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洛杉矶纪念六四 三人获颁言论自由奖

5月26日,洛杉矶视觉艺术家协会举行六四29周年纪念会,张林(中)、当知项欠(左三)、李文足(江变玲代领,右二)获颁“捍卫言论自由奖”。(徐绣惠/大纪元)
人气: 73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5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绣惠洛杉矶报导)洛杉矶视觉艺术家协会5月26日举行六四天安门事件29周年纪念会,邀请三位今年“捍卫言论自由奖”(Champion of Freedom of Speech)得主以及2013年两位获奖人子女分享他们在中国追求民主的艰辛路程,悼念六四为中国民主自由牺牲的学子,同时呼吁海外各界关注中国人权问题。

参与洛杉矶视觉艺术家协会举行的六四29周年纪念会的各族裔人士。(徐绣惠/大纪元)

视觉艺术家协会会长刘雅雅说:“勿忘六四,我们可以让中国变得更好。”现场与会近两百人点燃蜡烛默哀悼念。71岁的音乐家罗斯.奥特曼(Ross Altman)带着口琴与吉他步上讲台演唱《天安门广场》,台下不少听众与他同唱。

洛杉矶视觉艺术家协会会长刘雅雅带领众人默哀,悼念为中国民主牺牲的六四受难者。(徐绣惠/大纪元)
罗斯.奥特曼演唱自创曲《天安门广场》。(徐绣惠/大纪元)

奥特曼表示,不管经过多久,那些为了民主而发起运动,甚至牺牲生命的学生,仍让人非常激动。他说:“我笃信回忆的力量,当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希望让这个世界不要忘记,因为这不是每天发生,也不是每年发生。所以当发生的时候,这些参与者还有被他们感动的人们,我们不该让他们逝去,不该让他们就这样消失,而应该记得他们为了将民主带到世界其它地方而付出的努力。”

王全璋律师还活着吗?

代替王全璋妻子李文足领奖的金变玲提出质问,2015年“709扩大抓捕维权律师事件”中唯一生死不明、尚未结案的王全璋律师是否尚存人间?

代替王全璋妻子李文足领奖的金变玲提出疑问:“王全璋你还活着吗?”(徐绣惠/大纪元)
代替王全璋妻子李文足领奖的金变玲用英文表达疑问:“王全璋你还活着吗?”(徐绣惠/大纪元)

王全璋因曾替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和涉及多项所谓的“敏感”案件而遭中共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名逮捕,2017年2月正式起诉,但至今未开庭。其妻李文足在王全璋失踪一千天后从北京徒步至天津希冀有关当局给个说法,但遭到国保阻挠并发生冲突。

尽管无法到场领奖,李文足仍发信对国际友人的关注表示感谢。她也在德国首相默克尔访华期间与其会晤,交给对方一封中英文陈情信,恳请默克尔帮她向中共确认王全璋是否还活着,如果还活着,请允许她聘请的律师能够见到王全璋。

王全璋自2015年7月“被失踪”至今超过1050天,家属和代理律师一直不被允许与他会面,外界迄今无法知道其生死。中共不但拒绝提供任何他的相关资讯,还打压与监控李文足。她在北京租房也受打扰,房东多次表示有压力,希望李文足搬家,连其年幼的儿子缴了学费后,也遭学校拒收上学。

近三年来,李文足在非正常程序下遭员警捉进派出所八次以上。协助王全璋抗辩的律师们也面临吊销执照、被捉捕等危机。连李文足要存钱时,都要签署“自愿为王全璋存钱”字条。

同样身为709事件的律师亲属、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说:“我很担心她,因为我自己也经历过这样没有消息的煎熬,日子是很难很难过的,还要扶养孩子,他们孩子很小……”

