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大陆的科技水平为何赶不上台湾?

对中国科技业来说,在获得政府所谓支持态度的同时,也意味着中共政府希望获得更多控制权,而科技巨头们往往无法拒绝,他们没有说“不”的权利,就像现实生活中的“逼婚”。(David Becker/Getty Images)
人气: 791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5月02日讯】近日,有人在微博中写道,“台湾的科技水平远超大陆”。主要表现在:其一,“全球前20名半导体公司台湾有三家,大陆没有一家”;其二,“苹果手机芯片大部分是由台湾积体电路制造公司(简称‘台积电’)生产的,已达到10纳米级,下一步将达到3纳米级,而大陆芯片厂还在50纳米级鬼混”;其三,“台积电”是“全球最大的芯片生产商”,是苹果智能芯片A11的唯一生产商,也是iPhone 7所使用的A10 Fusion芯片的唯一供应商,而大陆根本就造不出具有可比性的芯片来。

对于这一点,中共官媒已在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变相承认了。那篇“彻底震惊!世界上最牛芯片(晶片)企业其实在中国”的评论文章高调表示,“全球最大的芯片霸主企业就在中国”;“对,就在中国的台湾,叫做台积电!”尽管有人认为这种说法很丢脸,但我们不妨设身处地的想一下:若非中共实在是没咒念了,也不会如此勉为其难的借台湾来炫耀自己。

有网民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大陆说台湾是中国的,那台湾的芯片算不算中国的?”实际上,中共授意官媒发文时的逻辑也正是如此:台湾本来就是中国的,因此台湾的芯片也属于中国。这似乎有点像不讲理的老爹在训斥儿子时说的话,“你就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你什么不是我的?你拥有的一切都是我的!”

这话听起来霸道,但却忽略了一个基本常识。就算儿子属于老爹,儿子也不是老爹,算起来还得是两个人。就算台湾从国土划分上来说,是中国的一个部分,但显然,台湾不能等同于中国,更不算是中共治下的中国。若非得把台湾归属于“中国”,那也应该注明,是“中华民国的台湾”。而这样的台湾与中共治下的中国大陆又如何能混为一谈?它们之间显然存在着巨大的差别。

就拿科技水平来说,台湾拥有着世界上最顶级的芯片制造商,而大陆却到如今还不知“芯片制造”究竟为何物,这本身已呈现出了天壤之别。值得探讨的是,一个泱泱大国的科技水平为何赶不上只被中共视为一个省的弹丸之地?悬殊还那么大?

要知道,打造高科技,无非只需要两样东西:财力和创造力。且不说,2017年中国大陆有九个省的GDP总量都超过了台湾,更重要的是,大陆对科技领域的投入不是举某省之力,而是举国之力。

2015年发布的《转型中的中国科研》白皮书指出,“中国现在的研发投入和科研产出均居于世界第二位”;“2014年……仅次于美国”;“已与英、美等发达国家相当”。然而,这么多经费投进去,却仍无法避免中国的“高科技金母鸡”因进口芯片断供而被迫关门的惨剧发生。

既然不是钱的问题,那就得在人的问题上找原因。在“体制酿造腐败”的气候下,科研经费的真实去向就是一个关键问题。早在2013年,大陆官媒人民网就曾发文称,“中国科研经费只有40%是真正用于科技研发,60%都用于开会、出差等”。而这样做的原因其实与中共官员的任期有关。搞科研是需要付出时间和耐心的,这哪是急于在任期内捞快钱的贪官们能等得了的?

值得庆幸的是,除去60%用于开会、出差的经费,尚有40%被指用在了科技研发当中。然而令人费解的是,即便钱不多,也不可能导致一块芯片也生产不出、完全依赖进口的局面出现吧!难道在大陆这么多省份中,竟找不出一名这样的高科技人才?

中共不少官员经常公开表示,高科技需要创新。但他们在呼唤创新的同时,却不想承认正是中共一手扼杀了国人的创造力和思考能力。要想让人拥有创造力,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就是自由。因此,有人不无感慨的说道,“这个国家缺少的哪是芯片啊,是自由——学术自由和思想自由,缺少的是对私有财产的保护和个体权利的尊重”。

在盛产诺贝尔奖的西方发达国家,学术、思想自由以及个体的价值和权利都被视为不容侵犯的宝贵财富。科技水平领先世界的美国将自由价值视为国家的根本,文化上与大陆同宗同祖的台湾,也在各项自由指数的排名中,远胜中国大陆。

在2018年新闻自由指数的排名中,台湾位列42,蝉联亚洲第一;而中国大陆被甩在176位,沦为倒数第五。2018年经济自由度排名,台湾位列13,大陆被甩在110位。此外,美国“自由之家”的一份《2018全球自由度》报告也显示,在195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仅得到14分,再次被列为“不自由国家”;而台湾却获得了93分的好成绩,再度被评为“自由国家”。

大陆和台湾在自由这个方面的悬殊对比,是否像极了在科技水平上所呈现出的巨大差距。这难道还不能让我们认识到,中国的弱项其实不在于硬件,而在于软实力;并不在于科技,而在于对科技人才的重视和培养。显然,重视和培养的方式也不仅限于财力上的供给,更不是白送钱,而在于最大限度的让人拥有思考、创造的自由和权利。

没有个体智慧的迸发,整个国家就会愚不可及;不尊重个人的突发奇想,整个国家就只能在科技创新上束手无策。从古到今,任何一个国家的繁盛都并非取决于大政府的管束,而只是源于更多的个体生命能够充分、自由的发挥出强大的力量。#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05-02 6: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