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联办操控香港大半书店 大律师:违基本法

学者忧控制港人思想自由 出版界:劣质文化已充斥整个社会

港台节目《铿锵集》近日揭露香港近半书局均由中联办经营,事件引起各界关注。资深大律师梁家杰质疑中联办的做法违反《基本法》。(蔡雯文/大纪元)

人气: 136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5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日前港台节目《铿锵集》报道中联办经广东新文化公司持有新文化事业(香港)发展,即是联合出版集团大股东,变相拥有本港超过一半书店,引起各界关注。有资深大律师认为中联办此举是违反《基本法》,一国两制下不干预香港的承诺。有学者批评中共试图控制港人思想及言论自由

对于香港书店、出版业被染红已不是新闻,过去已有不少传媒先后揭露,近日《铿锵集》报道“三中商”,即是拥有“三联书店”、“商务印书馆”及“中华书局”(下称“三中商”)的“联合出版集团”,幕后大老板实为中联办

传媒透过查册发现“联合出版集团”全资拥有“三中商”和天地图书合共53间分店,占全港书店数目的一半,同时拥有香港最大的发行商、印刷场及近30间出版社。

另外,查册亦发现“联合出版集团”背后大股东是“新文化事业(香港)发展”,由广州的“广东新闻化事业”持有,公司唯一股东就是中联办,经营范围包括管理在香港的新闻文化事业及物业管理等。还有一位持有一股的股东——文宏武,其人的身份神秘直到今年初获委任为中联办秘书长后,传媒才从简介得知文在2008年至2017年曾担任联合出版(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董事长、董事长兼总裁。

当传媒到广州追查“广东新闻化事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背景时,发现其报称的地址属于中联办。

周二特首林郑月娥出席行会时被问到中联办透过一些公司控制主要出版社,是否破坏“一国两制”?她称没有资料难以评论,又说中联办在香港买物业或做其它符合他们运作及工作宗旨的事,只要依法都不应该干预。

操控书店违《基本法

对于中联办控制香港书店出版业,资深大律师、公民党主席梁家杰认为中共这类霸权、威权、极权的政权,控制人民的其中一个手段就是控制人的“所见”,进而控制人的思想:“这种行为在所有的法西斯政权皆是如此。”他指中联办借其它公司之名控制香港书店出版业已违反《基本法》第22条:“中央所有省市政府皆不能染指或是干预香港特区内部事务,现在你试图透过控制香港人可以看什么书,进一步驾驭及操控香港人的思想,这不是一国两制原本的承诺,简直是走样变形。”

他说中共不仅在香港,在其它西方民主国家都进行渗透,试图操控其它国家的人民认同中共的价值观、世界观。他呼吁不仅港人,全世界的人皆应警惕。

对于美国国务院向国会提交最新一份香港政策法报告,当中批评北京淡化香港高度自治、中联办连番言行涉违《基本法》第22条。港府回应的口吻越来越像中共“促请外国政府不应以任何形式干预港内部事务”。梁家杰形容香港犹如一个水晶球,向全世界预示:“中国共产党如何对每一个国家的人民,进行渗透及精神上的影响。”国际社会也更应关注香港。

学者忧损思想言论自由

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认为,“三中商”三间书局并非单纯的书局,而是接受了“国家任务”。(蔡雯文/大纪元)

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昨日出席一网台节目时被问到此事,他认为中联办介入香港出版市场,试图控制港人的意识形态。他引用曾在三联书店工作近8年的总编辑李昕的话说,“三联要旗帜鲜明,要介入香港社会的政治矛盾,向港人传达中方立场”。吕秉权质疑,好好一间书局为何要介入香港的政治矛盾?他认为三间书局并非“纯书局”明显是接受“国家任务”,由国家机构直接操控,在香港意识形态及出版领域要“做事”。

“三中商”共有52间门市,分店遍布港九新界黄金地段,更扩展到机场、铁路站、博物馆。甚至染指一向崇尚学术和出版自由的大学、包括中大、科大、理大及城大的大学书店均由有关书局经营。

吕秉权表示很多文字工作者曾反映一些较敏感题材的书籍无法在“三中商”上架,或是被放在偏僻位置。他以中占为例,“三中商”出了不少“反占中”书籍,他认为社会应有正反的声音,让市民判断选择,而不是只有中共喉舌的声音和书籍,“这些书局个招牌全变作中联办书局,大家是否愿意去看。中联办书局会出什么书呢?中联办书局那个书的黑名单我相信会很长,它会不让你看什么书呢?”

他认为,香港出版业受到这样的垄断,思想自由及出版自由也就无从所有,洗脑也会潜移默化。“一个书局要这样介入香港的政治斗争,旗帜鲜明地去宣传国家的政策,喉舌及国家机器的意味那么浓,这对于我们香港的言论自由很大影响。”

他质疑中国共产党在港是否已经注册,抑或目前仍是“地下党”模式运作。“中联办本身另一顶帽就是中共香港工委,在香港的党的机构,它可否这样去经营呢?”他又说,中联办官员回避传媒的追问“好似见不得光”,若港府认为其合法,中联办必须公开澄清其在港任务。他又忧虑中联办插手香港出版事业,意图在历史教科书上取得话语权。

事件凸显香港沦落

本地出版社次文化堂社长彭志铭表示,中共早在六七暴动后已开始在港进行文化渗透,“三中商”各有分工,三联主要是文化书籍出版,商务出版经济书籍,中华主要出版古文书等。九七之后,有更多隐藏的出版社,连儿童、教科书皆有出版,除书店、出版,近几年更组成中资发行网,在大陆设有印刷厂,他形容是“一条龙”的服务。

今次为何《铿锵集》的报导会引起社会极大反应,他认为主要是记者更加深入的报导,令市民感到震撼。“不是中资,不仅是红色商人,原来是经过中联办管理香港出版业务,管意识形态。”至于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香港目前面对的政治气氛,中共样样插手,“原来在出版的意识形态上,已插一只脚进来,没有人知。”他说甚至在教科书上已被渗透,如近期教科书用词的争议、粤语是否是母语的问题,看到中共加大影响力。

他强调这种现象出版界早已知悉,形容中联办在港已造成垄断局面,不仅是在商业上,而是损害到香港言论、出版及思想自由,已非原有的多元化声音,变成受限制、干扰的思想。他直言香港在多方面已逐渐沦陷,包括法治、立法会议员质素,甚至特首和官员都奴才化,“现在比九七回归前更差劲,由今次事件反映出来,所以我们的反应如此大”。

彭志铭指中国共产党一贯是抓紧控制人民的意识形态,现在并不是中共加紧全面管治香港,而是以前比较不敢这么“恶形恶相”,比较含蓄一点,“现在直接摆出一付我要这样做,你都管不了我的姿态”。他说不仅是在出版业,政府的政策,连港铁马时亨都是一样,他指这种“恶形恶相”、不讲道理的劣质文化已充斥整个香港社会,如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在法庭拍照、近日大陆女子在法庭拍照、旺角行人专用区出现乱七八糟的劣质表演,他强调这些劣质文化在过去是没有的。#

较早时候中学教科书内容修订出现争议;在中联办控制近半书局的消息传出后,教科书修订议题更受瞩目。(蔡雯文/大纪元)

责任编辑:陈玟绮

评论
2018-05-31 2: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