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孙茜案11名律师被逼退 原大陆法官揭黑幕

孙茜(右)出席浙商创投杯2012春季高尔夫邀请赛 ,获颁女子“总杆季军”。(网路照片)

人气: 237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5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陈汉、周慧心采访报导)加拿大籍商人孙茜去年2月在北京家中突遭抓捕,被关押期间其名下资产被丈夫侵夺,家属聘请的13名律师中11名因司法部门的施压,被迫退出代理。目前新聘任的2名律师也陆续受到压力。过去一年多来,孙茜的遭遇引起加拿大民众、政要、媒体以及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孙茜是北京利德曼生物化学公司的创始人,2007年获加拿大国籍,2012年和2016年登上胡润中国富豪榜,身家35亿。孙茜虽然事业成功,但由于操劳过度,身体严重透支,患上了忧郁症、肝坏死、心悸、心脏骤停等疾病,经多方医治,都没有明显效果。在2014年,年近半百的孙茜开始学炼法轮功,她的身体很快恢复健康,人也从此开朗起来,事业、生活都沐浴在阳光下。

2017年2月19日,孙茜正在家中与表妹聊天,警方突然闯入,进行抄家,搜出法轮功相关书籍后,将她抓捕,罪名是“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刑法第300条)。

孙茜的妹妹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介绍说,孙茜在被关押期间,一个亲戚发现孙茜持有上市公司的法人股突然出现变更。“我姐持有上市公司30%多的股份,这个法人股的80%是我姐公司名下,另外20%是她丈夫的。在我姐被关押期间,她的丈夫通过伪造我姐的签名,把法人改到他本人名下,另外把80%的股份变成他的。”

法庭走过场 不听话律师被逼退

这一年多来,他们共请了13位律师替孙茜辩护,除了2位感到压力自行退出外,其他9位接连受到中共司法机关没收律师执照的要挟,被迫退出代理。

“最近我们聘请的2位律师,接受委托已经一个月了,一直都比较低调,会见我姐、阅卷呀,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这次庭前会议后,他们马上接到电话。”她说:“一位律师接到司法厅电话说要约谈。另一位也接到电话问他的情况。我认为是因为开了庭前会议之后,这个法官可能觉得有威胁了,所以要给他们施压。”

一位被逼退的代理律师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他代理其它维权案件就曾遭到当局的施压,“但这次要求孙茜这个案件必须终止代理。不终止,那就终止我的律师职业。”

他说:“有关监管机关不顾客户利益,指令代理律师终止代理关系,在任何一个法治国家都是不堪设想的。”他表示良心上,他要站出来说话,维护当事人的权利,但是面对巨大的压力,他无奈只能违心退出代理。

原福建宁德中级法院经济庭审判长李建峰介绍说,在中国大陆,“如果官方把当事人当作敌对势力,那么只要敌对势力满意的人,官方就不会满意,也不放心,因为它感觉这种辩护很难走过场。”

他对大纪元记者说:“当事人家属满意的律师不一定能配合他们(官方)按照写好的剧本去演戏,不会按照既定的方案去惩处当事人,这样官方的目的就很难得逞。在这种情况下,官方往往通过一些行政手段,让这些律师退出这个案例。”

李建峰表示,中共可用的行政手段有很多,律师的上级主管部门是各级司法局,司法局里有律师科、律师处等。“他们有一个很大的权力,就是对律师执照年检的审批权,如果你没有配合官方一起演戏、一起按照它的剧本去做,那司法行政部门就可能对你的年检设置关卡,甚至吊销你的执照。”

他说:“吊销律师的营业资格对律师而言,就是要了他们的命。因为他们所有的经济来源必须依托于律师执照。律师如果在没有执照的情况下进行代理活动,会被视为违法,情节严重的还会按照处罚刑罚去处理。”

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十九年,但是修炼法轮功的人不减反增。随着越来越多的迫害真相浮出水面,中共迫害元凶在海外被起诉,中共对法轮功的恐惧日深。

