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献给母亲的歌

文/沈静

又是一年母亲节,耳畔萦绕着几首动听的歌,献给远方的妈妈和天下所有的母亲!(shutterstock)
人气: 138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5月13日讯】“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又是一年母亲节,耳畔萦绕着几首让我动心泪目的歌,谨以此献给远方的妈妈和天下所有的母亲!

 秋樱

康乃馨是母亲之花,但在吟唱母爱的歌曲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山口百惠的《秋樱》。秋樱不是秋天的樱花,它的学名是大波斯菊(Cosmos bipinnatus),又名秋英、波斯菊、帚梅、格桑花等。这种喜阳耐旱、繁殖力强的花卉常群生连片,形成美丽的花海。摇曳的大波斯菊如樱花般轻盈秀雅,楚楚动人,日本人也称之为“秋樱”。其花语是少女的真心纯情、高洁清净、爽朗快乐。

在原野中绽放摇曳的大波斯菊(又名秋樱),楚楚动人。(大纪元图片)

位居日本百佳歌曲前列的《秋樱》是山口百惠1977年唱红的,表现了即将出嫁的女儿对母亲的感恩和不舍,庭院盛开的秋樱是母女俩的赏景也是衬景。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的百惠,唱来格外情真意切,感人肺腑。很多歌迷说,没有比秋樱这种花更能象征百惠了。我偏爱(1980年10月5日)她在东京武道馆告别演唱会上诠释的《秋樱》。正值事业巅峰、年仅21岁的百惠宣布引退结婚,在这位身世凄凉的私生女心中,万千荣耀都不如一个温暖的家。她含泪吟唱着女性生命历程和传统价值,深沉醇厚的歌声蕴涵着母女深情、珍异的女性特质和远超年龄的成熟笃定……是真正唱出灵魂的人歌合一,即使几十年后依然动听耐品,韵味隽永。

 

《娘心》

1995年5月8日,一代歌后邓丽君猝逝于清迈。“妈妈,妈妈”,是邓丽君临终前留给世界最后的微弱声音,母亲赵素桂是她一生最感激的人!

由于母亲爱听黄梅戏、评戏等地方戏曲,邓丽君自幼就耳濡目染于这些中国传统音乐。不久,她就以唱黄梅戏而一鸣惊人,母亲陪着女儿走完一场又一场的演出。无论是进军日本歌坛,还是到美国求学,母亲赵素桂都一如既往地陪伴在女儿身边,悉心照顾她的饮食起居。在香港期间,邓丽君飞回台北给妈妈一个惊喜,母女俩过个温馨的母亲节


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邓丽君的歌声。70年代末80年代初,其甜润柔美的歌声如甘露细雨,滋润着刚走出文革狂飙的大陆青年干枯的心田。多年来,邓丽君的歌声一直是凝聚全球华人的精神纽带。

在她留下的无数动人歌曲中,有一首生前唱给母亲的歌——《娘心》,曲短情长,催人泪下。任怎样世事沧桑,慈母都是儿女心中的潜在座标,在思亲感恩中反省归正自己。

 

圣母颂

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画家拉斐尔《西斯廷圣母》,以秀美典雅、悠然的抒情风格而闻名遐迩。(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圣母颂》(Ave Maria)是天主教对圣母玛利亚的赞美歌,有许多音乐家为《圣母颂》谱曲,其中舒伯特和古诺-巴赫的《圣母颂》闻名全球且广受欢迎。

古诺巴赫的《圣母颂》

法国浪漫时期的音乐家古诺在宗教音乐与歌剧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就。1855 年,古诺借用巴赫1722年前后创作的《平均律钢琴曲集》第一首《C大调前奏曲与赋格》的前奏曲部分,(为了便于人声演唱,把C 大调改成了 G 大调),改编创作了不朽名曲《圣母颂》,其歌词是祈祷文。此曲被认为是两位虔诚信仰的音乐家跨越时空合作的典范,和声与旋律融合得天衣无缝,浑然一体。《圣母颂》始终充满着高雅圣洁的氛围,如同置身于中世纪古朴肃穆的教堂之中,安详宁静,敬神向善,随着美妙舒缓的音乐沉思祈祷,翱翔于崇高的境界。

 

舒伯特的《圣母颂》

《圣母颂》还曾被奥地利作曲家舒伯特谱成了小提琴曲,这首《圣母颂》是他在1825年根据英国诗人瓦尔特·司各特的叙事长诗《湖上美人》中的《爱伦之歌》谱写而成。描述了少女爱伦在湖边岩石上向圣母玛利亚祈祷的情景,纯真虔敬之美沁人心脾,既细腻柔婉又舒展广博,具有抚慰人心的慈悯祥和,在升华中渐归静谧。

席琳‧迪翁(Celine Dion)以清雅又略带忧伤的天籁之音,把《圣母颂》的意境诠释得感人至深。

责任编辑:茉莉

评论
2018-05-13 4: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