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惠虎宇:中共意识形态之理性批判(2)

共产革命逆历史潮流

共产党以煽动流氓无产者起义的暴力革命手段扼杀了东亚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在中国建立了历史上最黑暗最残暴的共产主义专制政权,建政后屠杀中华儿女近8千万,全面毁灭了传承五千年的优秀民族文化。(Getty Images)

人气: 82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5月23日讯】

前言

马克思认为,他当时的世界处于共产主义革命的前夜,共产主义革命是当时的历史主题,而一个大公无私的阶级——无产阶级——将领导这场时代变革。马克思进一步宣称,在共产革命中,作为无产阶级先锋队的共产党必须要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包括要取消家庭、取消民族、取消祖国(见共产党宣言),这样才能实现他们所谓共产主义理想的最终目标。

然而,如果以正统的历史观来衡量,无论是从东方传统价值观还是从西方传统价值观来看,马克思的这套共产革命之说,都首先是一套反人类的社会纲领,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都不可能成为人类的正常社会追求。

以历史的事实来看,人类进入近代以来,不是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发展,而是在政治上从专制走向民主,从人治走向法治;在经济上从传统的自然经济走向现代的自由市场经济,并伴随着技术进步与产业革命;在文化上从君权神授、等级差别、奴役束缚的观念走向天赋人权、生而平等、自由、博爱的理念。而这一切最终又是通过民主革命的胜利来保障和实施,因此,近代人类历史的主题是民主革命与人权运动,而不是共产革命与工人运动。

一、从历史发展阶段的真实表现看近代的历史主题 

一个时代的主题就是那个时代历史前进的方向和趋势,因此,对于历史发展阶段的正确解读,将有助于我们准确把握一个时代的历史主题。在笔者这个理性批判系列的第一篇文章《历史发展五型态的迷雾》中,笔者研究了不同逻辑角度下历史发展阶段的真实表现形式,这项研究将是我们确定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社会的发展趋势和历史主题的重要依据。我们首先回顾一下不同逻辑角度下,历史发展阶段的不同表现。

以生产工具为逻辑线索,本届人类历史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

1、石器工具时代(可细分为新石器与旧石器两个阶段);

2、金属工具阶段(又可分细为青铜器和铁器两个阶段);

3、机械工具时代(即机器大工业时代,以机器代替手脚,解放了肢体,以所使用动力而言,又可细分为蒸汽时代、内燃机时代与电气化时代等三个阶段);

4、资讯工具时代(以可以处理资讯的智慧化、高度自动化的机械代替了非智慧的、半自动的机械,解放了人类部分的脑力,这一阶段以上个世纪40年代2战期间为分水岭,雷达的研制与应用、电脑的出现及《控制论》、《资讯理论》的诞生表明人类进入资讯时代及下文的科技文明时代)。

以物质文明的进步为逻辑线索,本届人类历史也大致可分为四个阶段(顺便也列出与生产工具线索下的包容关系以供对比):

1、采集、渔猎文明时代——石器时代;

2、农业文明时代——石器时代、青铜器时代、铁器时代(石器与金属工具时代);

3、工业文明时代(约二三百年)——蒸汽机时代、内燃机时代、电气时代(机械工具时代);

4、科技文明时代(至今约七八十年)——内燃机时代、电气时代、资讯时代(机械工具与资讯工具时代)。

通过和生产工具为逻辑线索下的历史阶段的对比,我们可以进一步理解,在某一种逻辑角度下界定的历史阶段,与在另一种逻辑角度下界定的历史阶段,并不是一一对应关系,很多时候是包容关系。仅举一例,如农业文明时代,包含着石器时代与金属工具时代。

以经济运作形式为逻辑线索,人类历史也大致可以被界定为四个阶段:

1、无交换的原始物品生产时期(无剩余产品);

2、产生交换的剩余物品生产时期(有了剩余产品,进行直接的物物交换,但没有货币);

