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散文:雷歌里的画卷

作者:容干

渔歌(彩墨)68×68cm

    人气: 104
【字号】    
   标签: tags: ,

题记:雷州歌也称雷歌,是广东省四大方言歌之一,雷州半岛的民歌。以雷州话演唱的雷州歌,自古以来就是雷州半岛地区劳动人民的精神食粮。它的出现一直伴随和记载着雷州的民俗历史,成为雷州人诞生、迁徙、劳动、生活等口传的文学。2008年雷州歌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今夜,我是半岛人,是南渡河畔看惯渔舟,吟尽落日的归客。窗外夏虫低吟,仍是千万年前的曲谱,随风飘来村场的雷歌声,仍是孩提时熟悉的腔调,案头那卷《雷州歌精品鉴赏》正翻开着……我心灵的视野渐拉渐远,一幅辽阔画卷缓缓铺开——

雷州半岛,一足猛戳入南海,东西两岸,被雷州湾、北部湾不分昼夜深情拥吻著,碧波荡漾,百舸争流,渔舟唱晚;赶海的身影镶著彩霞的金边,网起网落之间,银鳞闪烁,鱼虾满舱;大海上空飞掠而过的红嘴鸥,扇动的翅膀送来渔夫粗犷无羁的闽南语系雷歌雷音:昼看海中日升落/夜听涛鸣伴星眠…..

雷州湾的入海口南渡河,如母亲温情的臂膀伸入半岛内陆80多公里,轻抚两岸广袤的田野、丘陵、森林。它,哺育了“天南重地,海北名邦”雷州古城,润泽延绵20万亩的“半岛粮仓——东西洋田”,成就了民间传唱不息的千古佳话“两洋熟,雷州足”。

艳阳高悬下,南渡河两岸稻浪万顷,浮光浴金,随风起伏,仿佛俯首亲吻脚下的土地,欢唱丰收的前奏曲;静静的茶亭倚在路边,四面来风,像忠厚的长者,探头张望远方儿女劳作的背影;田间地头,荷锄的老农,手搭凉棚,健步走在田垄;扶犁的汉子,偶尔吆喝几声躬耕的水牛;摘菜的妇人,含笑码齐手里的菜梗;挖薯的少年,弯腰扯净薯身残留的藤蔓,不时得意地亮开嗓门扯上几声:大妃给人小给猪/还有薯藤留给牛…..

纵横的阡陌像琴弦交织在旷野,隐约传来蟋蟀“蝈蝈蝈”和青蛙“呱呱呱”的合奏。田野尽头的三元塔如巨人,默默关注它脚下的千年古城。大街小巷从早到晚,熙攘著叫卖烧猪肉、白斩狗、叶搭饼、牛肉粽、碗里炊……的吆喝声。谁家馋嘴小孩在唱:嘉岭白粑最好吃,英利烧猪出名声/乌石甜糟醇第一/大粽味浓是雷城。

古城南大门“广运”门楼下,骑楼街道两边商铺鳞次栉比:药材铺、蒲草行、戏服店、打铁档、饭酒店、菜市场…..交易声此起彼伏;“中和”门楼下的镇中西街,布匹行、当铺、打金铺、杂货店,卜卦档…..行人如织,摩肩接踵。

古城西的天宁古刹那“万山第一”的牌坊前,一如既往飘逸暮鼓晨钟,清音梵唱;寺边西湖畔的雷阳书院传来朗朗读书声,还伴有雷州童谣:子去书房坐书窗/侬呀/放眼利利看书册/个字还赢九丘田。

郊外榕树下的大婶,紧握草捶边捶蒲草,边放喉歌唱她的身世;不远处村场前的龙眼树下,阿嬷摇著蒲草扇,给马扎上趴着的孙子教童谣:芒单鸟仔叫呜呜/灵界书房好读书….
.
几位大姐蹲坐蒲草上,双手轻佻细拨,上下翻飞编织花草席,嘴里轻唱雷歌打发似水流年:夜睡不去翻起坐/耳尾听闻鸟叫更…..

农家小院里织著葛布的少女,手上不停穿梭著怀春的心事:睡不得去起来望/单见月娘庭中央…..

