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受株连遭迫害 六四学生领袖女儿揭中共恶行

2018年5月19日,六四学运领袖王德邦的女儿王平,在多伦多大学的六四纪念碑前,讲述了她辛酸的故事。(周行/大纪元)

人气: 706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5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六四事件已经是29年前的事,当年经历了中共屠杀事件的学生,他们的孩子已经长大成人,不幸的是,这些年轻人为上一代的事还在痛苦中承受。

1989年,王德邦是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学生,八九民主运动期间是学生领袖之一。学生运动遭中共镇压后,他受到审查和严控,但坚持从事自由写作,致力于关注中国人权状况及公民社会建设。

5月19日,在多伦多举办的六四纪念活动新闻会上,王德邦的女儿王平出现在媒体面前。她对《大纪元》说,她父亲当年曾带着一批学生去营救其他的学生,后来被砍了一刀,晕了过去,是市民把他救回来的。

王平说,这么多年以来,他们家遭受了很多痛苦,数次被抄家,被驱逐,父亲被拘留。“我们一直遭受迫害。”

“我父母给我取名王平,就是希望我能平安成长。”她说,“在中国,像我们这样的家庭非常艰难。”

说到伤心处,18岁的王平忍不住哭了起来。

持续迫害 殃及后代

王平说,他父亲曾在一家企业工作,但中共当局给这家企业的主管施加压力,不给父亲晋升机会,只能做勉强维持生活的工作。最后还被迫离职了。

“我们家,每到敏感的时期,总是会有警察来把他(父亲)带走,或者就是来我们家说一些让人很难受的话。” 她说,他们家经常被抄家,没警察来家的时候,爸爸妈妈已经是很紧张,很害怕。“你都不知道那种压力是什么样的。”

“从小我就听到父母说,我们家被装了监控。我很小的时候,就看到过被抄家,连银行存折都会被抄走的那种。”说到这,王平忍不住哭出了声音。

“举目无亲,又无钱。我妈妈带着我去菜市场捡剩菜。”她哭着说,“这样的辛酸和痛苦,根本不能说,不敢说!”

她说,更难受的是,这些痛苦不能向周围的人诉说。他们的遭遇还可能被人误解,“他们总是看到有警察去我们家,可能觉得我们是坏人”。“这种痛苦,只有自己心里能明白。”

在学校受辱

在学校,王平也无法躲开各种难忍的打击,从小就开始遭受心灵创伤。

“老师总是想要纠正我的思想。”她说,“在早读的时候,总是把我抓到办公室里去,说我思想有问题。”

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中国人,可能会因此想起当年的伤心往事,中共在全国范围内以各种手段折磨人的肉体和心灵,说是要“改造人”。

王平显然是不能理解,也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她说:“首先,我不认为我爸爸做的事是错的。第二,这是我爸爸的事,又不是我。”

羞辱不止于此。王平当时在北京上学,她说,警察经常会到学校找她,“有时我放学时,有警车在等著,说要送我回家。”

“没有办法拒绝!没有办法抗拒!就是在你的同学面前,用警车把你带走。真的是非常的难受!”她说,这些事给她带来了很大的伤害。“我从小就是自尊心比较强、努力学习的孩子。”

王平说,她看到的是:“他们(中共)不给你活路”,因为“你身上带着这档案”,“你走到哪里都要受排挤,你的人生就要比别人艰难很多倍”。

“我上小学的时候,在一年级就转过七八次学。”她说,比如他们会去给房东施加压力,“把我们赶走”。

为了孩子能正常成长,王平一家搬离北京,去了她外婆的家乡广西,住在一个偏远的县城。

逃出生天

作为一个有孩子的家庭,可能没有什么比这更可怕的事了。令王平记忆深刻的一幕,是那些中共警察当着她和她妈妈的面,对她爸说:如果你还要坚持在这条路上走下去的话,你的孩子以后不可能进好的大学,也不可能进好的企业工作。她说,“这就是,在中国就没有出路的那种感觉。”

王平称,她爸爸坚持通过写文章,帮助其他民运人士等,继续他原来做的事。“每年的六四,我爸爸都会绝食绝水。”

中共给这个家庭带来了难以形容的灾难,给孩子带来了难以抚平的心灵创伤。但是,王平仍然是一名学习出众的学生,她以优异的成绩,拿到了一个加拿大STEM计划的全额奖学金。

王平今年开始在加拿大读高中12年级。她说,“我的家庭条件,没法支持我来留学。我是学校的特招生,拿到高额的奖学金,才能拿到学生签证来加拿大。”

“我出国前,父母压力很大,我的压力也很大。我从小到大心情郁结。”她说,“我出国前曾2次试图自杀,但没成功。”

“来到这里后,我感觉这里真的很美好,我也可以过正常的生活。”她说,“幸好之前没有死。”

没法尽孝

说到这,王平突然又哭了起来。她呜咽著说:“其实我不想马上出国,因为我外婆当时病重。”

“当时我刚拿到签证。”她说,“我就是想多陪我外婆一些时间,不知道以后是不是还能见到她。”

她说,父亲担心她会被扣住,出不了国,让她赶快走。所以,拿到签证才两三天,她就离开了中国。“我出国后不到一个星期,外婆就去世了。”

“她(外婆)是最疼爱我的。在她病重的时候,我没能陪着她,在她去世的时候,我和她相隔那么远,我只能在阳台上跪着祭拜她。” 王平伤感地说,“我真的不想要那么的艰难,我也想过正常的生活。”

“我非常希望六四能平反。”她说,“我不想让我爸爸搭上半辈子,几十年啊!”

“比我们还要难受的,是当年等不到自己孩子回家的那些老人家。”王平说,“我希望他们能看到自己孩子做的是正确的,是被认可的事情。”

她说,她父母并没有对她细说他们所经历过的事。“我很尊敬我爸爸,我也很崇敬我爸爸,他有他的坚守。”

“我就是希望我爸爸能够不要活得那么苦……”王平说。#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