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经济安全就是军事安全 美发起汽车国安调查

川普上任后二度采取232国家安全调查,外界预测,本轮自动发起的汽车行业调查可能比之前的钢铝调查影响更大。除汽车行业的本身影响更深远外,外国政界的压力会更猛烈,同时还会触及WTO规则本身的“安全例外”应诉。图为德国产汽车大众准备装运。(PATRIK STOLLARZ/AFP/Getty Images)
人气: 349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5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川普(特朗普)政府周三发起针对进口汽车和零部件的国家安全调查。

周三(5月23日)早上,川普发推文说,将给美国汽车行业工人带来重大消息,到稍晚传出美商务部发起232国家安全调查。

这是川普上任后、第二度采取232国家安全调查,外界预测,汽车行业关税可能比之前的钢铝关税影响更大。除汽车行业的本身影响更深远外,外国政界的压力会更大,同时涉及WTO规则本身的“安全例外”的裁判。

美商务部长谈调查:经济安全就是军事安全

美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表示,232调查将确定进口汽车的“贸易滥用策略(abuse of trade tactics)”是否损害美国。

周三,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指示商务部长就进口汽车依据国家安全232条款发起调查。当天稍晚,商务部公告称,将展开232调查,20多年来进口汽车激增是否“削弱”美国经济、从而“损害”国家安全。

经济安全就是军事安全。没有经济安全,你就不能有军事安全,”罗斯周四(5月24日)接受财经媒体CNBC采访时说。

“国家安全的广义包括经济、就业以及其它多种事宜。”他说。

过去20年来,美国乘用车的进口份额从32%增长到48%。与此对应的是,1990年到2017年间,美国汽车生产行业就业人数下降22%。美国产汽车在全球汽车研发的比重只有20%,美汽车零部件生产商只占7%。

“每年有800万辆汽车进口到美国,”罗斯说。“大量进口、而出口呈相反走势的部分原因是,我们在汽车和汽车零部件上只有2.5%的关税。”

他说不责怪外国,“他们只是做了对他们最有利的事,蠢的是我们自己走进极低(关税)的箱子。”

根据商务部周三发出的公告,“汽车制造一直是美国技术创新的重要来源。调查将考虑国内汽车和汽车零部件生产下滑是否会威胁到美国国内经济,包括对研发、技术工人的潜在影响,覆盖自动驾驶汽车、燃料电池、电动车的工作电机和存储方面的研发、先进制造工艺和其它尖端技术领域。”

商务部会很快发布通知、召开听证会,听取企业和公众意见。

根据美商务部2017年的数据,在乘用车上面,墨西哥是美国乘用车的最大出口国(24%),其次是加拿大(22%)、日本(21%)、德国(11%)和韩国(8%)。

川普两周前曾向全球大型汽车商透风拟征关税

对进口汽车拟征关税的想法,川普最早在两周前(11日)跟全球大型汽车制造商进行闭门会议时准确透露。当时,他提议说,对进口汽车征收20%的关税,同时降低奥巴马时期的汽车尾气排放标准。

在会议开始时,他更敦促这些全球汽车大制造商在美国生产更多的汽车,表示他们应该“在这里建造并将它们运往海外”。

同时,川普还强调,去年通过的税法有助于这些公司在美境内增加汽车生产。

其实,在过去的多个公开场合上,川普均指出,进口汽车关税不公平,并希望外国汽车制造商来美扩大建厂。

目前,根据WTO协议中的规定,除与美国有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之外,美国的进口汽车关税为2.5%,卡车进口关税为25%。

今年早些时候,川普还表达过要对欧洲进口汽车征收关税的意图。在美国推出钢铝关税政策之后,川普表示,如果欧盟采取报复措施,那么美国将考虑对来自欧洲的进口汽车征收关税。

汽车协会负责人:会推高汽车价格

对商务部发起对汽车的232调查,位于华盛顿的全球汽车制造商协会负责人博兹拉(John Bozzella)表示,此举会推高汽车价格。该协会旗下包括各大国际汽车制造商。

