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3)

作者:西加奈子(日本)

英国《每日邮报》的读者分享了亲人死后与其接触的经验,让人相信死后有来生。图为一名女孩的灵魂离开肉体。(Fotolia)

    人气: 63
【字号】    
   标签: tags: , ,

接续前文

***

叶太偶尔会听见护理师的脚步声,但大家可能都不想打扰这位独自待在亡父病房的儿子,因此无人闻问。叶太可以放胆看父亲的日记,想看多久就看多久。

父亲的日记,说穿了就是“标准的父亲日记”。换句话说,里头的内容都是“故意写给别人看的”。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父亲的血压突然飙高,就这么失去意识死了,所以日记里没有任何类似“遗言”的字句,只写了“心情很平静”,“原来迎向死亡是如此宁静而美丽的情感”之类的话。

“这什么鬼啊!”到最后还是这么做作。

如果这篇文章是别人写的,应该会触动叶太的心弦;如果是其他将死之人的日记,叶太或许会被那段话打动,搞不好还会眼泛泪光。

可是作者是父亲。是那个铆足力气“故作姿态”的父亲。

父亲一定希望这本日记能在自己死后顺利出版。日记里字字珠玑、心机用尽,所有文章里,真心话恐怕一句也无。

父亲已为死亡做好心理准备是真的。即使如此,他还是不忘维持最完美的形象,叶太对此深感佩服。能做作到这种地步,也算是人上人了。父亲到最后还是老样子。

叶太阖上笔记本,粗暴地丢进事先准备好的纸箱。要不要出版这本日记,应该取决于母亲;日记里有几行感谢母亲的话语,她看了铁定喜出望外。

最后,叶太将《地球步方纽约》扔进纸箱。“啪!”声响意外的大,他望向《地球步方纽约》。数秒后……

好明亮。叶太心想。亡父的病房,亡父的儿子,装有日记的纸箱;在这之中,《地球步方纽约》显得特别“明亮”。它纯洁无瑕、充满梦想,而且光采夺目。

这本《地球步方纽约》是最新版。父亲应该是住院前就买好,然后特地带进病房里的。
他想去纽约吗?

一思及此,叶太忽然一阵鼻酸,差点就要落泪。他吃了一惊,打从心底感到讶异,连忙左右张望(不过只有他一个人),再悄悄抚摸自己的眼角。眼泪没跑出来。

叶太讨厌父亲。原本以为,就算父亲死了,自己还是讨厌他。

叶太本来还担心读了日记后,便会原谅父亲,搞不好还会哭出来,但根本没这回事。真不愧是父亲,直到最后一刻都做作到极点。叶太甚至有点觉得佩服。

然而,这本《地球步方纽约》是怎么回事?

太明亮。太明亮了。太《地球步方纽约》了。

“等我病好,我要去纽约。”

父亲是不是怀着这种想法?即使他病入膏肓、拒绝安宁医疗、写下为了在死后出版量身打造的做作日记,仍然没有放弃希望。

“等我病好,我要去纽约。”

这个诚恳而纯洁的心愿震慑了叶太。叶动感到窒息、痛苦,只好按著胸口,细数自己的心跳,久久无法自已。

叶太将《地球步方纽约》放进自己的包包。虽然他很讨厌父亲,但他不想让人其他人看见这本书;这是父亲唯一的丑态,也是最丢人的丑态,但正因为如此,也是父亲最真实的样貌。

叶太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他发誓要一辈子藏在心里。他将《地球步方纽约》背得滚瓜烂熟,然后用父亲的钱展开此生首度的个人旅行。

多么感人肺腑!

叶太来纽约是为了在中央公园看书,这的确是他最真实的心愿,但这份心愿是来自于《地球步方纽约》。叶太在“去纽约”的愿景中,找到了自己最想做的事。

他想躺在中央公园看书。

叶太将自己来纽约的理由集中在这一点,除此以外的其他事情完全视而不见。回忆父亲,是为了讨厌父亲,他希望自己讨厌父亲一辈子。然而如今……

“为什么不让我讨厌你一辈子?”叶太心想。

不,不只是现在。打从在病房看到《地球步方纽约》那一刻,叶太心中便浮现这个念头。

“为什么不让我讨厌你一辈子?”