李建峰表示,法轮功修炼者被中共当作敌对势力对待。“因为孙茜本人是法轮功学员,在这种‘敌对势力’的情况下,任何律师参与这个案件,都会被中共看作大逆不道。”

他说:“唯有中共指派的律师中共才会放心。我指派的律师必须按照我的口径去办,那么这样的律师在整个辩护过程中是不能够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利的,也不能够监督法律的公平实施。他们只有一个职能,就是按照官方写好的剧本,共同把当事人送进监狱。”

李建峰表示,世界人权公约上强调,任何一个犯罪嫌疑人都有聘请律师为其辩护的权利,这种权利是谁都不能剥夺的。“但是中共通过行政手段,变相地剥夺了当事人为自己辩护的权利。那么具体落实在孙茜的身上,就让孙茜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按照世界人权公约对酷刑的定义,如果犯罪嫌疑人处于孤立无援的状况,本身就符合酷刑的特征,更不用说用辣椒水去灌、去喷。所以孙茜已经被酷刑是符合人权公约对酷刑的定义的。并没有任何夸大。”

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张赞宁对大纪元记者说:“官方的这个作法是跟依法治国的理念背道而驰的,这说明中国的法律是不独立的,不独立的法律是虚伪的法律。如果律师不退的话,那么709律师就是榜样。”

中共迫害法轮功无法律依据

孙茜的妹妹表示,孙茜的罪名是“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但法轮功并非×教,根据中国大陆的法律,也没有任何一条法律依据。

大陆律师李建强曾在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时表示,立法机关、司法机关均无法律文件或司法解释明确法轮功组织是×教组织。全国人大《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均未将法轮功列为×教组织。

而公安部《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中,明确的邪教组织有14个,但法轮功并未在列。

李建强律师说,据他所查证的所有关于法轮功的文件中,除江泽民和《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所发表的谈话与文字外,没有一个文件认定法轮功是×教组织。

因此刑法第300条并不适用,修炼法轮功无罪。孙茜妹妹表示,“我姐并没有违法,家属希望,不开庭就无罪释放,这是正当的要求。”

此案引起国际关注

孙茜的妹妹表示,2017年5月,加拿大驻中国大使馆派人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会见了孙茜,发现她有被施以酷刑。2017年6月、12月和今年4月13日,加拿大驻中国大使馆的领事先后三次会见孙茜的律师。

李建峰说:“孙茜是一个加拿大公民,加拿大政府按照领事保护条约,能做的也是极其有限。对所在国的法律实施,在没有形成最后的判决之前,或者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这种判决完全是一种构陷的情况下,他们所能做的极为有限。主要是了解情况,帮助他们反映一些权利保障的问题。”

他认为孙茜在这种处境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全世界有良知、有公义感的人,更多地关注孙茜,共同监督中共司法行为,从这点来看,还是有重要的意义的。所以我们要予以更多的关注。”

过去一年多来,孙茜的遭遇引起加拿大民众、政要、媒体以及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2017年12月初,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访华时曾当面向习近平、李克强提出此案。加拿大总理秘书向媒体表示:营救孙茜直至其归来!

去年6月19日,加拿大“世界小姐”林耶凡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将孙茜案作为中共迫害人权的典型案例提出。加拿大前司法部长Irwin Cotler义务担任孙茜在加拿大的法律顾问。

加拿大外交部长方慧兰,加拿大前国会人权委员会主席、国会议员Scott Reid,新民主党国会议员Cheryl Hardcastle、Michael Copper,绿党国会议员Elizabeth May,保守党国会议员Peter Kent等,以及“加拿大中国人权联盟”(Canadian Coalition on Human Rights in China)都为营救孙茜发声。Globe and Mail、CBC、City、Global TV等加拿大主流媒体纷纷做了报导。#

责任编辑:刘毅

评论
2018-05-03 6: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