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年冤狱 女子遭吉林监狱“五马分尸”酷刑

中共酷刑示意图:死人床(五马分尸)。(明慧网)

人气: 575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5月03日讯】屋里放了两张床,李知秀被按在一张床上。犯人们把她的手拉到头上方,绑到暖气管上。手和管子之间没有一点空隙,绑得死死的。她的脚被绑到另一张床上。床是两米长的军用床,她只有一米六的身高。她的手、身子、脚呈大字形绑上,被抻得直直的。

李知秀不妥协,犯人们就找来四个人把两张床拉开二三十公分的距离,然后塞进一块板子,松手后床之间的距离不变小。那个距离就是她的整个身体被五马分尸一样抻出来的。那帮人说“死不了”,关上门就出去了。

这是长春市法轮功学员李知秀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里遭受五马分尸(也叫“死人床”)摧残的一幕。

明慧网报导,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迫害后,李知秀因不放弃修炼,遭受了长达十年之久的牢狱迫害,九死一生。

2000年2月,李知秀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非法抓捕后,被拘留了十五天,并于同年12月被迫流离失所;2001年7月,在深圳被深圳莲塘分局绑架;2003年被冤判12年,被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

下面是她遭受迫害的主要经历。

深圳看守所野蛮灌食

李知秀于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获得身体健康,在家庭和社会中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却遭受不尽的苦难。

2001年7月12日中午,一群人冲进了李知秀的家,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不由分说地用衣服缠住她的头,连鞋子都不让穿就把她往外拖,强行塞进车里。

在车上,她扯下缠在她头上的衣服,看见把他们拉到的地方是深圳莲塘分局。

到分局后,一个警察把李知秀推坐在地上,用手铐把她铐到门把手上,就置之不理了,直到凌晨一两点钟才把她送到了深圳看守所。

李知秀以不报姓名和绝食来抵制对她的迫害。在她绝食一周左右的一天,警察把她叫到管教室,找来六个男死刑犯,把她放倒在地上。有按头的,有按脚的,有按手的,还有用膝盖用力顶住她的腹部的。然后,他们找来一个牛角,把尖砍掉,做成一个漏斗给她灌食。

砍掉尖的部分都是硬毛茬,把李知秀的嘴扎破了。她不往下喝,他们又找来锤子把漏斗往她的嗓子处砸,直到她憋得要窒息,才把她送回去。她嘴里被扎破了,好几天都是肿的。

李知秀一直绝食,在深圳看守所待了20天,被长春市局接回长春非法关押到铁北看守所,一个多月后又转到第三看守所。

长春第三看守所砸脚镣子

在第三看守所的时候,市局一处的李鑫涛和王姓的警察提审李知秀,她不配合回答他们的问题,他们就把本夹子和笔都甩到她脸上,并扬言让她等著把牢底坐穿。

李知秀吃不饱,睡不了觉,再加上疥疮的痛苦,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整个人就瘦脱相了。市局的人再来提审她的时候吓一跳,不敢认她了。

在一个周六有人喊李知秀提审,监室里的人都吓坏了,说周六、周日提审不是提外审就是挨打,她们都让她多穿点。她穿着一套运动服就出去了。

来的人据说叫张争震和高鹏,一见到她就说了句:“听说你还拒绝签字?”然后就狂搧她耳光子,不知打了多少下,她的脸已被打木。一个打累了,另一个过来,一个飞脚踹到她的小腹上,她被踹出很远,坐在了地上。小腹剧烈疼痛。

李知秀在看守所不穿黄马甲号服,有一天不知是哪里来人参观检查,让她应付一下穿上,她不穿。检查的人走了之后,狱警就把她和其他不穿号服的法轮功学员拉出去砸脚镣子。

酷刑演示:戴手铐脚镣。(明慧网)

她们好几个人被砸上了很重的脚镣子,再戴上手铐,用手铐和脚镣拉在一起,拉上之后坐不直、躺不下,就两头扣一头的佝偻著。他们给她们砸完了脚镣子和手铐拉在一起就像拎个东西一样的扔回号里。

手铐把手脖子的皮都卡破了,脚镣子硌着脚脖子,脚被铁吸得冰凉、疼痛。这种酷刑叫“拉大镣子”,拉上之后没法上厕所。不吃饭,就灌食;吃饭,上厕所又受侮辱。

这样的酷刑持续了一周。

吉林省女子监狱“五马分尸”

