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数例命案看辽宁女子监狱黑幕

辽宁女子监狱里的马三家监区。(明慧网)

人气: 248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6月04日讯】自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辽宁省女子监狱极其残暴地迫害了数以千计的法轮功学员,至今至少已有45人被酷刑迫害致死,迄今仍有近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那里遭受迫害。仅2017年底至今已有9名法轮功学员被该监狱迫害致死。

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的部分法轮功学员(明慧网)

辽宁省女子监狱位于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前身是沈阳大北监狱女子监狱,简称大北女子监狱,是辽宁省唯一的一所女子监狱,监狱里原有10个监区,共关押3,000人,于2003年被中共授予“国家部级监狱”。

在中共对法轮功进行的长达十九年的血腥迫害中,辽宁女子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残暴、最狂虐、最血腥的“黑暗集中营”,仅2006年就非法关押了近640名来自辽宁各市区的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酷刑手段残忍、令人发指,如:灌辣椒水 、用胶皮铁棒打、灌大粪、绑“死人床”、抻刑、扒光衣服暴打、浇凉水、灌食、捆绑 、打毒针……

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死党李长春、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等曾先后盘踞在辽宁,致使辽宁成为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如同沈阳马三家劳教所一样,辽宁女监是中共专门树立的对女性法轮功学员实施残酷迫害的邪恶黑窝。

辽宁女子监狱现有的马三家监区,就是原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当局在劳教所不得不解体后,于2013年7月至10月对旧墙、大门、监舍、岗楼、电网进行改造,改装成沈阳女子监狱的一个分监区。警察基本上是马三家劳教所的原班人马,那里依然是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

辽宁女子监狱里的马三家监区(明慧网)

从2017年至今有以下9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霍润芝、杜景琴、耿仁娥、王彦秋、杨淑文、孙敏、冷冬梅、吴业凤、刘金玉。

仅从下面5位最新被迫害致死的案例可见辽宁女监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残暴程度。

德才兼备的女教师孙敏惨死在监狱里

辽宁省鞍山市法轮功学员孙敏,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曾遭到绑架、洗脑、劳教、判刑等迫害,以及被迫流离失所15年多。2016年6月,她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7年;2017年10月10日,被转到辽宁省女子监狱;2018年3月8日,在该监狱被迫害致死,年仅50岁。

孙敏是一名德才兼备的优秀中学教师,拥有哲学学士学位及省级的科研项目、国家级科研论文。从1991年到2000年,她的科研项目、论文、教案、课件等获得一等优秀成果奖、一等奖等十多项殊荣。

孙敏(明慧网)
孙敏获得的各种奖项、证书。(明慧网)

因坚守对“真、善、忍”的信仰,她生前屡遭迫害。

2017年10月10日,孙敏被转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第十二监区遭受迫害。

十二监区是所谓的“集训矫治监区”和“医院监区”。其中的“集训矫治监区” 是2010年增加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被称作是“魔窟中的魔窟”。

明慧网在2018年1月26日对十二监区有相关的报导:“监舍里只有一张床,床上什么也没有,只能睡在木板上,没有铺垫,也没有被盖,一年四季都是如此,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着这样的残酷虐待;自己带来的东西、生活用品都被强制剥夺,不让随便上厕所,上厕所不给手纸用;不让洗漱,包括不让洗脸、不让刷牙、不让更换内衣裤,什么都不让换;吃饭不让吃饱,只给一点点吃的。”对普通犯人并没有这些限制,只针对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每天还要罚站、罚蹲,被打骂、用电棍电击、关“小号”(狭小、封闭的屋子,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被强制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

在转到十二监区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孙敏就被迫害得出现多种疾病。狱警称,她时刻有生命危险,还打电话给孙敏的父亲要钱,说是给孙敏治病,被孙敏的父亲断然回绝:“你把人放了,我给她治。” 孙敏的父亲要求见孙敏,十二监区的狱警胡阳称监狱正在修理大门,不能探视。

