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劳动节团体促改善劳工权益

争取标准工时集体谈判权立法 吁政府勿再忽视劳工诉求

职工盟的五一劳动节大游行以“忍够!站出来!”为主题,提出六项主要劳工诉求。职工盟指游行有2,500人参与,认为反映社会关注劳工议题。(蔡雯文/大纪元)

人气: 5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5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蔡雯文香港报导)5月1日是五一劳动节,职工盟、街工等多个团体分别发起游行,争取改善劳工权益,包括取消强积金对冲、就标准工时立法、保障集体谈判权,及落实全民退休保障等。

职工盟的五一劳动节大游行以“忍够!站出来!”为主题,提出六项主要劳工诉求,包括立法标准工时、保障集体谈判权、订立外判工人生活工资、改善兼职及零散工保障、加强工伤保障及职业安全,以及实施全民退休保障。

团体下午2时先在铜锣湾维园集会,并为近期多宗因长工时而疲劳死及工伤意外丧生的工友,默哀一分钟。职工盟主席吴敏儿批评政府对打工仔无承担,无视社会上不断发生因长工时导致疲劳死及致命工业意外,特首林郑月娥一直未对标准工时立法,令很多“打工仔”面对工时长、工资低的问题:“林郑月娥在当选特首后,似乎她并未有尽到责任,照顾所有‘打工仔女’这方面的问题,我们留意到工友越做越长时间,长到没有时间休息,没有时间去照顾家人。”她质疑政府偏袒商界,如取消强积金对冲当局只顾补贴雇主如何过渡,而没考虑年资长的工友问题。

她又说,今年先后发生海丽邨清洁工潮,和九巴车长罢工后险遭无理解雇等事件,引起大众对外判制度和集体谈判权的关注,吁政府勿再忽视劳工诉求。

游行队伍于约下午2时40分由维园出发前往政府总部,沿途高呼“我要标准工时”、“设立生活工资”等口号。游行中各行各业皆有,戴枷锁道具的饮食及酒店业职工总会干事李生直言,饮食业工人长工时问题非常严重,形容长工时如同工人的枷锁:“我们受到长工时的制肘,就好似一个死囚,毕生关在囚笼中直至死亡为止。我们工人每日都受长工时煎熬,受这限制,无法陪家人,陪朋友食饭,无法追求心中理想,又受到健康问题困扰。所以长工时喻意一个枷锁。政府一日不行标准工时,工人就受这枷锁制肘。”他又批评政府政策长期向财团、资本家倾斜,一切皆源于香港没有民主体制:“我们无一个真正有效的民主和普选,一人一票选我们的议员和特首出来,真正为香港做事,现在这是个小圈子选举,有功能组别保护这班大资本家大财团的利益,政府政策自然会倾斜于大财团和商家,忽视工人真正需要。”

从事保安工作的刘生强调出来游行是为了下一代,他批评现时官商勾结严重,以保安工作为例,受外判公司的剥削:“现时的34.5元已不应该,很多保安已有50元时薪,所以我们走出来,希望向政府反映最低工资及立法标准工时。现在很多保安一星期做72小时,这实在太过分。”他直言中共接管香港后经济环境更差,他说自己都60岁了:“40年前我自己都赚过万元1个月,但现在很多工人也不够1万元。现在尤其中资机构多了,阿爷射大水喉给中资机构,一些中小企很难生存,政府一味高地价,全部给了地产霸权,好似我们所有生活费全部交了租,试问工人人工如何加上去呢?所以政府一定要去思考,我们香港工人现在人工比40年前都不如。”

职工盟指今次游行有2,500人参与,吴敏儿指游行人数比预期多,认为反映社会关注劳工议题。

另外,街工一批成员在遮打花园集会,游行到特首办,要求立法制定标准工时,改善安老政策,保障基层住屋权等。他们在特首办门外刺破黑色气球,象征要解决劳工问题。争取残疾人士就业配额制联席约30人,由金钟海富中心慢行至政府总部,关注残疾人士缺乏就业机会,要求立法设立残疾人士就业配额制及平等就业机会。社会主义行动、印尼外劳组织及难民协会等约30人,由遮打花园游行至政府总部。有外佣表示,每日要工工作12小时以上,没有足够休息时间,期望落实每天工作8小时。
十月底前检讨最低工资

特区政府指一直致力改善劳工权益及保障,亦会多管齐下提升各行各业的职业安全与健康,包括正积极跟进取消强积金“对冲”安排,与商界及劳工界等持份者交换意见。

工时政策方面,政府会继续听取各界的意见,现时劳工处正透过其行业性三方小组为11个指定行业制订行业性工时指引,供雇主参考及采用。又说政府已建议将法定侍产假由现时的三天增至五天,并会在拟备有关的赋权条例草案后,尽快提交立法会。政府亦正探讨改善女性雇员产假的可行方案,现阶段希望在今年下半年得出初步方案,然后提交劳工顾问委员会讨论。

此外,最低工资委员会正进行新一轮法定最低工资水平的检讨,并会在10月底前提交建议报告。◇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
2018-05-02 8: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