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梦中的神谕

作者:宋宝蓝

有人在中,可以开慧学到知识和技能;有人在梦中,看到朝代的更迭兴衰;也有人能在梦中,提前预知事情的结果,甚至预知自己的命运,这就是梦境的神秘之处。本篇介绍的小故事,读来令人莞尔,也能带给人一些启迪呢。

薛母神谕

薛夏,三国时期博学多才的学者。薛母怀薛夏之时,曾在梦中看见有人送来一箱的衣服,说道:“夫人一定能生个贤明的儿子,受到帝王的尊崇。”薛母就记下了这个梦,作为将来的验证。

足月后,薛母果真诞下一子,取名为薛夏。二十年后,薛夏长大成人,才智卓越,学识过人。魏文帝曹丕召薛夏谈论经史典章,他能滔滔不绝讲谈一天,都没有休息。薛夏文辞华美,凡是文帝所问,他都对答如流,什么问题也难不倒他。

魏文帝感叹地说:“当年,公孙龙号称辩才敏捷,但他过于迂腐狂妄。今天听你所说,都是圣人之言,只有子游、子贡这些人才能与你相比。如果孔夫子在魏国,你一定会进入他的门中,成为他的入室弟子的。”

公孙龙(前320年—前250年),东周战国时期赵国人,曾经做过平原君的门客,是先秦时期诸子百家之一──名家的代表人物。图为《至圣先贤半身像.公孙龙》。(公有领域)

说罢,魏文帝亲笔御题“入室生”。由于薛夏家境贫穷,魏文帝解下自己的衣服赐给他,以示对他的尊崇。当时,薛夏名望很大,是曹魏时期的一代高士。

薛母二十年前怀胎时所做的梦完全得到应验。

魏文帝曹丕画像。(公共领域)
魏文帝曹丕(187年—226年6月29日)是曹操的嫡长子,三国时期曹魏开国皇帝。图为魏文帝曹丕画像。(公共领域)

祈梦得诗

在清朝时,也有人在梦中得到神谕,和薛夏的故事稍有不同,是当事人自己做梦,日后才明白梦境的意义。

《阅微草堂笔记》中,清朝大学士纪晓岚讲过一件事,说的是有位名叫霍易书的读书人,雍正甲辰年中了举人,留滞京师,但一直没有什么成就。有一天,霍易书到吕仙祠中祈梦。

后来在一个梦境中,霍易书看见神向他出示了一首诗:

六瓣梅花插满头,谁人肯向死前休?
君看矫矫云中鹤,飞上三台阅九秋。

雍正五年,朝廷革新衣冠制度,开始规定帽顶,也叫顶戴,即帽顶上的饰物,用以区分官员的级别。霍易书的帽顶是铜盘六瓣,就像梅花,他开始去悟诗中的意思。

清鎏金顶戴。顶戴为清朝官吏帽顶上的珠饰,根据官阶的不同而使用不同质材。(公有领域)
清鎏金顶戴。顶戴为清朝官吏帽顶上的珠饰,根据官阶的不同而使用不同质材。(公有领域)

清朝时,从镇国公以下到文武百官,官服胸前都有一块方补,上面绣著图案,根据图案可以看出官员的等级。

清代品官锦鸡方补,黄金雉鸡徽章。(公有领域)
清代二品官锦鸡方补,黄金雉鸡徽章。(公有领域)

霍易书以为,既然诗的首句已经应验,那后面的两句也会应验。“君看矫矫云中鹤,飞上三台阅九秋”,诗中出现仙鹤和三台,他暗自揣测,补服图案若为仙鹤,是一品官服,三台是宰相位。难道是说日后会成为高官?

后来,霍易书官至奉天知府,因犯下过错,贬降军台,所在地叫葵苏图,实际是第三军台。

清朝官文减省笔画,凡是“臺”字都减写成“台”字,正好符合诗中的“三台”。霍易书在三台过了九年,才返还家中。霍易书在塞外时,自称别号“云中鹤”,用的是诗中的语言。

图为身穿一品绯袍仙鹤纹的明朝兵部尚书刘大夏。(公有领域)
霍易书暗自揣测,补服图案若为仙鹤,是一品官服,三台是宰相位。难道是说日后会成为高官?图为身穿一品绯袍仙鹤纹的明朝兵部尚书刘大夏。(公有领域)

神明提前数年告诫 事后才领悟

后来,霍易书对纪晓岚的父亲姚安公讲起此事,姚安公说:“霍字上部是云字头,下部是鹤字半边,正好隐藏了您的姓,并不是泛泛之语啊。”

霍易书感叹说:“岂止是这样呢!早年我年轻气盛,锐意进取,自认为卿相的位置都可以立即到手,不料酿成这番挫折。由此看来,第二句诗是神对我的告诫。可惜当时我没有深思。”

霍易书错解了梦中的神谕,自然也就没悟出诗中的含义,多年以后,他才领悟诗中的意思。

薛夏还没有出生,二十年后的命运就已经定好了;梦中,神明提前数年告诫霍易书,并以一首诗谕示了他的官运运程。他们的命运就像是按照事先写好的剧本在上演一样。谁写了这样的命运“剧本”?又是谁,在哪里,看到了这个还没有上演的“剧情”呢?@*#

吕仙祠,是位于河北省邯郸市邯郸县黄粱梦镇的知名庙宇,主奉吕洞宾祖师。(<a href="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Lusheng.jpg">Fanghong/Wikimedia Commons</a>)
吕仙祠,是位于河北省邯郸市邯郸县黄粱梦镇的知名庙宇,主奉吕洞宾。(Fanghong/Wikimedia Commons)

参考资料:
《太平广记‧梦一》卷276
《阅微草堂笔记‧滦阳消夏录六》卷6

责任编辑: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