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老妇为女儿生意做担保 房子被收走

养老金生活的澳洲老妇弗拉纳根(Carolyn Flanagan)。(视频截图)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5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郑煦婷澳洲墨尔本编译报导)一位靠养老金生活的澳洲老妇因为女儿失败的生意做担保人房子银行收走,险些变得无家可归。

从本周一至6月1日,调查银行、退休金和金融服务业不当行为的澳洲皇家委员会的第三轮公开听证会在墨尔本举行。

该委员会听闻,2010年,新州的弗拉纳根(Carolyn Flanagan)同意为女儿及其伴侣的一个生意做担保人,但后来生意失败,她女儿拖欠了还款,Westpac(西太平洋银行)准备卖掉弗拉纳根的住宅,因此试图将她驱逐出房子

因为一系列健康问题,弗拉纳根无法来到墨尔本,通过视频通话从悉尼参加了听证会。

这位老人患有癌症、青光眼、骨质疏松和胰腺炎等,因为刚做完手术移除喉咙和舌头上的肿瘤,难以正常说话,且几近失明。

她告诉委员会说,她隐约记得2010年被女儿带到Westpac的一家支行。 “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坐在一个办公室里。他们不得不把合同读给我听,并指给我在哪里签字。”

在2013年,银行试图将她赶出房子时,她向新州的法律援助中心(Legal Aid)求助。澳洲金融监管服务局(Financial Ombudsman Service Australia)处理了此案,但结果对Westpac银行有利。

这一争议进一步升级,最终Westpac银行的困难援助部门对此进行了调查,银行同意让弗拉纳根在其房子里住到离世。

在她死后,银行将卖掉这一房产,以收回其17万澳元的贷款。

Westpac称,弗拉纳根的律师当时看过了合同文件,意味着她已经得到了独立的法律意见。

然而弗拉纳根称,不认为自己得到了法律建议。“我都记不得了,只记得桌子对面坐着一男一女。如果我被告知应获得法律意见,我一定会直接联系法律援助中心的。”

但她也承认,无论如何,她都会给女儿做担保。“我会为她签任何东西。”“如果你不能帮助自己的孩子,还能帮谁呢?”

来自新州法律援助中心、代表弗拉纳根的贝格拉瑞(Dana Beiglari)说,在这样的案件中,她的客户们“通常对签署担保合同时的情况的记忆很有限”。

“很多时候,因为子女已经完成了大部分准备工作,并已经与银行或贷款经纪人完成了文书工作。”“几乎我遇到的所有案件中,客户都不懂他们签订的财务安排中的细节。”

Westpac银行的主管威尔士(Alistair Welsh)说,从技术上来讲,他们对这件事的处理没有问题,但如果他们在早些时候批准弗拉纳根的困难援助申请,可能更好。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