3、以交换为目的的商品生产时期(产生货币充当固定交换媒介,使交换的形式和生产的目的发生转变,一部分的生产是为了交换,交换以货币为媒介,通过货币流通来实现,但此时社会上的大部分财富还没有被用作商业资本来投资,而是在家里储藏着,并不关心其增值或贬值,如以前的富人都在地下秘密埋藏钱财,而今人的钱财至少也要放在银行以使其不至于贬值);

4、以增值为目的的资本运作时期(以资本运作为经济主题,货币不仅充当固定的交换媒介,更被作为一种最重要的资本来使用,使资本积累和增值成为社会生产的主要目的,所谓的“资本主义”也只能以这个角度来界定,这一时期的出现主要是由金融与信贷制度的健全所带来的,除了放在自己家里的部分零用钱以外,社会上的大部分货币都被当作货币资本来使用,通过银行等机构而进入投资领域,目的是为了增值)。

这条逻辑线索反映了交换的发展史,也即人类的物质交往史,以其为主导,经济运作方式表现出不同的历史型态。

在这个领域,如果把考察角度放大一些,还可以整理出我们经常使用的另一条历史发展脉络:

1、自然经济时代(生产为满足自己需要,所以不用来交换);

2、商品经济时代(生产为了满足别人,所以必须要交换,最好换成货币);

3、市场经济时代(高级阶段的商品经济,能把握社会需求的复杂变化,以及时调整自己的生产计划,这需要一定的技术手段来实现,特别是交通和通信技术的发展,所以市场经济的出现应该从工业革命算起)。

以国家管理这种角度来研究历史过程,以中国历史为例,那么中国历史发展应该经历了四个明显的阶段。如下:

1、氏族族长制社会;

2、封建邦国制社会(诸侯的封地叫邦或国);

3、君主帝制社会(中央集权制,建立了垂直行政管理体系,权力集中于帝王一身);

4、民主宪政制社会(从中华民国开始,这第4阶段还在进行,并没有全部完成,中途遭遇共产主义专制复辟的严重破坏,目前台湾的民主宪政和大陆的专制复辟各自分治)。 欧洲的历史笔者研究不多,但是总体上大概是第2与第3阶段混合发展,不象中国那样第2和第3阶段有着清晰的前后分明的历史时期可资界定。到了第4阶段,则东西方历史又重归一致。

以人身关系为逻辑线索历史发展也可以被分为四个阶段来看待,如下:

1、吃人社会(人吃人,人类蒙昧时期的野蛮性体现,彼此间相互食用。)

2、奴隶社会(人身不自由,人可以作为商品买卖,但奴隶在职业上可以是农民、士兵、手工艺或建筑工人等。)

3、农民社会及市民社会(有了大量的经济自由民,如农民或市民,但由于君主帝制、官僚政治使他们在政治上法律上仍然处于不平等的地位。)

4、公民社会(法治社会,公民在法律及政治地位上实现了相对的平等,法律保证每个人平等地自由地参与政治权利,实现了国家管理的公权化,并在此基础上保障了经济交往的自由市场性质及平等主体之间竞争的公平性。)

注意:人身关系这条逻辑线索下的四个历史阶段概念,在历史的发展中,不是后一个阶段完全取代前一个阶段这么简单的逻辑,而是逐步出现,同时并存,整体优化的演化关系。以时间来排列,大概经历了这样一个并存演化过程,用以上的序号来表示如下:

(1)——→(1,2,3)——→(2,3)——→(2,3,4)——→(3,4)。

这条逻辑线索显示了不同历史时期人们之间相互的身份,地位及所能享受到的自由和权利的演变关系,体现了人权的发展史,以此线索看到的是人类的野蛮性随着时代的进步而逐渐减弱,而宣导自由、平等、相互尊重的友善、博爱的价值观却在逐渐加强,并最终能辅以制度上的保障。

