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爱他,就放手让他去做“质子”吧!

作者:杜若

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国之间有一种“质子外交”,即诸侯互相派送自己的孩子到其它国家作为人质,以表达和平、互不侵犯的诚意。派送质子的原因有多种,或为了取得对方的信任,或者请求罢兵议和,或者是为了借到援军等。

父母疼爱自己的孩子,怎么会舍得送他去做质子?战国时期,赵国有一段故事,大臣触龙说动赵太后,使她放心地送孩子去齐国做质子。

兵临城下 齐国索质

周赧王五十年(公元前265年),赵孝成王赵丹刚刚即位,赵太后掌管国政。赵太后是齐湣王的女儿、赵惠文王的王后、赵孝成王的母亲,史称赵威后。

赵国新君刚即位,秦国马上出兵攻打赵国,一连夺下赵国的三座城池,赵国危在旦夕。图为春秋晚期-战国 镂空蟠虺纹柄短剑。(公有领域)

赵国新君刚即位,秦国马上出兵攻打赵国,一连夺下赵国的三座城池。赵国危在旦夕,于是派人向齐国求救。齐国回复说:“一定要长安君作为质子,才肯派援兵。”

长安君是赵太后最小的儿子、孝成王的亲弟弟。赵太后很宠爱长安君,舍不得让他到齐国做质子,一直不肯答应齐国,大臣怎样劝说都无济于事。

赵太后很宠爱长安君,舍不得让他到齐国做质子,一直不肯答应齐国。图为绘苑琳球 册 无款婴戏图。(公有领域)

太后明令臣下:“谁再说派长安君做人质,我一定会朝他脸上吐唾沫。”此时,秦国已大军压境,大臣都为此忧心忡忡。

触龙问安 化解太后怒意

赵国有一位执政官,名叫触龙,官至左师,跑去求见太后。太后当时还在气头上,绷着脸,盛气凌人地召他进去。

触龙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到太后跟前,说:“老臣患有脚病,不能快步走路,很久都没有来拜见您了,但还是担心太后身体是否也不如以前了,所以想来拜见。”

太后回答说:“现在我都坐辇车。”辇车,古代的一种宫车,可以由人推著走或拉着走。

辇车,古代的一种宫车,可以由人推著走或拉着走。图为清庄瑗人物画 册 乘辇。(公有领域)

触龙又问:“太后近日的饭量没有减少吧?”

太后说:“只喝点粥罢了。”

触龙说:“老臣不想吃东西时,就强迫自己步行,每天走三四里路,渐渐地就能多吃一些,身体也好一些。”

太后说:“我这个老太婆啊,可做不到这一点。”谈到这些,太后紧绷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下来。

爱子 需为其做长远打算

触龙和太后聊起家常,说:“老臣有个儿子,名叫舒祺,年纪最小,不成器。臣非常疼爱他,希望能让他补个侍卫的缺,保卫王宫。臣冒死向太后上奏。”

赵太后说:“好的,年纪多大了?”

触龙回答说:“十五岁了。虽然还小,但希望趁著老臣未死,来拜托太后。”

太后问道:“男人也会疼爱小儿子吗?”

触龙情真意切地说:“当然,比妇人还更疼爱呢!”

太后一听笑了起来,说:“妇人可疼爱得特别厉害。”

太后不同意触龙的说法,说:“您说错了,我疼爱长安君更多一些。”图为清宣宗孝全成皇后与幼子像 轴(局部)。(公有领域)

此时触龙说:“老臣认为您疼爱燕后,超过疼爱长安君呢。”赵太后的女儿嫁到燕国,成为燕武成王的王后。

太后不同意,说:“您说错了,我疼爱长安君更多一些。”

触龙渐渐切入正题,说:“父母宠爱儿女,就会为他们做长远的打算。您送燕后出嫁时,为她流泪,是想到她要远离,心里伤心不已。燕后走了以后,您也常常想她。但每逢祭祀,您会为她祝祷说:‘一定别让她回国!’这不就是为她做长远打算吗?不就是希望她的子孙,世世代代都能为王吗?”太后附议道:“是啊!”

爱他就放手让他做质子 为国建功立业

触龙让太后回忆一下,看看三代以前,赵王的子孙中封侯的,是否有人现在还享有侯爵之位。太后想了想,肯定地说:“没有。”

触龙又问,除了赵国,其他诸侯的子孙封侯的,是否有后来还享有爵位的?太后还是肯定地说:“我从没有听说过。”

为什么诸侯国的子孙不能长久有好结果?触龙解释说:“是因为,他们爵位太高太尊贵,却没建立功业;俸禄丰厚,却没有为国效力,只是一时拥有很多的财富而已。”

“现在,您已经给了长安君尊贵的爵位、肥沃的土地、很多的宝物,为什么不趁机让他为国建立功勋呢?不然一旦您去世,长安君要依靠什么才能在赵国立足呢?所以,臣认为您没有为长安君作长远的打算。臣也觉得,您爱他,比不上爱燕后吧!”

给子女尊贵的爵位,肥沃的土地,很多的宝物。不如趁机让他为国建立功绩。图为春秋 双凤纹出廓系璧。(公有领域)

太后听到这儿,怒意全消,心结打开,心悦诚服地请触龙安排长安君启程去齐国的事宜。于是,触龙为长安君准备了一百辆车,送他到齐国去做质子;齐国则按照先前的约定,出兵援助赵国。

赵国有一位贤者叫子义,听说了此事,感叹道:“君主的儿子,即使是骨肉之亲,如果不建立功业,就不能享有高位;没有为国分忧之劳,就不能拿取俸禄,贪守金玉珍玩无用,更何况为人臣子呢?”

母亲爱护孩子,本就是伦常。在军临城下的非常时刻,赵太后明白了,真正爱孩子,就要为他做长远打算,让他有能力立足于社会,才是最重要的。“爱他,就放手让他去做质子吧”,两千多年前的这段小故事,即便今日读起来,也很受启发呢!@*#

(事据《战国策.赵太后新用事》卷21)

责任编辑:王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