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议员不满林郑回避推普废粤

拒回应粤语是否母语 杨润雄称自己母语是粤语

社福界议员邵家臻在答问大会上,质问林郑月娥其母语是什么,但林郑称问题无聊,拒绝回答。(李逸/大纪元)
人气: 31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5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特首林郑月娥昨日出席其上任后第三次立法会行政长官答问会。因应近期粤语是否是港人母语风波,多位民主派议员质问林郑粤语是否是母语,但林郑三次皆没正面回答。有议员忧广州“推普废粤政策”波及香港。

林郑月娥开场发言时表示,连同每月一次半小时的行政长官质询时间,昨日已是上任至今第七次到立法会回应议员提问,她形容互动有益及有建设性。林郑并提交一份5,500字的书面发言给全体议员,简介去年10月发表《施政报告》工作进度,她指,在250项措施中,33项即12%已落实完成,约8成半正按计划推展,只有8个项目因相关法例草拟需时而稍为延迟,其中4个是涉及维港以外填海的规划和工程研究。

她表示,32位议员上个月考察大湾区带给她启发,一是不同党派皆认为香港要保持“一国两制”的独特优势,才能在大湾区有竞争力。二是香港不能故步自封,否则只会不进则退。

林郑回避推普废粤政策

教育局曾在2014年在官方网页撰文称97%港人说的广东话“不是法定语言的中国方言”。近日再被网民揭露,指教育局2013年向全港小学派发的普通话课程配套资料中,使用由中大研究普通话学者宋欣桥撰写的文章,当中提到“香港汉族人的母语是汉语”,粤语只属方言。

社福界议员邵家臻在答问大会上质问林郑月娥其母语是什么,“教育局网页的小学中文教学资源网页中引述了一个没研究过粤语的学者,他说粤语只是方言,不是香港人的母语。我觉得‘月是故乡明,粤语好鬼劲’。粤语是我的母语,我不知道特首,请问你,你的母语是什么?”林郑称教育界是“无风起浪”:“过去一段时间,很多政治问题入侵校园,我相信近日有人为何要无风起浪,就是觉得教育界太平静,最好引入这样的议题。”又说有人将2013年的东西拿出来炒作,又回应近日关于高中核心科目通识科进行检讨,有传会将通识科剔出必修科的言论,批评,有人将教育问题政治化:“大家又在担心、猜忌,甚至有人说这个没可能是专责小组自己想的,背后有黑手、有政治的黑手,甚至是来自北方。”

邵家臻不满林郑回避问题再次追问:“我以广东话为荣,我问特首,特首你的母语是什么?”林郑回答说:“对不起,我不回答这么无聊的问题。”

之后,会计界梁继昌也追问母语的问题,指教育局两文三语的语文教育政策是否仍存在,林郑表示没想过去改变此政策,要大家不要用怀疑的眼光去看每一日发生的事情。

反驳林郑无聊问题论

接着教育界叶建源也要求林郑清楚回答,是否打算眨抑粤语地位,令普通话变成母语、是否会改变两文三语的教学语言政策等。林郑初时肯定地答:“一个字,无”,但及后又补充“在这一刻是无”,强调世事会变,不可要求任何事都一生一世,又指早前与教育界商讨改善8大范畴问题,没有包括这一项。

多位民主派议员质问林郑粤语是否是母语,但她皆没正面回答。(李逸/大纪元)
会后,邵高举写着和“月是故乡明,粤语好鬼劲”的标语。他强调近期社会皆在讨论粤语是否香港人母语,绝非林郑口中的“无聊问题”。他担心政府试图推动“推普废粤”的精神:“2010年在广州就有‘推普废粤’,我很担心这个风波会波及香港,所以我问究竟你的母语是什么?很可惜她的回应是‘我不答这个无聊问题’,对于我们的母语、我们的广东话,全世界有1.2亿的人正在讲,怎会是无聊、怎会是可以不答?”他批评林郑月娥“3次不认母语”,不认为这是私隐问题。他不同意林郑指有关问题无聊、无风起浪:“可能她揣摩到中央的心意是有‘推普废粤’的动机存在,可能她不想全速进行,但又不想违中央意愿,所以她就说不答这个无聊问题。”他相信今次答问会后有更多人关心此问题,教育局及林郑必须公开澄清。另外,教育局局长杨润雄晚上接受电台节目访问再被问到他母语是什么。他表示会直接答母语是粤语,又指香港常用的沟通语言,仍是以粤语为主,学校大部分仍然是粤语作教学语言,当局暂时无想过改变语文政策。◇