一口气讲了这么多,就是想讲明白这样一个道理,要想知道时代的精神,历史的主题,就必须懂得时代是什么,处于什么样的阶段。如果把历史时代的所处阶段搞错了,搞混了,那么据此演推出来的所谓历史主题就只能是个特大谬论(如下文的共产革命)!以本文所列出的这些常见的逻辑线索来观察,工业革命以来的人类历史分别处于以下阶段:

以生产工具而言,处于从金属工具时代开始走向机械工具时代(即机器大工业时代)的过渡阶段;

以物质文明而言,处于从农业文明开始走向工业文明的过渡阶段;

以经济运作形式而言,处于从商品生产时期开始走向资本运作时期的过渡阶段;以经济运作形式的大角度而言,处于从自然经济(占主体)和商品经济并存时期开始走向市场经济(高度发达的商品经济)时期的过渡阶段;

以国家管理方式而言,处于从君主帝制(在欧洲其中混合著封建制)开始走向民主宪政制的过渡阶段;

以人身关系而言,处于从2,3,4并存时期开始走向废除奴役关系后的3,4并存时期的过渡阶段。也就是逐步废除奴隶制,并使更多农民和市民成为公民。

研究社会系统一般还有一个普遍的方法,就是将社会先划分为政治、经济(此处是宏观范畴,指社会的物质系统)、文化(此处为狭义文化,指思想观念形态的文化,即精神文化)三个层面,然后分别考察这三个层面在一定历史阶段中的不同变化,以总结出历史在那个时代整体的演变趋势。

以此来看,近代社会在政治上处于从专制走向民主(民主化)、从人治走向法治(法治化)的过渡阶段;在经济上处于从手工生产走向机器大工业(工业化)、从自然经济占主体走向市场经济为主导(市场化、资本化)的过渡阶段;在文化上处于从君权神授、等级差别、奴役束缚的观念中走向宣导天赋人权、生而平等、自由、博爱的过渡阶段。

在所有这些常见的有关历史阶段的不同线索中,没有一条线索可以推导出共产革命所宣导和追求的那些社会目标。共产革命的历史哲学基础是马克思的五型态理论,笔者在前文《历史发展五型态的迷雾》中已经对这个理论做出了理性上的彻底否定。那么,依据这个错误理论做指导的共产革命,其结果只能是从多方面颠覆了当时人类历史发展已经取得的正常成果。

在经济上,新兴的共产政权全面剥夺了企业的私有产权,铲除了正在蓬勃发展的自由市场经济,建立了由政府垄断产权和经营权的计划经济体制,使市场经济的正常发展途径被强制阻断。在政治上,共产政权全面剥夺了当时的人们刚刚争取到的民主和民权,建立了历史上最专制、最极权、最残暴无度的统治体系,颠覆了人类历史走向共和、走向宪政的政治转型过程。在文化上,共产政权全面践踏人的尊严,即否定神的权威,也否定天赋人权,将自由、平等、博爱视为西方“腐朽”的资产阶级观念而予以无情打击,将传统中国敬天敬神的文化传统和仁义礼智信的道德规范视为封建毒草而连根铲除。

可见,共产主义的出现,是人类工业革命以来正常历史进程的一段逆流,如果我们拨开这段逆流所掀起的层层迷雾和历史尘埃,我们就会清晰的看到,近代人类社会的历史主题只能是以“自由、平等、博爱”为时代精神的民主革命和人权运动,并由此引起社会在政治、经济、文化层面的一系列深刻变革,使人类社会迈入一个崭新的时代。现代社会所形成的一切制度、规则、意识形态、价值观念等无不肇始于那个狂飙激进的时代。

二、近代西方民主革命综览

综上所述,人类的近代史就是在“天赋人权”思想指导下的一部民主革命史,期间伴随着与专制复辟势力反复较量的艰难历程。关于这段历史中的种种复杂过程及其透露出的清晰资讯,辛灏年先生在《谁是新中国》中有详细的论证,这里不妨直接摘录原文如下:

