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中贸易谈判新进展 藏了哪些大国博弈

三位消息人士告诉彭博新闻社,如果下个月底,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之间的谈判未能缓解贸易战,美国准备在12月初宣布对所有剩余中国进口产品征收关税。(WILLIAM WEST/AFP/Getty Images)

人气: 1134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5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专家指,中美贸易冲突折射的是中美关系近40年来的矛盾累积,双方已从过去的战略合作转为战略竞争关系。那么在此背景下第二轮中美贸易谈判取得的新进展,其背后隐藏了哪些大国博弈?

中美贸易冲突与其说是到川普(特朗普)上任后爆发,不如说曝光了近40年的中美矛盾。经过这些年的合作与接触,美中两国的经济关系已变得越来越掩盖不了分歧。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高级顾问、费和中国研究项目主任张克斯(Christopher K. Johnson)日前撰文说,美国过去近40年来一贯强调的跟中国(共)接触的政策都收效甚微,“这是相当数量的美国官员、政策分析师以及记者得出的普遍结论”。

在近5个月中美互征关税的压力下,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率领的中方代表团于本周再次在华盛顿与美官员进行第二轮贸易谈判,为中美紧张关系灭火。双方在达成“联合声明”的背后隐藏了哪些大国博弈?

贸易谈判信息寥寥 美总统接见或暗示有进展

本轮中美会谈对外释放消息不多,美国总统川普周四在白宫接见刘鹤,根据当日白宫发出的声明,美国官员和中共代表团参加了与川普总统在白宫的会晤,当天的会谈是中美贸易讨论的一部分。“美国官员转达了总统与中国建立公平贸易关系的明确目标。”声明说。

中共党媒新华社的通稿称,川普在接见刘鹤时表示,美中应重点在能源、制造业领域加强贸易投资合作,扩大农产品贸易和市场准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合作。

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周五(5月18日)表示,中共在减少与美国的贸易顺差上“满足了我们的许多要求”,包括中方提议削减2,000亿美元中美贸易顺差,可能增加对美农产品、能源产品进口。

但在中共窃取美知识产权这一关键问题,双方并未取得更多进展。到截稿前,中美官方都没有释放更多的消息。

《华尔街日报》报导说,据了解美中谈判情况的人士透露,中美第二天谈判中,中共政府同意增加购买美国商品和服务,但抵制美方提出的将对美贸易顺差减少一半以上的要求。

知情人士表示,中方十分谨慎,不愿意承诺具体的购买规模,但希望想办法缓和两国贸易紧张关系。中美贸易摩擦近期已导致全球市场紧张。

财经媒体CNBC引用不具名的美政府资深官员的话说,中美贸易协定已现雏形,双方确定了“目标”,但现在还不能保证是否会签署协议。目前,双方在谈论降低能源和农业行业的关税

美方面对贸易优先顺序选择

在贸易谈判中,中方最头痛的就是不知道美方想要什么,觉得美方给出的是移动目标。在第二轮谈判之前,美国谈判目标存在优先顺序选择问题。

张克斯分析说,美国面临两个方面的选择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应该主导向前还是向后看。向后看就是聚焦过去几十年中,美国传统制造业就业机会流失到中国以及美国相关行业的变动。向前看就是未来知识经济(特别是服务业)以及有关中共盗用美国核心知识产权(IP)和信息技术(IT)的相关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战术目标(减少双边贸易赤字及其相关工具,如关税威胁)与结构性目标(应对中共产业政策、将其作为未来行业的竞争对象,考虑加大美国投资或签证限制等政策限制)。

也因为这两个问题,美贸易代表团出现两个主导方向: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与白宫贸易和工业政策主任纳瓦罗(Peter Navarro)专注向后看和结构目标,而财政部长姆钦(Steven Mnuchin)和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更关注向前看和战术目标。

张克斯认为,目前要实现美方的两大导向——向后看和战术目标以及向前看和结构目标都存在自身的难度,可能最好是双管齐下(双轨制)。白宫先努力在向后看以及战术目标上达成共识,同时在未来几轮对话中把握向前看以及结构目标进行讨论。

换句话说,美贸易代表团可能短期在优先序选择上存分歧,但并不影响共同宗旨,解决长期的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

未来会如何?

