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生意艰难?纽约华裔出租车司机失踪12天

妻子患癌经济压力如山 亲友忧心想不开 工友:网络打车冲击出租车业 生意艰难

在记者会上,当记者问参加集会的司机们,谁现在在经历经济困难时,大部分司机都举起了手。(王新一/大纪元)
人气: 1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5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王新一纽约报导)“我大概是(亲友里)最后一个看到他的人。”失踪出租车司机曹耀明的多年好友、同为出租车司机的郑先生向大纪元说,“他那时脸色很难看,非常难看。他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已经一无所有’,第二句话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曹耀明的照片。
曹耀明的照片。(纽约警局 )

从11日至今天(23日),56岁的缅甸华侨出租车司机曹耀明(Yumain Kenny Chow)已经失踪12天。“我几乎每天都给警局打电话,现在没有一点消息。”曹耀明的大哥曹耀均(Richard Chow)眼睛发红,对记者说。

失踪的缅甸出租车司机曹耀明(Yumain Kenny Chow)的大哥曹耀均,举着弟弟的照片。
失踪的缅甸出租车司机曹耀明(Yumain Kenny Chow)的大哥曹耀均,举着弟弟的照片。(王新一/大纪元)

曹耀明失踪当晚,妻子见平时准时9点回家的他,到10点还不见踪影,便通知了大哥曹耀均。而曹耀均打遍亲友电话无果,便通过联系出租车上的GPS定位公司,当晚在曼哈顿86街和东端大道(East End Avenue)交汇处,找到了弟弟的车。但是车上却没有人。曹耀均说:“我和朋友找遍了附近的公园也没有人。”

停车的地方距离东河只有几步之遥,想到曹耀明近期的困境,亲友不免有了最坏的担忧。

如果说,在Uber等网约车的冲击下,纽约的出租司机们已经在经历一场经济上的暴风雪的话,那么曹耀明家里的情况无疑是雪上加霜。曹耀明身负着七年前购买出租牌照未还清的70万美元债务,每月偿还3,500美元,房子贷款每月要付两千多。而去年10月,曹耀明的妻子被检查出四期肠癌,21岁的女儿现在还在上大学。郑先生说:“他全部的压力都挤在一堆啊。”

曹耀明失踪的那个周五(11日)早上9点左右,郑先生和往常一样开着出租到拉瓜迪亚机场(LaGuardia)排队等客人,不一会儿,他看到老友曹耀明也来了,“他的车就停在了我前面的地方,我就过去打个招呼。”郑先生看到曹耀明有些绝望的表情后,还安慰了他几句。

当时曹耀明的气球贷(balloon loan,整个还贷期间,只还利息不还本金,到期后一次性还本金)马上到期,一年前,在他购买牌照的梅尔罗斯信用社(Melrose Credit Union)的要求下,曹耀明把房子抵押给了这家公司,他的妻子也签了字,如果曹耀明没能还上钱,他的妻子要替他还,房子也会被收走,不然高价买来的出租牌照就会被没收。

郑先生说:“我当时跟他说,纵使牌照没收的话也没关系,你可以改开Uber,没有绝路,天无绝人之路。大不了把牌照还给他们,保住房子。”曹耀明1987年来到美国,他最开始在华埠餐厅工作,与郑先生是同事。之后,曹耀明去珠宝店打工,珠宝店关门后,他从2010年开始做出租司机,贷款买下牌照,原计划用到退休,有个稳定的工作,却赶上了纽约出租生意最艰难的时期。

网络打车冲击出租车业 生意难做

常和曹耀明一起在拉瓜迪亚机场等客人的出租司机黄先生告诉大纪元,在Uber等网络打车公司入驻前,他们大约一天能挣到400块钱跑不掉,现在挣300多都难。

同为缅甸华侨的黄先生说,与Uber相比,出租车处处受限。“现在不好做了,我们客人上车只能按表计价,Uber可以根据天气、交通调价钱,像大风大雪那天,他要客人120块钱,我要了客人120块钱明天就完蛋了。”此外,黄先生说,TLC规定出租车司机每五年必须要换新车,而Uber却不用。出租车每两年,还要交1,650美元的牌照费。

记者询问警方调查进展,得到的回复是“失踪人士还未找到”。警方表示,曹耀明身高5呎6吋,体重约140磅,棕色眼睛,黑发,失踪时穿白色T恤和卡其色裤子。有线索的民众可电话联系曹耀均(917-690-5565)或贝赛111分局(718-279-5200)。

曹耀均说,为了养家活口,弟弟每天工作14个小时,每周七天上班。郑先生叹道:“他真的很认真、很努力地撑了好几年,就这么熬着,现在可能实在熬不下去了。”◇#

责任编辑:文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