金变玲表示,李文足是一个很勇敢的人,在众人的关注与支持下,她不会停下脚步;希望中共当局尽快出面说明王全璋现况。

张林:人要有信仰,生命才会有意义

言论自由奖得奖者张林表示,1989年的民主运动并不只局限在北京,当时中国许多城市的大学生都参与响应。人在安徽的张林也组织了两百多人,希望阻止军队进入北京镇压学生,当时中共中央是从四川、内蒙古等地调动部队入京,没有经过安徽。数十万军人在天安门广场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展开镇压,据他所知,至少有一万人死于六四天安门事件

从事中国民主运动三十多年的张林认为,要在中国推行民主自由很困难,因为在中国没有宗教自由,失去信仰后,人们唯利是图。他说:“共产党极端愚蠢,让人们贫穷、不幸,但在追逐眼前利益时,人们往往都是盲目的。”

张林认为中国人并没有像中共对外界所宣称的都富裕起来,因为大量的工人、农民工在城市生活十几年,每日除了工作之外,连大街都没去过,当失去青春,没有劳动力后,依然得回到农村;还有一小部分中产阶级,尽管生活小康,但却也时刻担心政策变更、政府强拆、强抢。

当知项欠:中国的资讯从来不透明

因拍摄《不再恐惧》而遭中共以煽动分裂国家罪名罗织入狱的藏人当知项欠(Dhondup Wangchen)说:“没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藏族人被迫害,没有人知道天安门广场上到底有多少牺牲者,因为中国的资讯从来不透明。”

当知项欠表示,西藏非常贫穷,藏民受到高度监控,无论是要去拉萨朝拜或到其它地区都需要获得许可,西藏人完全没有人身自由可言。他因拍摄2008年中国奥运期间西藏人民真实的生活情形而被抓捕,“中共荒唐虚假的宣传激发我们要揭开事实的真相,《不再恐惧》讲述的是西藏人民真正的愿望。”

朱虞夫缴交15年养老保险金遭没收

2013年“捍卫言论自由奖”获奖者朱虞夫的女儿朱利代替父亲领奖并发表感言。朱利与“六四”同龄,今年29岁,她曾长达七年没见过父亲,失去所有联系。

朱利表示,她父亲为了追求自由民主传播理念,积极组织并参与推动各类活动,为此三次入狱,坐牢时间累积达十六年。朱虞夫最后一次入狱是因发表:“是时候了,中国人!是时候了。广场是大家的,脚是自己的。是时候用脚去广场做出选择……”这首小诗《是时候了》在网络上引起热议,朱虞夫本人也因此坐牢。

今年3月4日朱虞夫正式出狱。朱利说,原先皮肤黝黑的父亲,因长期被关押,又不可以外出放风,所以身体变得浮肿、苍白;出狱后仍遭严格监控,身体状况非常差,前阵子骑电瓶车遭撞,至今都无法入院就医,缺乏妥善的医疗照护。

朱虞夫于中国生活现况。(朱利提供)

朱利表示,母亲替父亲缴纳了15年10个月份的养老保险金,原应60岁即可领取,但今年已满65周岁的朱虞夫却因“是个罪犯”,所以不但没有保险福利,过去缴纳的所有经费也都一笔勾销,几次申诉毫无结果。她目前最大的盼望就是父亲能早日来到美国接受治疗,让他在自由的环境下,发挥长处,让他的理想早日实现。

太湖卫士仍遭24小时监控

因关注太湖污染于2005年获得“中国十大民间环保杰出人物”称号的吴立红,2007年遭当局捏造罪名判刑3年。他出狱后仍被严密监控,多年来申办护照,但始终无法成功。吴立红于2013年获“捍卫言论自由奖”,但因护照问题受阻未能出席。

他的女儿吴韵蕾表示,一开始当局还会编造各种理由来拒绝吴立红,到最后“国保”直接告诉她的父亲:“我们不能给你护照。”

吴韵蕾说,一直以来父亲就只有一个愿望:治理太湖,还一片青山绿水给当地老百姓;为什么父亲要受到迫害呢?◇#

责任编辑:孟文澜

评论
2018-05-29 3: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