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母婴血泪(4)无辜的小囚徒

山东烟台龙口市法轮功学员吕艳娜的女儿姗姗,出生后十天与母亲一同被绑架到烟台洗脑班遭非法关押,成为最小的“囚徒”。(明慧网)

人气: 272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洁思综合报导)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一个地方,那里发生着对老百姓的迫害连产妇和婴幼儿也不放过。婴儿和妈妈一起被关进洗脑班;哺乳期妈妈被非法抓捕,三天后被打死;孩子才满一岁,妈妈被抓进洗脑班后遭强奸而致疯;十几个警察闯进家门,把妈妈和幼女一同抬进警车……

只因为这些妈妈们信仰“真、善、忍”,中共连同她们襁褓中的婴儿也不放过。

接上文(母婴血泪(3)酷刑下的劫难

联合国在1989年11月20日的会议上通过了《儿童权利公约》(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CRC),1990年9月2日生效。该公约的四大核心原则为:不歧视;以儿童最大利益为首要考虑;儿童的生命权、生存权和发展权;以及尊重儿童的意见。

1992年4月1日,《儿童权利公约》正式对中国生效。

然而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九年的迫害中,却发生了一桩桩骇人听闻的囚禁残害法轮功学员幼儿的惨剧。

被囚禁九个月的幼儿

2002年5月份左右,四川彭州濛阳镇一名两岁幼儿与修炼法轮功的父母和奶奶一起被劫持到镇政府。该幼儿先是和妈妈被关在一间破屋中三个多月,便桶放在房里,蛆虫满地,母女俩被蚊虫叮咬。

之后,一家四口又被绑架到彭州市看守所。这名幼儿至少被囚禁了九个多月,由于长期吃牢饭,面黄肌瘦。每天他都用小手拍着监狱的门喊“放我出去”。

与妈妈一同被绑架

吕春夏,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2008年修炼法轮功。

2016年4月7日,吕春夏被顺德区警察非法绑架。她被勒索了一千元的“保证金”,被迫办理了“取保侯审”的手续后,才回到家。“取保候审”期间她被限制不得离开本地。

广州法轮功学员吕春夏和她女儿。(明慧网)

2017年7月29日中午,她带着不满2岁的女儿在福建省泉州石狮市永宁村公婆家探亲时,被广州白云黄石街道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610”办公室人员,以及当地警察绑架。当时吕春夏抱着女儿坐在一张椅子上,十几个警察将母女连人带椅抬进警车后不知去向。

法轮功学员吕春夏和女儿被广州“610”办公室人员绑架。(明慧网)

吕春夏的家人四处打听,四天后(8月2日)才知道,母女俩被劫持回广州,关押在白云区黄石街道办事处私设的“洗脑班”。

与吕春夏一同被关押了6天的女儿,被黄石街道办强行交给了吕春夏的公公。小孩大哭不止,75岁的老人无力照顾小孩。

2018年2月被佛山市顺德区法院冤判两年。吕春夏不服判决,已提出上诉。

年龄最小的囚徒

吕艳娜,山东烟台龙口市第一职业中专教师,2000年,因在明慧网曝光龙口丰仪镇恶徒暴力殴打致死合法上访的六旬法轮功学员田香翠的罪行,被龙口警察非法绑架,遭警察马向阳严刑拷打,昏死三次,打死田香翠的凶手则逍遥法外。

吕艳娜最后走脱,被迫与新婚丈夫、法轮功学员刁希辉流离失所,被恶人悬赏六万元人民币,在全国通缉。吕艳娜的奶奶因受龙口市下丁家派出所的不断骚扰,惊吓过度而去世。

珊珊的百日照(出生后十天被绑架)

2004年4月8日,刁希辉出门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绑架,分娩刚十天的吕艳娜和初生婴儿一同被龙口市警察从安徽潜山县绑架回龙口,被龙口“610”人员押送到烟台洗脑班非法关押。

小婴儿珊珊成了年龄最小的“囚徒”。警察逼迫吕艳娜把嗷嗷待哺的孩子交给家人,好放开手来迫害她。被洗脑班关押四个多月后,吕艳娜被非法判刑3年,迫于国内外正义声音的巨大压力,洗脑班让她监外执行,她才得以照顾幼小的婴儿。

两年后,2006年5月8号,吕艳娜再次被龙口市下丁家镇检察院、派出所的四个警察无故绑架,被非法关押到张家沟监狱,女儿珊珊年当年仅两岁。

在看守所里孕育的小生命

法轮功学员王宇东和朱秀敏的女儿。(大纪元)

2017年12月8日,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一个顽强而珍贵的小生命出生了,她是法轮功学员王宇东和朱秀敏的女儿。她还未出生时就经历了非凡的磨难。在她刚刚被孕育时,母亲朱秀敏就被非法送进看守所,历经了五个月的绝食抗议,无吃无喝、被摔打、遭受精神的压抑……小小的生命顽强地活了下来。

与众不同的是,在这个刚刚出生的孩子的脸上会流露出惊恐、警觉的表情。母亲遭受的痛苦在她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

2017年3月21日,她的爸爸妈妈遭安顺路派出所非法绑架后,国保警察将他们劫至鬼子楼实施酷刑。他们将王宇东反铐在铁椅子上,给他戴头盔折磨,往他头上套塑料袋闷,将烟气放入塑料袋里熏呛,又拽手铐上提,同时使劲搓他肋骨,并用鞋抽他脸,当时脸部肿大、变形,呈青紫色。

