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中国大学里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告密者?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处分女副教授翟桔红因言,被停职、记过、开除党籍,还会被提报注销教师资格。(维权网)

人气: 214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5月23日讯】4月25日,中国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翟桔红在课堂上向学生介绍西方政治制度时,对中共人大修宪做出了批评,结果遭学生告密。

随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中共校党委发布了对翟桔红的处罚档,声称其教学“偏离教材、教学大纲”,“错误解释我国宪法修改情况”,“妄议人大制度”,“在学生中产生了负面影响”。为此,翟桔红被校方记过、开除党籍、停止教学工作,还被提报注销教师资格,成为近年来大陆教师“因言获罪”的又一案例。

想想真是不寒而栗。一个教师为了培养学生“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在课堂上打破官方教学大纲的束缚,直抒己见秉笔直言,结果却被学生告密,关爱的拥抱换来的却是冷冰冰的匕首。

翟桔红的遭遇其实并非偶然,中国大学校园里的告密现象可以说是早已有之。从49年开始,在中共的政治高压下,中国迅速沦为告密盛行的国度。最典型的莫过于每次运动、斗争的前前后后,都会兴起揭发检举的风潮。这种毒素已经深入了当代中国畸形的传统之中,一直延续到今天,延续到文革后的大学校园中。

大家还记得吗?2005年,吉林艺术学院教师卢雪松在课堂上向学生讲述林昭——这个在毛泽东时代罕有的清醒且勇敢的女子——的故事。并且,为了使学生们有更真切的认识,她还组织他们观看了纪录片《寻找林昭的灵魂》。然而,令她没想到的是,班上竟有学生去向校方检举,称卢雪松在课堂上讲述反动内容。校方收到消息后,秘密停掉了卢雪松的课。

无独有偶。2008年11月底,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杨师群在博客上透露,因为自己在《古代汉语》课上对当今政府说了几句批评之言,班上两位女生竟去向上海市公安局和上海市教委告发,称杨师群为 “反革命”,杨先生因此遭到了有关单位的调查。

时至今日,大学生里的告密者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多了!

据曾因参与公共事务而被打压的贵州民族大学前老师曹振华披露,中央的意识形态要进课堂,要求老师在讲课的过程中、要灌输党中央的那一套意识形态,讲课的时候,也要回避意识形态的冲突。如果老师讲专业课的时候不顾及意识形态,这个学校在学生中安排的资讯员,就要向教务处举报。每一个班要有一、二个学生负责汇报班上老师的讲课、和同学中间有哪些说不同意见的学生。同时还有可能向国保、国安的人员汇报。此外,政治保卫警察也在学生中部署秘密线人,用作监视老师和学生。当时他在贵州民族大学的一个同事就做过资讯员。

去年9月因坚持从事敏感事件研究而被开除的谭松教授分析说,大学里的告密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就是在学生当中发展资讯员来举报老师。这个资讯员发展之后,他的同学、甚至辅导员都不知道。第二种情况就是那种被洗脑的学生。这种学生呢,他脑子里边已经装满了“红色浆糊”,一听到哪个老师的讲话同他受的哪个教育不对,他本能的就要去举报。

可见,不管是哪种告密者,身份都不是公开的,他们的告密行为也都是背后进行的。换句话说,任何一个老师在课堂上上课时,底下坐着的学生中都可能有告密者,但是他却不知道告密者究竟是谁,究竟谁会去告密。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如果他敢公开发表跟官方意识形态相左的观点,特别是批评当局和现行制度,就可能被告密,受处罚。试想,在这样邪恶的氛围中,有几个老师还敢无所顾忌的说出自己的独立观点呢?跟着官方意识形态背书自然就成了绝大多数人无可奈何的选择。这也正是告密制度所要达到的效果!

可见,大学里的告密者乃是地地道道的中共豢养并为其效力的,扼杀言论自由、对学生进行洗脑教育的鹰犬。身为年轻学子,不去追求“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反而充当这样的鹰犬,助纣为虐,不仅无耻,而且可悲。但归根结底,这些鹰犬其实也是受害者,只是尚不自知罢了。真正的罪魁祸首并不是他们,而是把他们变为鹰犬并在背后操控他们的中共。如果不是它的积极引导和长期洗脑,如果不是权势的威逼利诱,天真单纯的学生又怎会走向告密者的道路,怎会 “大义灭亲”,向自己的老师下手呢?

可以断言,只要这个邪党存在一天,大学里的告密现象就一天不会停止。翟桔红不是被告密的第一人,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人!#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8-05-23 12: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