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娱乐笔记:故事更有深度《死侍2》质感更胜首集

蔡宜霖

《死侍2》电影剧照。 (二十世纪福斯提供)

人气: 76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5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蔡宜霖报导)在众多的超级英雄中,“死侍”可说是其中最独特的一位,虽然本质上是个好人,但行事作风与一般的英雄们相比,显得相当特立独行。今年推出的《死侍2》(Deadpool 2)除了延续首集的特色外,在剧情质感上更提升了不少,让本片成为成功的续集电影。

男主角韦德在上集成了英雄“死侍”后,打击犯罪、惩治恶人对他而言已是家常便饭,与女友凡妮莎感情稳定的他,可说是爱情、事业两得意。但好景不常,某日他突然遭逢钜变,在人生跌落谷底时,偶遇了双手能产生火焰的变种人男孩罗素,在两人逐渐建立友谊之际,罗素却被一位叫机堡的不明人物追杀,一场围绕着韦德与罗素的冒险便由此展开。

死侍2》电影剧照。 (二十世纪福斯提供)

延续首集特色 且不炒冷饭

伴随着剧情出现的各类吐槽与嘲讽,是上集电影的重要卖点,在《死侍2》中,这个风格也得到了很好的延续,而且新花样众多,丝毫没有炒冷饭,令人佩服编剧与导演的创意与想像力。

片中出现了对众多著名电影的揶揄,如《星际大战》(Star Wars)系列、《冰雪奇缘》(Frozen)、DC英雄片等,许多都是一般大众耳熟能详的作品,因此多数观众应该都能顺利融入片中的笑点,相当通俗化。

《死侍2》电影剧照。 (二十世纪福斯提供)
《死侍2》电影剧照。(二十世纪福斯提供)

就战斗场面的观赏性而言,本片也更甚于首集,片中将死侍所具备的再生超能力充分发挥,得以做到一般英雄片所做不到的事情,亦成了武打戏中的另类特色。对于再生、复活能力的使用,上集只能算牛刀小试,本片可说是火力全开,使用的力道之彻底,相信绝对颠覆了多数观众的想像,也为电影带来特殊的趣味。

拦截囚车 观赏性极佳

片中拦截囚车的情节,是众多大场面中最具可看性的一段,除了奉献了观赏性极佳的情节,如死侍表演用刀刃一一化解机堡近距离射出的子弹等,剧情的曲折与出人意料,更是这幕戏观赏性的最大保证,也体现了导演与编剧勇于突破传统套路,从而给予观众特殊惊喜。

《死侍2》电影剧照。 (二十世纪福斯提供)
《死侍2》电影剧照。 (二十世纪福斯提供)

死侍在片中尝试组队,是剧情的重要元素,除了面试场景颇为欢乐外,这类情节的发展更具备了意外之喜。难得的是,尽管死侍的团队最终顺利成军的时间较晚,面貌也有很大不同,但电影还能同时兼顾让观众对新团队产生足够情感认同,在剧情安排上称得上成功。

在新角色中,机堡与多米诺是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两位。片中对于机堡的形象塑造十分成功,从一开始的充满神秘感、以类似反派的面貌现身,到逐步带出背景,能够让观众对他产生足够的共鸣;机堡的身世更不乏令人同情之处,也保证了该角色的深度。

《死侍2》电影剧照。 (二十世纪福斯提供)
《死侍2》电影剧照。(二十世纪福斯提供)

而多米诺的特色则在于她的超能力,有别于众多英雄均以精湛的作战能力或特殊装备闻名于世,让多米诺行走江湖的本钱,竟是她始终拥有惊人的“好运”。幸运如何成为对抗敌人的本领?在片中也得到充分展现,这项技能的独特性,更为电影带来令人啧啧称奇的效果,成为另一项看点。

剧情质感飞跃性提升

与首集相比,《死侍2》最突出的进步在于剧情质感的飞跃性提升,在片中,死侍与机堡对于如何对抗未来的大反派,有着截然不同的见解,前者认为反派若还未全面走向不归路,就应设法挽回,以引导其改邪归正为优先考量;后者则认为,应将威胁提前扼杀在摇篮中。

《死侍2》电影剧照。 (二十世纪福斯提供)
《死侍2》电影剧照。(二十世纪福斯提供)

这种对于如何防治犯罪的争议,已属于深度社会议题,也让《死侍2》得以一洗前作的纯粹商业爽片形象,剧本含金量有了很大的突破。虽然导演对于此争议的处理相当传统,有别于本系列的特色,但这部分情节,却让死侍与机堡得以同时展现人性的闪光点,与英雄片的本质充分契合,因此是令人称道的安排。

另外,作为上一集重要主线的爱情元素,在本片里的篇幅则进一步被压缩不少,女主角的戏份也大缩水,在片中更像是女配角。尽管韦德与凡妮莎的对手戏不算多,不过却洋溢着温暖,为电影注入了积极的一面,因此仍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

《死侍2》电影剧照。 (二十世纪福斯提供)
《死侍2》电影剧照。(二十世纪福斯提供)

《死侍2》的收尾十分精妙,导演安排了一场很可能是影史上最耗时的“等死”戏码,耗时之长可说是“笑果”十足。死侍在开场遭逢的变故,亦得到美满化解,确保了本片的喜剧调性。甚至还让《死侍2》带有了家庭剧的属性,且与本系列的独特风格毫无违和感,令人赞许。相信凭借着众多的出色元素,绝对足以确保《死侍2》成为一部深受大众喜爱的作品。◇

责任编辑:黄珊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