在看守所王宇东绝食了半年以抗议非法关押,遭野蛮灌食迫害,1.8米的大个子,体重从200多斤瘦至100斤,坐在轮椅上被推着出入监舍。12月14日,他被非法庭审,后被非法判3年冤狱。

2017年3月21日,朱秀敏和丈夫一同被抓后,也被刑讯逼供,她以绝食反抗。她的两手两脚昼夜被手铐脚镣铐着,中间连着链子。犯人们强行撤掉被褥让她睡光板,还逼她执夜岗。她两腿无力,骨瘦如柴。

她被强行灌食,给她灌的流食中放了给精神病人吃的药,致使她眼皮肿、脸变形、口干舌燥。犯人常折磨她,她曾被两个犯人用床套抬起来向墙边仍过去。她用生命进行近五个月的绝食,没有任何人给予她任何答复。

她的身体虚弱不堪,在医院的一次检查中,意外地发她已怀孕,而且小生命居然伴着母亲5个月的绝食顽强地活着。

哺乳期妈妈遭“抱镣”酷刑

李秋玲,1986年生,家住河南周口太康县小石行政村宋庄,于2018年5月25日在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突遭湖里区禾山派出所绑架。

5月26日,太康县朱口镇派出所指导员王丰玮到厦门,把李秋玲劫持到河南省周口市看守所。

李秋玲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后,拒穿号衣、拒做奴工,遭到警察的暴力殴打、酷刑虐待。

警察完全不顾她还是哺乳期的年轻妈妈,先是用鞋底打她的脸,将她打倒在地后,对其身乱踢乱跺;随后,给她砸上脚镣,再把手铐套在脚镣上面叫做“抱镣”。此刑法非常残酷,人不能站立,只能半蹲,大、小便不能自理。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明慧网)

警察还把连年轻力壮的男青年都受不了的酷刑实施在一个哺乳期妇女身上,他们对李秋玲施以“背铐”折磨。她的双手被铐在后面,一只手从肩头翻向背后。

中共酷刑迫害演示图:背铐。(明慧网)

李秋玲的丈夫8岁时丧母,从小由他奶奶抚养长大。如今奶奶80多岁,不得不照看因突然间离开母亲怀抱而整日哭闹的曾孙女。

被致死、致疯的哺乳期妈妈

吴敬霞,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因坚定修炼和进京上访,多次被抓被打、被非法关押、敲诈勒索。

2002年1月17日早晨,因发真相材料,她被警察押到产业园派出所,被铐在门岗的暖气片上;第二天被押到潍坊奎文区洗脑班;第三天即被迫害致死,年仅29岁。

吴敬霞的遗体遍体鳞伤,脸上盖着卫生纸,嘴流着鲜血,后背被打得紫一块、黑一块,大胯骨被打断,脖子上还划了一条红杠。家属给遗体换衣服时,见其大胯骨被打断,骨头碴刺出肉外。家人不忍心看,连衣服也没再换。

吴敬霞当时还是个哺乳孩子的母亲,孩子三天没吃奶,乳房本来就鼓得痛、难受。警察就在她最疼处用电棍电。

家人写诉状交到潍坊市警察局。负责人说:“这官司一打就赢。可是我们今天给你们打赢了,明天我们就要摘乌纱帽,就没饭吃了。”

吴敬霞含冤离世后,连家里的电话也被监控,家里人失去自由。

吴敬霞母子。(明慧网)

2015年6月24日,吴敬霞的母亲郭素芳,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发起并维持迫害的罪魁祸首江泽民,要求最高检察院、法院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当年66岁的郭素芳说:“吴敬霞修炼法轮功后,性格开始改变,做事先考虑别人,按师父讲的‘真、善、忍’法理做人、做事,慢慢的一身病也不翼而飞,更加坚信了修炼法轮功的信念。”

“年仅29岁的女儿吴敬霞就这样含冤离世,扔下了一个1岁零3个月的孩子。之后孩子被接到我家,一直由我抚养长大,直到今天。谁也体会不到我这个姥姥为了抚养这个孩子付出了多少。”

祝霞,成都市金牛区光荣小区法轮功学员,长期遭抚琴派出所24小时监控、管制。她怀孕期间每天坐在派出所的值班室,过年也不让回家。2000年2月1日,身孕8月有余的祝霞仍被单独软禁在派出所内。

生完小孩20多天后,祝霞还在坐月子期间,派出所杜所长、户籍警李红就迫不及待到她家,逼迫她放弃信仰,甚至威胁说,“如果不写,就把小孩送福利院。”哺乳期一满(小孩一岁),祝霞即被“610”头目何元富等非法劳教一年半,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非人折磨。

2003年6月,她再次被何元富等恶人劫持到彭州市、郫县、新津县三个洗脑班相继迫害10个月,遭药物迫害、毒打、强奸、游街示众、连续不让睡觉等摧残虐待。

曾健康美丽的祝霞。(明慧网)
祝霞遭迫害后精神失常。(明慧网)

当时年仅32岁、原本风华正茂、健康美丽的祝霞被迫害得精神失常。据悉,祝霞在郫县洗脑班期间,在被药物迫害精神恍惚的情况下,被一个叫刘伟的恶人和另一恶徒多次强奸。

祝霞丈夫王仕林(法轮功学员)也屡遭迫害,三次被金牛分局非法劳教。

资料来源:明慧网

(完)#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6-30 4: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