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生活

漂流的国土

(图 /赵文华 摄影)

嘉义东石乡外海的外伞顶洲,是台湾沿海最大的沙洲,素有“漂流中的国土”之称。因受到波浪及季风影响,随着时代变迁而逐年漂移,仿如无时无刻漂泊不歇的旅人。

赵文华 摄影)

而外伞顶洲退潮时面积为涨潮的十倍之大,倏忽增减,让人忆起苏轼在〈前赤壁赋〉中写道:

客亦知夫水与月乎?

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

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

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

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

是啊!站在充满生命力的漂流国土上, 体会人生的无常和造物的永恒,方寸自会开阔。

赵文华 摄影)

专栏作家

▌赵文华

跟随翁庭华老师学习摄影五年,工作之余喜欢旅拍,记录人文风土民情。在拍摄人间百态瞬间,其乐无比,但也深刻体会世事无常,

唯有当下,以我思我观我照的摄影创作来传递美的情感。

──转自万海航运慈善基金会《停泊栈》期刊71期

责任编辑:杨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