举世最早的尼德兰民主革命,虽与反对西班牙统治的民族革命相互交织,自一五六一年革命发动到一六零九年西班牙承认荷兰独立,直至一六四八年欧洲在结束三十年战争后订立《威斯特伐利亚条约》,正式承认荷兰共和国,其间,革命与复辟反复较量的历史竟长达七十八年之久。

著名的英国民主革命,自一六四零年爆发直至一六八八年光荣革命告成,其间四十八年就曾历经三次革命与复辟的较量。一六四七年十二月,由于苏格兰和英格兰长老派密谋英王查理一世复辟,而引爆第二次国内战争。只因复辟派被克伦威尔战败,才使第一次复辟图谋未遂。一六四九年英王查理一世被处死后,苏格兰保王党及其势力欲拥立查理二世为国王的复辟企图,又因一六五一年克伦威尔征服苏格兰并将之并入英国,而使得二度复辟未果。第三次是在克伦威尔死后两年:一六六零年四月,因保王党蒙克与查理二世谈判成功而发表“布雷达宣言”,查理二世当上英国国王,斯图亚特王朝遂宣布复辟。复辟历经查理二世和詹拇世二世长达二十八年的腐败统治,直至被光荣革命推倒,英国才在王冠下,更在革命的逼迫下,诞生了举世闻名的新政体,并从此由“君主宪政”而走上了“虚君共和”的道路。所以,孙中山先生指欧洲各国的君主宪政乃为“革命之所赐”,也就言之不虚。

民主革命爆发后,迭呈革命与复辟反复较量者,以法国为最。法国民主革命自一七八九年七月十四日巴黎人民攻占巴士底狱,直至一八七五年法国人民承继法兰西共和国国统,承认法兰西第一共和国宪法,确立共和国体,成立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前后八十六年,革命与复辟的反复较量可谓连续不断,异常复杂和激烈。如果说罗伯斯庇尔之死,标志着立宪派的得手,拿破仑的滑铁庐之败,则带来了波庞王朝复辟的成功。一八三零年的革命虽然埋葬了力图全面复辟君主专制制度的波庞王朝,但是,路易·菲立普所建立的七月王朝却依然猖行专制复辟达十八年之久。一八四八年的革命虽然战胜了复辟的七月王朝,建立了法兰西第二共和国,然而,路易·波拿巴却于民主共和之中,“加演”专制复辟之为,并终于将法兰西“第二共和国”更名为法兰西“第二帝国”,他自己也因此而从总统变成了皇帝。若不是色当一役既使法国惨败,又使路易·波拿巴的帝国一朝覆亡,则第三共和国的建立,尤其是法国民主制度的最终确认和确立,尚不知还有几波几折。

尼德兰、英国、法国如是,但凡爆发过民主革命、推翻过专制王朝、建立了民主政体的国家亦莫不如斯。一八一零年爆发的西班牙民主革命,虽然诞生了著名的“一八一二年宪法”,其始亦与反对法国侵略的民族革命交炽一炉,但是由于拿破仑在欧洲的失败和欧洲国际专制势力的粗暴干涉,亦使革命力量与王室复辟势力历经五次反复较量,时长六十四年之久,直至一八七四年,才以波庞家的阿尔丰斯十二实行两党议会制度、建立君主立宪国家为终。

深受西班牙革命和西班牙一八一二年宪法影响的葡萄牙,于一八二零年爆发革命后,由国王若奥之子唐·米格尔所代表的专制势力,就曾发动三次复辟。虽然一败两胜,胜也短命,却为葡萄牙民主革命留下了革命与复辟一再较量的痛苦经历。