无忧的牧童扬鞭雀跃:牵个牛仔角欹欹/牵去田头塍尾饲/过路人问几钱买/唱歌博来不讨钱。

石板古驿道上,车辙深深,蜿蜒曲折,树上鸣蝉在鼓噪声中迎送了几多行人:赶牛车的悠闲农夫,推板车的勤快小贩,坐大轿的官员,挑戏箱的艺人……

哦,这是一幅雷歌里的画卷!多么亲切的故土,多么温馨的家园——雷味浓郁、淋漓尽致!百业千态,千人万面,无不以其不同的命运形式,缩微在雷歌声中,展示著古今半岛人特有的生存状态。

轻哼着眼前的雷歌,辨别字里行间那熟悉的画面,我不能不深深惊叹:

这是怎样细致入微,剥开生活伪装的神来之笔!这是多么质朴无华的生命绝响!不分城乡,跨越冬春,唱了上千年的歌声啊!

伴霜晨冷月,随雷鸣激荡。半岛哪里不闻雷?有雷就有声,有声必有雷歌声;少时唱,老年唱;忧也唱,乐也唱;风来唱,雨去唱,调不变,情不变,心依旧,爱依然,只因为它属于这片生存的红土地!

雷州歌里的故事,历经岁月的巧手精雕细刻,冷静烹制,“色香味声型”俱全,全方位展现,雷州歌才动起来,活起来,真实地再现了半岛充满酸甜苦辣的现实生活,给雷州人,给千千万万的旅游者,留下了一幅栩栩如生的雷州歌里的“清明上河图”!

感恩哟感恩,这片孕育了雷州歌的苍天厚土!
雷歌似竹唱出笋,歌祖歌儿到歌孙,
越唱歌声越嘹亮,早将木船换巨轮!
今夜,我沉醉在无眠的歌声中不愿醒来……

——摘自文学评论〈雷歌里的《清明上河图》〉有增删。@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或许,我从小就做着一个描绘世界的文字梦。若真是如此,它就快到而立之年了。
  •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读崔颢的诗时认识黄鹤楼,一直认为诗人是个道家“粉丝”,“乡关”绝不是童年时的故乡,而是生命原本的故乡。
  • 油菜花是东方大地上,最寻常、最芬芳,诗情画意的植物,她是阳春三月时的花开成海,也是万户千家的稼穑生计,柴米油盐酱醋茶中,油的来源。清朝乾隆皇帝对油菜的赞誉最是明亮,“黄萼裳裳绿叶稠,千村欣卜榨新油,爱他生计资民用,不是闲花野草流。”
  • 大陆歌手李健在最新一期的《歌手》比赛中,自弹自唱一首《父亲写的散文诗》,追寻父辈的记忆。其娓娓道来的演唱丝丝入扣,诠释了父亲对子女的爱与责任,以及子女在察觉岁月流逝、父亲已老后的无奈,令人动容。
  • 散文诗:颂李洪志大师救度洪恩
  • 秋风渐凉的时节,在我天天过往的路旁,总能看到一簇簇盛开的的野菊,或黄或蓝或白,竞相开放,好不热闹!令我心添喜悦,在落寞的季节,心间融入暖意与振奋,日子也不失生趣。
  • 时光就如同细砂,一分、一秒的流失,我们总是等著,等着人生的奇迹,等著成长,等著学习生活中的每一分、每一秒。
  • 残秋冷雨,我开了台灯,坐在书桌前。见窗外的长风吹落满树潇潇落叶,绿绒绒的草坪上落满了湿湿的黄叶,一片一片,无数的多,那么多感伤的灵魂,自枝头坠到滞湿的尘埃里。若盆景似的梧桐树,绿色的叶子先变成青色,一点一点地黄,一点一点自枝头剥落。阴润的天色里,树枝犹如满树繁花,有一种楮色的温柔、平定。
  • 柿子红的时候,寒气跟着来了,早晚村子里,会看到几个流浪汉在街脚巷尾出没。阿公望着苍白的天空,干瘪的嘴念著:“红柿若出头,罗汉脚目屎流。”
  • 我总以为随着年纪增长,会慢慢遗忘那妇人祈求华佗的样子,但后来外公去世前,卧在病榻奄奄一息,母亲不眠不休守着外公的病床,母亲的背影在我眼里,常常重叠那个庙里老妇的无助,眼神也是一般空洞惶恐,人面对苦难大抵都是相同的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