楼下的电线杆装监控。

在北京召开重要的会议时,如果王太太和孩子出门,就会有五六个人紧紧跟随王太太和孩子,貌似保镖,更是公开的骚扰。但如果是特别重要的国际会议,就会有五六个人堵著门,不让王太太一家出门。这就是人权捍卫者和其他被迫害者在中国的真实生活。所以,朋友们,如果你去过中国,是很难看到中国百姓的真实生活现状的。

还有一个中共警察挑拨离间的小插曲,就是北京警方为了促使李文足女士放弃丈夫,告诉她的姐姐,说王全璋在外面有别的女人,还有几百万存款,没有把李文足当真正的妻子,让她的姐姐劝她离婚。后来李文足女士发表声明,感谢北京警方的通报,在丈夫释放后将向北京警方讨要这几百万存款。这事在网上成为当局的一个笑柄。

王全璋先生从1999年还是法学院学生时,就开始帮助法轮功维权,成为执业律师后经常为法轮功、基督徒、记者、土地拆迁户等人权案件辩护。如果您对真实的中国有了解的话,就可以想像得到,每次办理这种中共敏感的人权案件,都可能面临被警察、法警、甚至是法官骚扰殴打,他却坚持了16年。有一次,王律师为法轮功辩护,但是法警不让他陈诉辩护词,威胁说“你每说一句,我就打你一个耳光”。王律师坚持把辩护词说完,被法院的法警打了一百多耳光。这是王律师的同事在他被捕之后告诉王太太的。

2018年1月19日,王太太为丈夫聘请的律师余文生,也被中共非法抓捕,失踪至今。现在余律师的太太有收到刑事拘留通知,但是不允许家属会见和律师会见。

下面,我要介绍的这位,是王全璋律师的同事吴淦(音干,第四声),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他是北京人权律师周锋锐的助理,于2015年5月20日在南昌被非法抓捕。据我们推测,他被捕的主要原因,是他在为被中共警察枪杀的基督徒徐纯合寻找真相。

2015年5月5日吴淦在网上披露说,他已经接触到黑龙江火车站事发现场的目击证人,并获得案发现场的相关录音、手机视频片段。他说,由于很多目击证人事发当天就被警察找,很多人视频被删,后期取证难度较大,因此他在网上悬赏万元人民币以期获得现场录像。

当时我在协助他,把他得到的现场视频发到网上,在中共的网警发现封锁前,让视频迅速公开传播,使更多的人认识到官方公布的视频是被剪接并技术处理过的,当时我们上传的录像成了官方新闻之外的一个网络新闻热点。

由于事件发生后中共警方迅速表彰了开枪杀人的警察,并禁止所有尝试调查真相的律师和记者开展工作,而找到现场视频并公布的吴淦,被认为是抹黑了中共警察,成为中共的敌人。

在吴淦被非法抓捕的前三天,徐纯合案的代理律师之一谢阳,遭到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殴打至重伤。

2017年12月26日,吴淦被法院判刑八年,细看12条罪状所指,全是为拆迁户、基督徒、黑监狱、司法冤案维权的活动,12条指控没有一条可以成立。这些指控,形同嘉奖时代的英雄。

在吴淦先生被捕之后,曾经长期处在失踪状态,共562天不许律师和家属会见,期间遭遇各种酷刑,如长期带“工”字铐,几天几夜不让睡觉,用空调冷冻,长达200多天不让出监仓等等,这是后来通过律师会见口述记忆才传递出来。

还有一种酷刑是:虐待式“治疗”,吴淦先生身体健康,却被拉到天津公安医院,全身贴满仪器管线,每天抽血、服药、血压计每半小时充气一次,24小时不停。你无法入睡,无法翻身,也无法走动同时。医生每天对你抽血和输液吊瓶,就是不告诉你为什么。

由于吴淦面对酷刑不屈服不认罪,中共又迫害骚扰他的家人。办案警察安少东,多次威胁要伤害吴的女儿。此外:

一,北京警察对吴淦的妻子进行长期的威胁骚扰,让她不要对外发声,并封锁了她的两个银行账户,使她无法公开募集律师费;施压让她聘请官方律师,但是被她拒绝了,坚持自己聘请律师。

二,福建警察骚扰威胁吴淦的哥哥,使他完全不敢站出来支持自己的弟弟。

三,最严重的迫害是,福建警察逮捕了吴淦的父亲,时间长达19个月,想要以此迫使吴淦认罪。吴淦至今仍坚不认罪。所幸的是吴父目前已被释放,正在控告当局要求赔偿。

以上仅举两位知名的人权律师受迫害案。709大抓捕开始于2015年7月9日,这天开始中共警方在全国各地同时行动,抓捕活跃的人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该镇压到今天仍未停止。至今共拘留传唤321人次,判决13名,取保3名,41人被限制出境,且仍有3名律师在关押中等待所谓的定罪。

大多数人都认为,律师懂法律,有社会地位,不会遇到非常严厉的迫害或酷刑,因为看起来中国已经是一个非常现代化的半文明国家。但实际的人权状况,残酷得超出想像。

其实,除了对律师,现在仍然还有许多记者、作家、博主、法轮功学员、基督徒、天主教徒、佛教徒、企业家、罢工领导者,因为信仰或政治表达被迫害被酷刑。

近几年类似这样的迫害案例,每天都在发生,这说明在共产党治理下,中国永远不可能走向法治文明,中共要做的所有工作,都只是维护共产党的统治。

因此,我呼吁海外全体中国人:请放下一切成见,共同致力于“驱除共党,光复中华”的目标,帮助祖国早日成为自由民主的国家。

我也呼吁全体纽西兰人:审视中国这个重要的贸易伙伴,你们是在和魔鬼做交易,生意要做钱要赚,失业率要控制,但不可不保卫纽西兰,不可对魔鬼不设防。

责任编辑:易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