十九世纪欧洲荷、英、法、西、葡等主要国家如是,二十世纪的德国和俄国,包括东亚诸落后国家,就更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展开了革命与复辟之更加痛苦和更加艰难的较量历程。德国虽然迟至一八七一年才建立了统一的德意志帝国,并且威风一时,但它在第一次大战中的失败,却导致了第二帝国的迅疾败亡和德国民主派的轻易成功。一九一九年由德国社会民主工党亚伯特派建立的魏玛共和国,转瞬之间便迎来了专制势力的疯狂反扑。意在德意志复辟帝国的卡普暴动固然为民主力量所迅速击败,但是,由希特勒所代表的新型专制复辟势力虽然不再公开号召重建帝国,归复君主专制,但他在国家社会主义招牌下,由要求强化中央集权而成为欧洲最大独裁者的发迹之路,却在实质上将德国完全复辟成了一个极权统治的专制帝国,即“第三帝国”,从而又敷演出了一幕帝国兴亡的历史悲喜剧。

无独有偶的是,早在希特勒于德国打着国家社会主义招牌,以逞专制复辟之前,列宁已在欧洲最落后的俄国,于二月民主革命推翻沙皇之后,复“以革命的名义”(列宁语)推倒了二月民主革命的成果,重建了俄国专制制度。十月革命对于二月革命背叛的本质,便是“以革命的名义”反扑民主革命,直至达到专制复辟的成功,并从此敷演了一场长达七十余年专制复辟的巨大历史悲剧。今天,即便是前苏联已经于一九九一年一朝崩垮,但一部分“人还在,心未死”的俄共党人,其复辟的愿望却并没有死绝。(以上摘自《谁是新中国》,引言,第一章,三,民主革命与专制复辟的反复较量。)

可见,历史的现实和逻辑都清晰的表明,所谓的共产主义革命理论是在混乱逻辑线索的主导下,以错误历史阶段的划分为依据,对历史主题做出的一种荒谬式的理解与狂热式的幻想,是个空洞之物,更由于其宣导暴力夺权,因此,在现实中,共产革命理论只能为旧时代的改朝换代运动提供口号上的鼓惑与行为上的煽动,成为工业文明、民主革命时期旧贵族、旧势力以及阴谋野心家夺取政权、复辟专制政体的唯一可能借鉴的形式,而这一可能恰恰构成了20世纪共产主义运动全部可辩的清晰历史。20世纪的共产主义国家无不建立起了一套历史上最严密的政教合一的专制制度,实行极权和红色恐怖!此类史实不在此赘述!

三、共产革命对近现代中国历史主题的篡改及对中国民主进程的破坏

很显然,19世纪后半页,古老的中华民族在世界民主革命大潮的影响下,也开始了政治制度转型的艰难尝试,中国近现代史的主题脱离不了世界史的大主题,至20世纪初,孙中山先生领导的中国民主革命建立了东亚第一个共和国,正是踏出了这个时代最强的足音!然而,在西方民主革命的洪流中找不到出路的马列之共产主义思想也正在此时悄悄登陆我们这个古老的东方大国,开始对中华民族进行有史以来最残酷最严重的破坏。

辛亥革命是中国近现代史上一次真正的民主革命,革命的目的不是为了建立革命党(国民党)一党独霸政权的专制体制,而是要建立实现民权的共和体制,孙中山、蒋介石一生的辛苦奔走、斗争都是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然而马列的阶级斗争学说及共产主义革命运动却从根本上颠覆了这一切,扭曲中国近现代史的全部内容,它们以煽动流氓无产者起义的暴力革命手段扼杀了东亚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在中国建立了历史上最黑暗最残暴的共产主义专制政权,建政后屠杀中华儿女近8千万,全面毁灭了传承五千年的优秀民族文化。更可恶的是中国共产党用马列主义对十亿中华子民进行了思想上的清洗及思维程式上的刷新,使之近乎全部成为标准化产品般的马列子孙,今天的很多中国人依然很自觉的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区别来为共产党建立的政权做理论上的辩护,很小心地警惕着西方资产阶级政府对“我们”(共产党偷换了的概念)的“和平演变”策略,很自豪地谈论著“中国革命”(共产革命偷换了的概念)的丰功伟绩,很忠心地钦佩着毛泽东的“雄才大略”,也更是很敏感地自觉抵制着形形色色的“反革命”宣传与“腐蚀”,这一切无不拜共产革命谬说之所赐。

