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纪检“内鬼”何其多 五作案招术曝光

中共十八大以来的高压反腐中,“老虎”和“苍蝇”纷纷落马,当中也包括大陆各级纪检监察干部中的腐败分子,以至于大陆多省纪检监察系统不得不“清理门户”。(网络图片)

人气: 626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6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中共十八大以来的高压反腐中,“老虎”和“苍蝇”纷纷落马,当中也包括大陆各级纪检监察干部中的腐败分子,以至于大陆多省纪检监察系统不得不“清理门户”。

从近年,中共中央和地方各级纪检机关公布的情况看,“内鬼”招数多种多样,层出不穷。

澎湃新闻6月1日报导,近日,大陆多地纪委监察部门陆续公布“清理门户”及揪出“内鬼”的新情况。

广东省自2017年1月至2018年3月期间,共查处170名纪检监察干部。

据通报,广东阳江市阳东区纪委干部许某当“内鬼”,向被审查人传递串供纸条,以及多次向被审查人亲属透露案件外围核查信息等。

今年1月至4月,贵州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处理纪检监察干部66人。

云南省纪委监委今年2月通报,2017年云南全省立案查处反映纪检监察干部的问题线索66件。

广西桂林2017年以来,问责的官员中包括纪委书记(纪检组长)8人。

2018年4月28日,安徽纪委监委公布消息,蚌埠市纪委副书记、市监委副主任赵明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成为中共十九大后全国首个落马的地级市监委副主任。

2017年年初大陆播出的中纪委反腐专题片中,纪检系统清理“内鬼”部分,列举了8名纪检官员的贪腐案例,包括中纪委法规室前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曹立新,中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前副处长袁卫华及中纪委监察室前主任魏健及天津“内鬼”——天津市纪委信访室前副主任刘忠等人的丑闻。

刘忠长期将自己掌握的信访举报信息,与天津市前政协副主席、市公安局前局长武长顺进行利益交换。

《法制晚报》5月27日的报导披露了“内鬼”五大作案招术。首先,泄密是“内鬼”最爱干的事之一。如2017年6月5日,黑龙江省纪委前常委宋川,因“泄露尚未公开的纪律审查信息,私自留存纪律审查资料被“双开”。

其次,“内鬼”最常见的权钱交易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中纪委第九纪检监察室前副主任明玉清曾帮甘肃省委前常委、前副省长虞海燕抹平问题,将相关线索作了结处理。

内蒙古自治区纪委案件审理室前主任沈佳被抓后曾说:“该查的我绕开,避重就轻我查一下,走人了。那他能不感激吗?”据报导,沈佳先后收受了45个人的97次贿赂,数额达两千多万。

此外,还有的“内鬼”先收套,再解套。广东省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前局长杜言以案谋私涉及的金额约1.5亿元,其一遇到能插手的案件,就先把涉案人置于死地,然后坐等对方焦急地上门求助,再慢慢为当事人解套,解套价码最低500万元,绝不讲价。

再者,“内鬼”往往还成为掮客,为上下级官员之间、官员与商人之间牵线搭桥。

最后,“内鬼”利用一些官员对纪检监察干部心存“畏惧”的心理对其施压,达到自己的目的。例如,广东省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前局长杜言多次插手法院案件审理 ,其过程中直接对法官讲“一定要怎么样”,并扬言你不怎么样的话“我要抓你”。

实际上,前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曾不止一次提到纪检系统中有“内鬼”。2015年9月23日,在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工作座谈会上,王岐山首次公布,“十八大”之后的近3年时间内,中共纪检监察系统处分的违纪官员已经多达3400多人,中央纪委机关查处了14人。

港媒2016年曾披露,全国纪检系统压下的不回复举报材料已超过500万份,“一百年也处理不清”,王岐山对中共的腐败已经绝望。

责任编辑:李明宇

评论
2018-06-01 6: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