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天韵:马克思是撒旦的信徒 政治灭绝的鼻祖

人气: 103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5月04日讯】卡尔.马克思,制造了共产主义“幽灵”的德国人,以人间“天堂”为诱饵,鼓动全世界的无产阶级以暴力革命去推翻“旧社会”,为一个多世纪的共产恐怖与杀戮开道。因此,他被历史学家称为“现代政治种族灭绝的先祖。”

近年来,一些东西方学者经过研究发现,这个社会主义思想的鼻祖,其实是崇拜撒旦的魔教信徒,对人类充满仇恨。这恰恰解释了为何共产主义所到之处,必定留下深刻的血痕。

马克思曾四次被所在国政府(法国、德国、比利时)驱逐出境,最后客死英国,只有6个人参加了他的葬礼。他被埋在伦敦的高门(Highgate)墓地,而此处是一个撒旦崇拜的中心。这难道只是巧合?

他为谁代言?

马克思在诗歌《苍白少女》中写道:“因此,我已失去天堂,我确知此事。我这曾经信仰上帝的灵魂,现已注定要下地狱。”

选择地狱,这份内心自白渗透寒意。根据公开资料,以下节选即揭示出马克思的原形:疯狂、自大、暴戾、阴暗。他的心中没有爱,燃烧着仇恨与毁灭的烈焰。

马克思说过:“我的人生目标是:废黜上帝,毁灭资本主义。”他说:“如果阶级和种族太过脆弱,不具备适应新的生活条件,必须让路,他们必将被‘革命的大屠杀所消灭’。”

马克思早年是基督徒,但是在大学期间加入了由乔安纳‧萨斯卡特(Joana Southcott)主持的撒旦教会,自此,他性格大变。

他“渴望向上帝复仇”。在《绝望者的魔咒》诗中,他写道:“在诅咒和命运的刑具中,一个灵攫取了我的所有;整个世界已被抛诸脑后,我剩下的只有仇恨。”

马克思在剧本《Oulanem》里宣称,他为了将人类拖入地狱而存在——“我年轻的双臂已充满力量,将以暴烈之势,握住并抓碎你——人类。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你将堕入去,我将大笑着尾随,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朋友!’”

在《绝望者的魔咒》(Invocation of One in Despair)中,他写道:“我剩下的只有仇恨”,“我将在上苍建起我的王座,寒冷与恐惧是其顶端,迷信的战栗是其基座,而其主人,就是那最黑暗的极度痛苦。……”

马克思还喜欢复述《浮士德》中恶魔(MephistopheLЕS)的话:“一切存在都应该被毁灭。”

他在《人之傲》(Human Pride)中说:“带着轻蔑,我在世界的脸上,到处投掷我的臂铠,并看着这侏儒般的庞然大物崩溃,但它的倒塌仍不能熄灭我的激情。那时,我要如神一般凯旋而行,穿梭于这世界的废墟中。当我的话语获得强大力量时,我将感觉与造物主平起平坐。”

有学者指出,撒旦教徒并不是无神论者,他们相信神,却仇恨神、妄图超过神。这种心理在以上引述里流露无遗。很明显,马克思的激情和快感,建筑在目睹世界崩毁、体验与造物主平起平坐之上。

俄国无政府主义者、撒旦教徒巴古宁(Bakunin)曾是马克思的密友。他写道:“人必须崇拜马克思。人至少必须惧怕他,以得到他的宽恕。马克思是极度自大的,自大到肮脏和疯狂。”

马克思在给父亲的一封信里说:“一层外壳脱落了,我的众圣之圣已被迫离开,新的灵必须来进驻。”这个新的“灵”是指何物?

1854年3月21日,马克思的儿子艾德加在给他的信中称其为“我亲爱的魔鬼”。这正是撒旦教徒对所爱之人的称呼。

马克思淡漠亲情、挥霍家财,拒不承认女佣与他的私生子。马克思仇视德国人、中国人、犹太人,认为他们都是“小贩”。他称俄国人为“饭桶”,称斯拉夫人为“垃圾人种”,是“反动”种族,应该立即在世界革命风暴中毁灭。他称人类是“垃圾”,他们“粗言秽语”,是“一群混蛋”。

马克思其实也不信奉“共产主义”。他只不过是以此为圈套,引诱无产阶级和知识分子去助其实现撒旦教的终极目标。对于《共产党宣言》,马克思称之为“粪──污秽之书”。

梦醒时分

一个狂妄、冷酷、鼓吹暴力毁灭的魔教徒,竟然成为中共强加给亿万中国民众的“导师”。时至今日,“幽灵”之“宣言”,仍被定作老少中国人、几千万中共党员的必修教材。对于五千年文明古国而言,这是天大的讽刺,也是最无耻的绑架,令人不寒而栗!

马克思炮制的共产学说,衍生出人类历史上最为惨烈的红祸。继承马列主义的中共,在统治大陆的68年间,将罪恶复加至登峰造极:虐杀8千万生命,污染山河环境,毁灭传统文化,压制自由信仰,打碎了几代人的精神意志,罪不可恕。不仅如此,被共产邪灵操控的中共还在对外渗透、策划颠覆,企图实现毁灭全人类的终极目的。

邪不压正。历史的潮流正在冲刷污垢,奔向光明。在许多国家,马克思、列宁、斯大林的雕像被纷纷推倒,共产主义标识和学说被严禁使用和传播,共产罪行被追查和清算。严酷的真相,在层层曝光。与此同时,西方自由社会也逐步意识到中共渗透的危害并开始加以防范和围堵。共产主义,已被正义的力量锁定,必将土崩瓦解。

因此,当前,无论是向德国某地赠送马克思雕像,或是学习《共产党宣言》,都分明是逆流而动,是在亵渎中华传统文化和人类文明,也是对自己生命及灵魂最不负责任的行为。

拥抱撒旦,还是抛弃邪恶,是一个无比关键的选择。只有回归传统、回归至高无上的神,才意味着希望。如若死撑幽灵邪说,还能走向何处?个中厉害,关乎灵魂的存亡、生命的未来,非同小可。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5-04 3: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