值得警醒的是,共产党在中国搞共产革命却借助的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形式,打着中国民主革命的旗帜,呼喊的口号是要建立民主共和国,尊孙中山先生为国父,要继承中山先生的遗志。1999年大陆汕头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一本60多年前《新华日报》《解放日报》的社论选,书名叫《历史的先声》,副标题为“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该书收录的文章大多是共产党的领袖人物及党内知名学者亲自执笔撰写的,文章内容几乎是一致的争取自由民主,反对独裁专制,宣导天赋人权,呼吁实现普选。让我们简单的摘录一些文章标题,《不能因为国民程度不高而拒绝民主,应该用民主政治教育人民》、《有人民自由才有国家自由》、《民主的才是合法的》、《每一个在中国的美国兵都应当成为民主的活广告》、《论英美的民主精神》、《中国人民早就有实现民主政治的准备》、《争民主是全国人民的事情》、《言论自由与民主》、《平民人身自由是政治民主的尺规》、《民主是发展生产的暖室》、《民主主义是生命的活力》、《要民主才能解决问题》、《人民文化水准低,就不能实行民选吗?》、《学校要做民主的堡垒》、《一党独裁,遍地是灾!》、《结束一党党治国才有民主可言》、《民主的正轨:毫无保留地还政于民》、《一党专政是反民主的,共产党绝不搞一党专政》……等等。这些口号、宣传、呐喊无一不是为民主革命造声势、推波澜,也就是说中国近现代史的主题无可置疑的应当归属于民主革命,那么在这个大潮中要想争得民心,获得舆论上的支持,就得首先张扬起民主革命这面大旗,即使你有别的目的与实质,但外表上必须得借助民主革命的形式。马列传入中国的共产革命正是忠实地履行了这一骗术,以民主革命华丽的外衣迷惑了当时正处于民主探索阶段、对民主为何物尚无感性经验的广大中国民众,借助抗日战争的国难,及抗战胜利后国内的各种矛盾危机不断激化的乱局,乘乱而起,混水摸鱼,领导了一场工业化时期的农民战争,最终颠覆了中华民国政府,打断了中国正常的民主化进程。

在利用民主革命的历史大潮,颠覆民主革命建立了与民主为敌的共产政权后,中共又创造两个新名词,新民主主义和旧民主主义,为自己的共产革命寻求历史合法性依据。中共将民主革命一分为二,将孙中山、蒋介石领导的真正的民主革命称为旧民主主义,把中共的共产革命则标榜为新民主主义。

所谓的新民主主义与旧民主主义本是民主与专政的区别,本是对民主革命的反动与污蔑,但是在中共使用阶级斗争学说,使用民主与专政的统一论进行包装后,二者的关系竟被堂而皇之地转换为先进阶级搞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与落后剥削阶级搞的旧民主主义革命的区别,今天的大陆中国人,所受专制独裁的戕害大概已经超过了人类历史上所有专制政权的迫害记录的总和,然而,却有多少人能懂得所谓的“新民主主义”与“旧民主主义”的真正本质区别,有多少人懂得“中华民国”和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真正本质区别中国近现代历史主题由旧民主主义转向新民主主义,再由新民主主义转向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多么冠冕堂皇的说辞,多么荒谬可笑的逻辑,对中华民族而言,却又是多么悲惨绝伦的沉痛历史和现实!

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循着这么一条荒谬的逻辑线索,把实质为农业文明时期改朝换代的农民暴动理论改头换面为工业文明时期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把民主革命偷换概念转换为共产革命,挟夹着一股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邪恶与暴虐的恐怖力量,堂而皇之地蹿上了历史正剧的舞台,用暴力把所有主角都赶下台去,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幕人类历史上最血腥的恐怖剧!而不幸的是,这出悲剧的中心舞台正在我们中华民族!(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5-23 8: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