外界认为,如果美国政府跟中方达成贸易协议、以告胜利,并在未来长期角逐的领域中对中共放手,那一定会被认为,这种做法对美国来说是笔“坏交易”。

虽然不能忽视以赤字为重点的关税争议无论在中国、美国还是全球范围都引发了极大焦虑,谈判双方都有压力避开关税战,以及减少经济损失;但在更长时间里,双方通过谈判取得的暂时稳定能持续多久,很可能仍取决于后续在结构目标以及未来发展问题的谈判进展。

张克斯表示,如果说关税减免讨价还价是“创可贴”,而不旨在真正解决产能过剩等问题,那么这笔交易就不会持续太久。

他表示,川普政府指出的中共在贸易上的不公平做法以及违反竞争的贸易措施都说对了,他希望川普政府在具体实施时更要看准时机,了解中共国内的形势或能让美方获得更有力的谈判杠杆。

比如,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在4月初,出席新成立的中共中央财政和经济事务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发言,强调打击国内金融风险,要求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去杠杆化。同时,新任中共央行行长易纲也表示,中国接下来要放松资本管制。

张克斯认为,中共不可能处理国内这些非常紧迫的优先事宜,同时又能应对美国对华出口形势造成的巨大不确定性。

“如果中共真的(在贸易上)选择对抗美方,它将事与愿违。”他说。

Nikko资产管理公司首席全球战略师威尔(John Vail)日前也在《福布斯》上撰文说,他估计中方会让步。

他说,中共可能意识到,现在它离赢得贸易冲突还差得远(它很可能被切断基本生产投入和被阻止参与全球技术标准),以及承受这些冲突后果引起的内部政治动荡,有可能会挑战共产党的领导地位。

贸易冲突折射中美关系大背景转型

1997年,中美关系被称为“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2011年演变为中美“合作伙伴关系”,再到2012年建立“中美新型大国关系”。

到川普上任后,2018年1月,美国防部出台的2018年《国防战略报告》中,把中国(共)定义为美国的战略竞争者、掠夺性经济体以及修正主义(马克思主义)国家,完全不同于过去的中美关系界定。

张克斯表示,有两个现实原因增加了现在的中美关系紧张。首先,中共使用强硬的工业政策补贴国内生产商,一方面巨资投入,另一方面不断增加对在华外资企业的监管,这些做法已经疏远了其重要的传统盟友——美国以及其它国家的商业圈人士。

在美国政府考虑对中共不受欢迎的政策提出行动时,中共这次没有那么多“朋友”发声呼吁美国政府克制。有充分证据表明,至少美国工商界的一些成员,尤其是传统制造业的成员,一直在支持川普对中共强硬。

“中国(共)如今在华盛顿没有那么多朋友。”驻上海的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会长贾瑞特(Ken Jarrett)15日告诉福布斯。

他说,美国在重新考虑早期有利中国的贸易政策对美国本身经济发展带来的阻碍,而美中两国之间的关系被视为应兼顾考量经济和国家安全两方面。

近40年中美政界接触失败的根本原因

张克斯认为,在中美贸易第二次谈判时,回顾过去近40年的中美关系切合时宜。

从越南战争后,美国领导人已经意识到中共未来将是像苏联一样的战略威胁,但他们采取的跟中共合作战略现在看来近乎无效或效果有限。

张克斯表示,过去美国政府中“天真的”资深政策决策者和大多数中国观察专家都被中共领导人所蒙蔽。“中共领导人把美国主导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融入对话,但它们一直有一个秘密总计划,就是颠覆这一秩序,挑战美国在全球的首要地位。”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另一位研究员格林(Michael Green)在所著新书(By More more Providence)中对美国过去的亚洲战略进行了梳理分析。他认为,美国政府可能过度相信,经济繁荣会给中国至少带来更多的开放,但同时他们也普遍接受了一条“隐蔽规则”——中共从来不会自愿改变政治体制,这已成为历届美国政府接受的并认为也许不应该把改变中国的政治体制作为美国的直接政策目标。

张克斯表示,最佳的政策方法源自于大家共同分享和珍惜的价值观。他一语双关地说,重塑中美关系需要通过“窄门”。(注:窄门(Narrow Gate)出自《圣经》,耶稣告诫信徒:“你们要进窄门”,原意是引导永生之门需要选择非常难的门和路走才行,现在也被比喻为艰难选择。)#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5-20 4: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