“美国汽车业正在蓬勃发展。13家、很快就14家公司去年在美国生产了近1,200万辆汽车和卡车。据我们所知,没有(汽车公司)要求这种保护。这必然导致美国汽车和卡车的选择更少、价格更高,”他在周四公布的一份声明中说。

2017年,国外汽车制造商在美国生产510多万辆汽车和卡车,接近全美轻型汽车生产的一半。

美国汽车工业主要集中在密歇根州和俄亥俄州。因美国国内汽车制造商之前将大量生产迁到墨西哥,国内汽车制造商也担心川普政府正在谈判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会修改原产地规则、而迫使他们调整现行商业计划,改迁回美。

周四,日本丰田汽车美股下跌,福特和通用汽车股票上涨。

什么是232调查?有何依据?

美国1962年贸易扩张法第232条规定是基于“国家安全产业基础规则”(National Security Industrial Base Regulations)(15 C.F.R. §§700-709)设定,将就特定产品进口是否影响美国国家安全进行调查与认定。

如果认定进口产品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总统具有对该产品进口采取调整措施的裁量权,可能采取的措施包括提高关税、设定配额或采取其它非贸易措施(如研发补助等)。

因“第232条款”赋予美国商务部对于进口产品是否威胁美国国家安全进行调查,而美国总统可以依商务部的建议采取贸易或其它手段来确保国家安全,所以“232条款”又被称为“国安调查”条款。

美国商务部在1980年后至今依据“232条款”调查过15起案件,在川普之前,尚未有总统采取贸易制裁措施的先例。

去年4月,川普签署备忘录,要求商务部发起钢铝制品的“232调查”,即对进口钢材和铝产品是否威胁美国国家安全进行调查。

经过9个月调查后,商务部在今年1月提交调查报告,请总统川普定夺最终关税制裁决定。

3月,川普依据美国《1962年贸易扩张法》第232条,决定对所有进口美国的钢铁制品增加25%的关税、铝制品增加10%的关税。

在钢铝关税生效后,迄今美国有20家工厂开放或重新开放运营,商务部长罗斯表示,这说明追加关税正在产生预期效果。

美国家安全条款的WTO规则之争

美232条款是否违反WTO规则一直是争论的焦点。

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Hiroshige Seko)表示,日本将继续提醒美方,任何贸易措施都必须符合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定。

德国行业组织协会表示,美国的汽车关税将是“对我们经济关系的另一次严重打击”。

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卡泰宁(Jyrki Katainen)表示,这显然违反WTO贸易规则。同时,他也表示,这是听说,在实践中还有很长的一段路。“我们不希望进一步将问题复杂化,我们想要寻求公平的解决方案。”

WTO规定有设置例外条款,也就是在某些情况下,WTO的会员国可以不遵守WTO的规范,而其中一项就是《关贸总协定(GATT)》第21条规定的“安全例外”。

安全例外在WTO的争端解决机制中的案例较少,1996年,欧盟曾经就美国扩大对古巴禁运制裁的《荷姆斯-伯顿法案》(Helms-Burton Act),向WTO争端解决机制提出控诉。

当时美国主张,《荷姆斯-伯顿法案》依据GATT第21条的安全例外,可以排除适用WTO的原则,而安全例外处理的国家安全保障属于政治问题,并非WTO争端处理的范围,因此争端解决小组无权认定美国通过该法案是否属于美国国家安全利益的范畴,也就是直接排除争端解决小组实质审查案件的空间。

最后,美国与欧盟达成和解,该案也就没有继续审查,使得“安全例外条款”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中仍然没有先例。

去年卡塔尔(Qatar)曾在WTO提出就沙特阿拉伯、巴林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对其经济制裁的案件进行咨商,这三个国家称其制裁是基于“安全例外条款”,但因卡塔尔还没正式向WTO提出争端解决审查,所以暂时不知道后续是否会涉及“安全例外”的争议。

迄今,欧盟、日本、中共以就钢、铝关税案将美国告上WTO争端解决机制,后续WTO对“安全例外”的解读料牵动多方神经。而接踵而来的汽车232调查,因为直接涉及消费品,所以引发的后续效应可能会比钢、铝关税更大,也更难处理。#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5-25 4: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