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贸易谈判在即 专家:美有办法破中共招数

中共近期宣布的市场改革措施,其实真正受益人是中共,想通过开放来统筹外国公司、外国资本以及外国技术。有专家表示,如中共本轮贸易对话再次使用拖延术,美国有其它选项可用。图为上汽通用五菱汽车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内的生产车间。(STR/AFP/Getty Images)

人气: 1112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5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美国政府贸易代表团周二(5月1日)启程前往中国,多位专家提醒川普(特朗普)政府警惕中共再次“耍小聪明”,同时也建议说,如若中共再次使用拖延术、承诺与执行脱节,美国还有其它选项可用。

彭博社4月29日发表旗下记者舒曼(Michael Schuman)的“中美贸易谈判,中共在耍小聪明”评论文章,指出中共的经济改革从来只有一个“赢家”,当今中国经常发生的情况是政策表面怎么发展跟实际执行是两回事儿。

文章分析了中共近期宣布的市场改革措施,指这些措施的真正受益人是中共,其设置目的是为帮助中共打败全球经济中的外国竞争对手,通过开放来统筹外国公司、外国资本以及外国技术。

无独有偶,《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罗金(Josh Rogin)也撰文警告说,北京过去一个月内提出所谓让步,诸如承诺进一步开放中国金融业、购买更多美国天然气、允许外国汽车公司全额投资、降低一些关税等等,其中大部分都是以前承诺过内容,并未触及中美贸易的核心问题。

欧亚集团分析师也在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中美贸易谈判可能“只是北京拖延的一种方式,是过去美国政府掉进去的同一个圈套”。以下是专家对中共当局对汽车以及金融领域承诺开放的深度剖析。

手段一:放松汽车管制是为了有利2025计划发展

中共的耍聪明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近期宣布的放松汽车行业管制。北京承诺取消外国汽车制造商与中国合作伙伴组建合资企业才能在当地生产汽车的要求。对电动汽车的限制可能在今年上半年就开始执行。届时,一些国际公司可能在华建立独资业务,美国特斯拉(Tesla)公司是受关注的一家。

但放松对电动企业行业的限制并不是中共此举的真正目的。“电动汽车是中共要发展的目标产业,是‘中国制造2025’工业计划中特别支持的行业之一,”彭博社的文章指,“中共想要控制电动汽车的生产,本次释放的‘改革’只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必要步骤。”

上海咨询公司Automobility创办人鲁索(Bill Russo)也表示:中共“改革”撤掉对全球电动汽车制造商和供应商投资中国的限制,唯一的原因是想让自己成为全球电动交通竞赛的赢家。

相比之下,对普通汽车的合资规则就只能被非常缓慢地解除限制。因为与新能源汽车不同,旧式内燃汽车并不是优先项目。而且即便对普通汽车行业进行真“改革”,它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因为中外合资企业已经被长时间捆绑和侵蚀,以至于现阶段,想改变现状可能也不符合外国公司的短期利益。

“中国市场无法证明外商在考虑建立业务时,投资和风险合理,”国际评级机构惠誉在近期的一份报告中指出。“随着中国市场成熟,销售增长的潜力已经减弱。”

换句话说,在中共同意外资进入时,往往是中共本身有获得某项技术或资金的需求,而且它都要掌控在手中,或明确通过所谓投资导引、或暗自通过监管“潜规则”。

手段二:开放金融领域只因需要新鲜资本

同样的,高风险、高回报的道理在中共治下的中国也行不通。因为外商进入哪些领域,都需要遵循中共“明”的投资指南,同时还需面对中共“暗”的监管约束。

在金融领域的开放也是如此。2017年,中共政府宣布将放宽银行、证券、保险公司和其它金融机构境外投资者的所有权限制。表面上,这些措施对希望加强中国业务,特别是基金管理和证券领域的外国金融公司来说是好消息,他们将可以获得多数控制权。

但是,最终获利的仍是中共。彭博社的文章指,中国的金融业已陷入坏帐以及不良操作,所以中共政府乐于从国际投资者那里获得新鲜资本。

而单个投资者能在中国市场取得多大进展又是另一回事,因为除了所有权限制,海外金融公司在中国开展业务还面临其它“暗箱”监管。

目前,外资银行虽被允许可以在中国境内经营独资企业,但实际上几乎没有取得进展,迄今占银行资产总额的比重不到2%。在保险方面的情况类似,合资保险公司在市场上占少量份额。

彭博社的文章指,美国银行、保险公司和其它公司在亚洲最大经济体——中国的经营和扩张能力,被中共当局在发放许可证方面严重拖延,被中共监管机构进行侵入式、非正式的“橱窗”指导。同样的,这些外国企业还得遭受中共当局的歧视性做法。

外界认为,中共当局目前提出的金融部门自由化举措最终可能只会产生微小的差异。研究机构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在一份报告中说:“中共从接收注入资本和专业知识两方面得到的好处显而易见。但如果限制外资的甲板(门槛)仍堆积在一起,外国公司能获得的好处就会少很多。”

破中共手段:控制中国投资及关闭资本市场

美国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EI)国际贸易问题专家巴菲尔德(Claude Barfield)周二(5月1日)撰文说,美中贸易谈判的关键是坚持不懈,以及制定长期战略。

他主要研究对华贸易政策、WTO、知识产权以及科技政策,曾担任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的顾问。

他分析,美国贸易代表团第一次进军可能不会取得重大突破,但至少可以把中共国家资本主义——在贸易和投资上设置的主要障碍——反竞争的做法摆上桌面。

“如果中共拒绝让步,那么美国应该制定一套组合对策。同时,加快世贸组织的起诉行动。”他写道。

此外,他建议相比互征关税的惩罚举措,强调投资和资本市场互惠可能是更加富有成效的途径,因为世贸组织对投资政策和资本市场的监管相对关税管制更少,更容易避开来自日内瓦的有效性挑战。

“如果北京仍反对开放式改革,美国应逐步关闭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和经营。而进一步升级的话,美国可以把中国公司排除在美国资本市场之外,包括证券交易所上市以及使用美国承销商进行资本募集。”他说。

白宫周一公布的七人访华名单中,巴菲尔德看好鹰派人物——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以及总统贸易与制造业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同时他也指出,新增的总统国际经济事务副助理埃森斯塔德(Everett Eissenstat)将为本次出行增加真正的贸易精准度。据悉,埃森斯塔德曾担任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代表助理。

美贸易代表团由财政部长姆钦(Steven Munchin)率团,将在周四至周五(5月3日—4日)在北京开展首次中美正式贸易对话,讨论议题涉及知识产权、强制技术转让以及合资企业强制所有权规定等。#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8-05-02 12: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