孙敏的家人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2018年2月7日,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她的身体非常瘦弱,双腿被迫害得已不能行走,是被人背着出来接见的。没想到这一次是孙敏和82岁的父亲以及妹妹的永别。

在接见室里,见面时谈话的内容被监控得异常严厉,谈话中若有被狱警认为敏感的东西,就会通过设备切断彼此的对话声音传递。所以,孙敏没办法把她在监狱内的遭遇告知父亲和妹妹。

国家公务员冷冬梅凄惨离世

辽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冷冬梅历经10年冤狱折磨,2015年12月又被绑架、秘密诬判3年;2017年7月,保外就医,于2018年2月25日晚含冤离世,年仅49岁。

冷冬梅原是国家公务员,曾任镇政府妇联主席,于1998年春季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不久后,她长期患有的过敏性鼻炎、哮喘、灰指甲、脚气、失眠等病症不治而愈。在镇政府工作期间,冷冬梅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凡事为别人着想,不贪不占,受到周围人的好评,被认为是有工作能力、道德品质高的好干部。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冷冬梅坚持信仰,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曾多次被中共非法劳教、判刑,总计13年,期间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家人也承受了精神上、经济上的巨大损失。

2015年12月9日下午,在丹东市打工的冷冬梅下班后,在花园至桃铁附近某银行门口发放法轮功真相光盘时,遭人诬告,被桃园派出所警察绑架。后来她被秘密判刑3年。

冷东梅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遭受种种精神与肉体的迫害。她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五监区被非法关押期间,队长贾迎春不准她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话、对视,派三名“包夹”一天24小时形影不离地看着,上厕所也要喊醒一人陪着。

2017年7月被保外就医回到家中,监狱对她通过手机非法监控,她刚回家时,规定她每个星期都要上司法部门汇报一次,后来一个月一次。2018年2月25日晚,冷冬梅含冤离世。

遭酷刑药物残害 吴业凤含冤离世

吴业凤女士于2018年1月7日上午含冤离世。(明慧网)

2008年吴业凤再次被劫持,被关至沈阳市看守所;2009年2月被冤判5年,后被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在那里她遭受电棍电击,被灌下不明药物,致使全身浮肿,各器官衰竭。2018年1月7日上午,她在迫害中离世,年仅55岁。

2008年6月15日,吴业凤被沈阳皇姑区亚明派出所警察跟踪、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在沈阳市看守所遭受迫害一年后,吴业凤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

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她被犯人用机器针扎,她的膝盖被犯人用针挑。在强迫“转化”迫害下导致她失语,不敢见生人,手脚末梢神经坏死。

据明慧网报导,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监区长武力,与已经解体的八监区监区长左晓燕一样,都是中共的打手。监狱里每一个监区长在自己的监区里有绝对的权力,有的监区甚至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中之狱”。在中共一层压一层的转化迫害的政策下,警察为了金钱,不惜夺走修炼人的生命。

大约在2011年9月,吴业凤被转到十二监区的监狱医院,和精神病犯人关押在一起。她被监区医院整日灌药,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不吃也不喝,身体非常虚弱。

2013年6月15日,吴业凤被非法关押5年后回到家中,2018年1月7日上午,她含冤离世。

新年元旦 残疾孤老被迫害致死

大连市金州区法轮功学员、孤寡老妇杨淑文,多次遭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4年6个月,在辽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结肠癌,保外就医后不久,于2018年1月1日凌晨含冤离世,终年65岁。

这位无儿无女、无依无靠的残疾老人一次次地被绑架、抄家,只因为她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做好人、讲真话。

十几年前在一次车祸中,儿子身亡,杨淑文也被撞伤,双耳失聪,后来丈夫离去,一连串的打击让她痛不欲生。后来她修炼了法轮功,明白了人生道理,性格变得开朗,人也坚强起来。她助人为乐、与邻里之间和睦相处。

2014年10月15日晚6点左右,杨淑文在自家的楼下被金州区拥政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当天警察去了三辆车,多个警察把她拖上车直接劫持到拥政派出所。