2003年,李知秀被冤判12年,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

刚入监的监区叫入监队。入监队的两个警察用两个杀人犯张立岩和姜桂芝看管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不背监规,两个杀人犯就不让她们休息,别人上床休息,却让她们在地下坐小板凳。谁不带犯人标志的,就不让家人接见、不让上饭堂吃饭。法轮功学员就绝食抵制迫害。

2005年4月27日,在老残监区,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狱政科长利剑领着一些人和老残监区的付淑萍突然闯进屋里,胳膊上缠着胶带,是准备封李知秀嘴用的。她们二话不说拖着她就走,把她拖到一个秘密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黑屋里。

她被折腾得心跳加快,手脚抽搐,她们找来大夫给她吸上氧气。

四月份的黑屋阴冷潮湿,付淑萍带着几个犹大(曾修炼过法轮功而被转化,放弃修炼的人)来转化李知秀。她不听也不睁眼睛,付淑萍就抠她的眼睛。

过了两天,看李知秀不听她们说诬蔑法轮功的内容,第三天,两人把她按在床上,骑到她身上,把她绑在“死人床”上,开始是把她的四肢绑到床上,她还是不看不听那些诬蔑法轮功的内容。

她们就穷凶极恶地对李知秀迫害升级,用两张床把她五马分尸般地绑上并抻开致极限。

因为人是悬空的,她们就在李知秀的臀部下面塞一个盆,大小便用。正好赶上她来例假,这样一抻就造成她流血不止,她一直就处于迷糊状态。

有一个犹大有点害怕了,就把绳子解开了,领着李知秀上厕所,说活动一下,可她已经没有精神和力气了。犹大把她扶到厕所,她往那一蹲,血就像尿水一样流。

犹大见状害怕了,把她扶回床上,但还是把她的脚绑上,手没绑,晚上睡觉时把手松一点绑上。

李知秀一直流血,人昏昏的,在这种情况下她们把事先准备好的“五书”(放弃修炼法轮功的内容)拿出来让她按手印,这样他们就达到了目的。

此后,李知秀在小黑屋里又被残酷迫害了十三天,致使她气若游丝,脸色惨白。

邪恶的教育监区

2007年1月,李知秀又被送到了迫害法轮功最邪恶的监区──教育监区,最邪恶的狱警曹洪和那些犹大继续对她迫害。

当时李知秀的身体状况已经不能再经受肉体酷刑迫害了,犹大就开始采用精神迫害,开始孤立她。谁要和她说话或看她一眼,就说谁没转化,就要重新对谁实行新一轮的迫害,所以几乎所有的人都远离她,甚至恨她。

有个犹大就直接对着众人说:“谁都不能搭理她,就当臭狗屎臭着她。”李知秀每天都要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和人格侮辱的苦痛折磨。

有一次,监区长张淑玲找李知秀谈话。她站的时间长了,血就顺着她的腿往下淌,棉裤都透了,也走不了了。张看她身体真的不行了,就同意给她减刑。

李知秀于2012年2月1日结束了长达十年半的被迫害回到家中。

十余年迫害 家破人亡

江氏集团发动的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给李知秀和她的亲人造成了深重的灾难。

2000年,李知秀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2001年,绑架她的时候,她的家人根本不知道。流离失所期间,她用她丈夫的身份证租的房子,被绑架之后,从房子里搜出来很多法轮功资料等。警察凭著丈夫的身份证找到了他,把他抓了起来,让他配合警察并诬蔑法轮功。他只说了这是个人信仰问题,警察就说,依据搜出来的东西足够判他七年刑。

当时李知秀丈夫的单位也不愿出面保他。后经朋友协调,领导把他保出来。

在这期间,警察多次去家里非法抄家,她丈夫一直处于恐惧担忧之中,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衰弱,后又患上了严重的肝病;在单位也经常遭到冷言冷语,承受到极限了,最终被迫在法院起诉与她离婚。后来他的身体状况更是每况愈下,最终辞去了国家公职。

李知秀的父亲也修炼法轮功,警察经常半夜去家里抓人。她母亲长期处于惊吓恐惧之中,再加上心里一直惦记女儿的生命安危,每天处于魂不守舍的状态。一天,她在上厕所时昏倒,卧床两年后离开人世。#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5-04 11: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