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天韵:中国妇女为何向默克尔求助?

5月24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北京会见了“709”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推特图片)

人气: 310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5月28日讯】5月24日晚,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与正在北京访问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会面。李文足向默克尔递信、恳请她帮助向中共确认王全璋的情况。她表示,如果丈夫还活着,希望允许自己聘请的律师与其见面。5月23日,高智晟律师的女儿耿格向默克尔发出求助信,请求她伸出援手。

中国人向德国人求助,这令人心酸。因为她们的亲人在自己的祖国“失踪”了!因为法治的大门向他们紧闭。

高智晟有着“良心律师”的美誉,一直尽力帮助弱势群体、为法轮功学员呐喊鸣冤。他因而受到中共的残酷迫害,历经绑架、酷刑、冤狱和软禁。去年8月,他在老家失踪,至今已有280多天。家属和律师都在寻找,但是几地的公安局都不予接待,还经常改口,目前称不知其下落。

王全璋律师自2015年7月“被失踪”至今超过一千零五十天,生死不明。官方拒绝提供任何消息,反而持续打压他的家人。李文足饱受骚扰、恐吓,年幼的儿子无法正常上学。

欲问中国的人权状况,仅此两例就足以说明问题。从两位律师代理过的敏感案件,可知暴政对法轮功修炼者、宗教人士、正义记者等普通民众的迫害。从两位律师自身的遭遇,又可知中共法治的荒谬和颠倒善恶。从李文足、耿和及耿格的呼吁中,更可知当局的无情与残忍。非法地抓走了你的亲人,还不允许你“乱说乱动”,就是要把人往绝路上逼。更丑陋的是,官媒的镜头里,只有“盛世的和谐美景”。

2016年9月22日,德国驻华使馆在北京举办庆祝“德国统一日”酒会,除多国驻华使节外,受邀的还有多位持不同政见者、维权律师等人。期间,德国驻华大使Michael Clauss向“709”案的代理律师询问了被捕者及其家属的现状。北京人权活动家胡佳受访时说,德国外交官非常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一进入大使馆,就有一种自由的感觉。”

2016年12月19日,德国、瑞典、瑞士和荷兰的驻华使馆人权官员,来到河南省信阳市罗山县彭庄村,探望江天勇律师的父母。当时,江天勇下落不明,欧盟官员表达关切,并表示将发言声援和营救。离开前,他们与两位老人合影。

再说个远一点的例子。文化大革命后期,路透社的社长访问中国,向周恩来提起,想会见民国时期受聘于该社的赵敏恒。周恩来派人打听,告知:赵已死去。赵敏恒是怎么死的?这位1949年决定留守大陆的著名记者,在“肃反”运动中被打成“间谍”,在冤案澄清后仍被判刑8年,最后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劳改矿山。

故事并未结束。上个世纪90年代,路透社驻中国首席代表白尔杰亲自到访赵敏恒家里慰问,向赵的独子赵维承赠送了两千英镑。他说,这是受路透社远东司人事部长的委托,款项来自新闻社的基金,专为社员的家属解决困难。

外国人的义气、念旧,反衬著现当代中国的无边苦难。满怀豪情的文化精英,成了红色风暴里的冤魂。善良正直的中国人,被“维稳”机器践踏、侮辱,无路可走。提供法律援助的专业人才,反被恶法惩罚、身陷囹圄。当亲人呼喊:“让他回家”时,那个自诩为“母亲”的“党”在做什么?它仍然在编织虚幻的春风。

当路透社代表握住了赵维承的手,当欧盟官员站在两位乡村老人的身旁,当中国民妇在京城向外国首脑呈上浸满泪与痛的信,激荡在当事人心头的,会是怎样复杂的情感?#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5-28 3: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