当晚,体检时查出了杨淑文有高血压、心脏病,在此情况下,警察还把她强行关入大连市看守所,随后她被非法批捕、构陷。之后,她被非法判刑4年6个月。

2015年6月9日,杨淑文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

杨淑文在狱中被迫害得身患结肠癌,2017年年底保外就医,那时她眼睛看不见、肚子肿得很高,到医院救治无效,于2018年1月1日凌晨离世。

被迫害成植物人 王彦秋蹊跷离世

王彦秋(明慧网)

2013年7月23日傍晚,锦州市法轮功学员王彦秋在锦州儿童公园附近向民众散发法轮功真相光盘,被警察关进了市看守所。

2014年,王彦秋被冤判4年。冤判后,她曾前后四次被投监未果。在入监体检之前,王彦秋几次都被急救车拉到锦州附属三院紧急诊断。最后一次,她硬是被强行送进辽宁女子监狱。

“妈妈:回想我来在世上的二十多年里,最幸福的时光就是您炼了法轮功后,身体健康了,不对我发脾气了,不唠叨了,而且您还善待我父亲,我十分感激您,我为自己拥有这样一个身体和心灵都健康美好的母亲而自豪!多么希望时光能倒流,再回到从前的日子里。我感觉自己还没长大,有您的呵护我很踏实。

“可如今您深陷囹圄,原本健康的您才失去自由一年多,就得了十几种病,这可叫我怎么办啊。妈妈您一定要多保重,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如果您认为自己没有罪,那就更不应该悲观,要心胸开阔些、开朗些。为了儿子,您一定要健康地出狱。”

这是2015年新年前王彦秋的儿子王可新在探望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的妈妈后写的信。

2017年的仲夏,苦熬了4年的王彦秋马上要出狱了,家人为她倒计时,盼着她回来。不料家人接到电话,说她患脑溢血,正在医院。

当家人在沈阳739医院见到她时,她双手戴着手铐,意识还清楚。三天后,当她被推出重症监护室时,家人发现她的意识就不清醒了,但家人看到脑CT的结果都正常。

令家人不解的是,王彦秋在重症监护室待着的这三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三天只有狱警可以自由出入。

王彦秋在沈阳739医院(明慧网)

在王彦秋的最后日子里,她时而紧皱眉头,时而用手抓挠其胃部,经历5个月的痛苦挣扎,于2017年12月29日早上7点半悄然离世,终年56岁。

知情者和目击者向明慧提供了王彦秋在辽宁女监遭受的迫害。

2014年7月17日,王彦秋被分到马三家监区2分监区1小队304室。当时她骨瘦如柴,血压高达200多,大脑小脑出现萎缩症状,还被逼着干活。

一次,犯人们说她闭眼炼功,一窝蜂地上去把她摁倒在地,并捂她的嘴、捏着她的鼻子,她的腿被掐得青一块紫一块的。

还有一次,王彦秋遭到副大队长尤岩一顿暴打。据目击者说,尤岩气急败坏地用穿着皮鞋的脚往王彦秋的脸上猛踢,当时王彦秋的脸就被踢肿了。尤岩又把她拽到办公室里暴打一顿。

2014年10月9日,马三家分监区2分监区1小队队长戴雪梅一手捂着王彦秋的嘴,一手把她的胳膊反背在身后,推她到2分监区大车间(干奴役活的地方);另一队长赵敬华用水杯砸她头部,然后又搧她二十多个耳光,致使她的脸红肿起来,并留下明显的手印。

2015年中国黄历新年前,家人终于见到了王彦秋。狱警拿着病历让家人看,家人见到她的病历上写了十几种疾病,最严重的是高血压和心脏病。家人不解,她在家里时身体健康,还能打工挣钱,被关押才一年多就得了十多种疾病。

除以上5名新近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的案例外,还有大连市67岁的法轮功学员刘金玉。她于2016年4月21日在家被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3年3个月。她在被劫到辽宁女子监狱后,被迫害得不能进食、进水,呼吸困难,随时有生命危险。在家属强烈的要求下,她才于2018年4月初被批准保外就医。不久,于2018年4月15日她含冤离世。#

资料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李洁思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6-05 6: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