质疑土地供应大辩论向权贵倾斜

民主党尹兆坚质问林郑是否敢公开向全港市民承诺,在土地供应大辩论有了主流共识后,行使既有的法定权力,收回粉岭高尔夫球场,和向地产商收回囤积的荒废农地,解决香港的中短期房屋问题。(李逸/大纪元)

昨日答问大会上另一个焦点是关房屋和土地供应问题,及正在进行的土地供应“大辩论”。不论民主或建制派皆追问林郑。

民主党尹兆坚指根据政府数字,目前轮候册有28万户,9.3万㓥房户涉及21万居民,当中儿童占4万人,很多家庭的儿童要在床上吃饭、做功课、睡觉。他质问林郑是否觉得愧对他们?有何果断措施解困?他并批评土地大辩论是向权贵、既得利益者及大地产商倾斜,并以粉岭高尔夫球场为例,2020年到期,可提供172公顷土地,正好符合政府所言的2026年需要49公顷去解决短期公营房屋。他又质问林郑是否敢公开向全港市民承诺:“在土地供应大辩论有了主流共识后,可以向权贵、地产商、既得利益者说不,行使既有的法定权力,包括《收回土地条例》以至游乐场用地所写的种种规例,收回高球场和大量向地产商收回囤积的荒废农地,以至棕地,去解决香港的中短期房屋问题?”

不过林郑以湾仔警署为例,称因发展商指城规会改划过程侵犯私有产权,至今八、九年仍未解决。反问尹兆坚是否想见到新界的地,都经历漫长的司法程序,不能释放、不能满足香港市民的房屋需求

建制派麦美娟也质疑林郑土地大辩论,只会令既得利益者只会更加巩固他们的利益,问林郑是否愿意将上水的特首别墅拿出来,作为土地供应的其中一个选项。林郑表示愿意,但强调自己施政里面,没有“既得利益”,又提到民主党涂谨申前日在《财政预算案》辩论中,称自己是777票选出来的特首,当中有很多地产商。她称自己在竞选行政长官过程中我没有欠过一个人。

会后,尹兆坚批评立会主席梁君彦阻碍他就粉岭高球场向林郑提问,质疑粉岭高球场是梁君彦的“佛地魔”:“我对他的做法非常不满,希望他自重,别常表现这行为,令立法会蒙羞,我们公正性受到质疑。”

他并批评林郑在会上表现很不济,转移视线,并以四个方面逃避其提问,包括当年林郑曾任职多年负责土地供应的发展局局长,没有积极做地,造成今日“无地的恶果”,但一味的卸责。并指政府在同一时间推出“土地供应大辩论”及“私人游乐场地契”二份咨询文件互打对台,其团队及亲信公开言论也是互相矛盾,形容如“患上政治精神分裂”。

他并反驳林郑称担心收回土地条例行使时会面对地产商司法复核挑战,直言在过去从未有过一单:“收回土地条例作为兴建公营房屋未遇过挑战,反而她就惊这样子虚乌有的伪命题,自制纸老虎出来吓自己,但她却不担心郊野公园条例,你叫房协去做却未解决郊野公园条例是犯法,要大力填海又不怕?”

涂谨申也在会后回应林郑点名批评他的言论,他质疑林郑任职发展局时曾说新界东北可全部收回再建,但任了特首就改口:“还找别人使横手,究竟你有无魄力,是否想做,别人为何会不怀疑你是欠了地产商的票,欠了它的恩呢?高尔夫球场如是,有人粗略数过,说可能700几票中有几百票是高尔夫球场会员,跟他相关最熟的亲戚朋友。”他又说,林郑777票中有几百票是地产商:“地产商最后也一起集中在你那,究竟是你欠地产商,或地产商怕了中央呢?两个都有可能。”

另外,黄碧云质问林郑本届政府何时才会迎难而上重启政改,林郑回应指,上届政府负责推动政改工作是其领导的3人组,但花了20多个月努力仍无疾而终,故若要在此刻,即回应她本届政府任内是否有条件、有能力重启政,“恐怕要令你失望”。林郑指自己对重启政改立场,与就23条本地立法大致相若,会努力创造有利条件,才能迎难而上进行相关争议性工作。◇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