如果能讨厌父亲一辈子该多好;不,他的确讨厌父亲,即使是现在,叶太也没有原谅父亲。父亲很卑鄙、做作、写假日记,连死前最后一刻都戴着假面具,连面对亲人时都不肯展现自己真实的一面,然后双腿一伸,死了。

“为什么不让我……”叶太以为自己要哭出来了。但是不行,如果在这里哭了,岂不是标准的“想爸爸想到哭出来的男人”?◇(节录完)

——节录自《舞台》圆神出版公司

*【作者简介】

西加奈子是一位创作能量丰沛且多产的作家,以作家身份出道至今不过十余年,已出版三十部作品,获奖无数。1977年出生于伊朗德黑兰,在开罗和大阪长大的经历,让她一方面感受到文化冲击所带来的困惑,一方面也因此拥有优于常人的观察力,使得她所写出的故事虽没有复杂多变的转折,却有动人的细节,且字里行间充满关西人的爽朗活泼;尤其擅长描写青春期少男少女的心理和日常家庭生活中的许多不可思议。即使是常人看来支离破碎的家庭关系或坎坷的成长历程,却仍能散发出许多温暖的微光,让人安心、拥有前进的勇气,而这也正是西加奈子的小说最能打动人心的关键。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一次英国办了一个 “妙丽在地铁藏书”的活动,然后在媒体推波助澜地传播下,引起了国内许多网友的注目。“全世界都疯了!”他们在标题里使用了这样醒目的文字。
  • 离职之后,我每天的生活基本上是这样的:早上睡到九、十点,接着起床看一下书,下楼吃个早午餐,下午继续看书或者写点东西,晚上出去跑步,去健身房装装样子,回家看电影、追个剧,然后睡觉。
  • 8月26日(六)上午在宜兰文学馆,诗人李敏勇,分享其创作过程与对家族故事的眷恋,他的作品《岛屿奏鸣曲》是一本关于意志和感情的自白书,是一位诗人对于岛屿最真切深情的恋歌,作品内容以诗来书写情感,简短却绵长。李敏勇先生还捐赠个人作品《诗的世界》与《世界的诗》给宜兰县的高中职学校图书馆及公共图书馆,以嘉惠学子及县民。
  • 尽管URARA小到不行,还是摆了许多“冲绳书”。所谓的冲绳书,指的就是冲绳出版社发行的书,以及外县市(或是国外)出版社所发行的冲绳相关书籍。
  • 每当看到盒装的旧画册或超大本的摄影集只卖一百日圆,我不禁会想,倒不如拿去卖给论斤计价的回收业者,卖到的钱还比较多。反正要卖,说不定这些书作为纸的价值还比较高。
  • 成立于一一四八年的塞南克修道院(Sénanque Abbey),隐身在阳光明媚的普罗旺斯,沃克吕兹省。这片山区满是迷人的小城镇:涌出清泉,让意大利文豪佩脱拉克流连忘返的碧泉村(Fontaine-de-Vaucluse);色彩斑斓的红色山城鲁西雍(Roussillon);中世纪的教皇之城,也是新世纪艺术之都亚维农(Avignon);当然不能错过,幽静绝美的小山村勾禾德(Gordes),塞南克修道院就座落于此。这些可爱的小城,呈现了法兰西文化自中世纪以后,敦厚诚挚的田园景观。
  • 威的首都奥斯陆(Olso),源自古诺尔斯语的A‘slo’,意思是“神圣的森林”。在比时间还要悠远的年代之前,这里是一片槎枒幽微的太古森林,人们来到这片神圣的土地上,祭祀大自然一切有形与无形的神秘力量。即使时代变换,奥斯陆早已发展成北欧的首善之都,这份属于古老岁月的记忆,仍然深植在城市的基因之中,大大小小的公园遍布城内,就某方面而言,这儿依旧保有斯堪地那维亚先民,寻溯内在的自由与力量的深沉魅力。
  • I>

    “摩天轮是谁发明的?”香具矢的视线越过玻璃看向远方,说:“坐的时候很开心,但结束时总觉得有点感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