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王子III:三位一体的女神(1)

作者:柯琳·霍克(美国)

瑞士友人在睡梦中居然讲起中国话,醒来还继续讲,但不知自己说的是啥。示意图。(fotolia)

    人气: 489
【字号】    
   标签: tags: , ,

从地府、冥界冒险归来后,莉莉在奶奶的农庄里苏醒,但她对之前的经历毫无记忆——心爱的王子阿蒙、自身难保的埃及诸神们、协助三位王子在埃及金字塔建立防线、大战专吃亡魂的妖怪……全成了遥远的记忆。莉莉早已不是从前的自己,现在一共有三个“人”住在她的身体里……她将如何化身为三位一体的女神,执行埃及诸神赋予她的神圣任务?

*第一章 松饼与羊皮纸

奶奶家的公鸡高声啼叫,声音刺耳,我无法听而不闻。我翻身舔舔嘴唇,不知怎地,感觉嘴巴又肿又麻,特别干燥。我呻吟著在被单下挪动身体,把被子拉到头上,挡去刺眼的日光。这光线像个不请自来的入侵者,打扰了在漆黑墓穴中安眠的我。

我心底有个意识在骚动,但我坚决不予理会。可惜那念头已对我扎深了爪子,不肯轻易被我推开。我究竟是无法记起什么?还有,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像打输了一场拳击赛?我的头好痛,我好想喝杯凉水,吞一罐阿斯匹灵,可是我四肢无力,没劲去找想要的东西。

听到当啷作响的锅盆声时,我知道没办法再赖床了,奶奶很快就会过来叫我。波西需要挤奶,而且我还得捡鸡蛋。我的脚碰到冰冷的木地板,整个人移到床沿,但双手竟发抖著,我突然觉得自己有危险。

我起身时双膝一软,很快又坐了回去。我喘着气,抓住奶奶的拼布被,手指揪成拳头。我像抓住救生圈似地,紧握住软绵的布料。我双臂沁著薄汗,一口气喘不上来,心中充满各种恐惧:死亡、鲜血、毁灭、恶魔。

那是梦吗?如果是,那就是我做过最逼真的梦了。

“莉莉丫头?”

奶奶出声喊道:“你起来了吗?甜心?”

“起来了。”

我微微颤声答道,一边用力搓揉发抖的四肢:“我马上就来。”

我努力摆脱梦魇,套上褪色的工作服、舒适的T恤和厚袜子。等我出门往农场走时,太阳已高挂在地平线上,栖踞于蓝天中,像颗无所不知的眼睛般俯望我了。阳光将天上的薄云染成淡淡的玫瑰红与橘色。

我踩着光秃秃的小径,金色阳光烘暖我的双肩,从奶奶花园中传来的芳气骚痒着我的鼻子,我觉得这世界应该会平安无事,却知道其实不然。这镀著金光的场景只是一种假象,因为我能感知藏匿在阴影中的不祥。爱荷华州一定出了什么问题。

我坐到母牛波西旁的木凳上,感觉一辈子没这么疲倦过,不仅身体虚乏,连心也好累,像被抽干似地——我的灵魂就像奶奶的湿毛巾一样,水都给拧干了,被乱七八糟地丢在晒衣绳上晾干。

我的身体在微风中摇晃,迟早会被一阵大风吹散成灰。我抬手拍拍波西的身子,吐了口不自觉憋住的气。不久,铁桶上便发出唰唰的牛奶喷射声了。

“你现在是在干啥?我看不懂这种人类的仪式。”

有个声音不悦地说。

我尖叫一声,从座位上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结果不小心踢翻了牛奶桶和凳子。

“阿这就叫挤牛奶啦,你这浑身长蚤的大猫。”

“我也猜到了,可是这种事不是咱们做的。还有,顺便告诉你,咱们身上没长跳蚤。”

“谁在那里?”

我旋身喊问,顺手操起一根干草叉,踢开一间畜棚,寻找入侵者。

“我奶奶有枪。”

我警告对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说这种话:“相信我,你不会想惹我奶奶。”

“她为什么不知道我们是谁?”

有个带着爱尔兰腔的声音问。

不晓得,也许她脑子出问题了。

“莉莉,我们是住在你里面的。”

原本有些被激怒的那个声音说。

“什么?”

我以手压住头侧,蹲了下来,心想:“也许我还在做梦,若不是做梦,就是疯了。我是不是升大学的压力太大,崩溃了?现在居然出现幻听,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们不是你的幻听,亲爱的。”

“没错,我们跟那头被你挤奶,胖到跑不动,看起来很可口的家伙一样,都是真的。顺便告诉你,牛奶绝对没有鲜红的生肉好吃。”

我心中满是自己咬住某只动物的画面,我舔着肉块,汩汩的鲜血流进我嘴里。

我放声尖叫,跌坐在先前拆散开来好喂牛的草堆里。

“都是你啦,害她崩溃了。”

“像莉莉这么坚强的人,才不会崩溃。”

“你又知道了。”

“我跟莉莉在一起较久,我了解她,知道她能应付什么。”

“她显然无法应付眼前的状况,你难道没感觉到她的不满吗?她的心智似乎飘在我们上方,以前她的心是包覆住我们的,就像母鸡保护蛋一样。现在她走了,逃掉了,留下我们困在小小的蛋壳里,等著狐狸来把我们当早餐吃掉。”

“我是伊西斯挑选出来的非洲狮子,注定要用尖牙利爪参与伟大的战役,我才不是什么鸡蛋。”

“哼!没有莉莉,我们一点力量也没有,母鸡要是死了,小鸡也活不成啦!”

“莉莉又没死。”

“她跟死了没两样。”

我躺在那里聆听,干草刺着我的脖子和背部。

我死了吗?这里是专为我而设的特殊地狱吗?想到这里,我好想把自己埋深一些,避开围绕在我四周的疯狂。

那两股声音继续争执,无论她们是谁,似乎真的认识我。两人的声音听起来很熟悉,但我虽拚命回想,却想不起任何事。波西走过来,推了推躺卧的我,哞哞叫着要我把奶挤完。

当她朝我的脸颊伸出长舌时,我试图避开,结果发现我连躲都没办法躲。我被困在自己的身体里了。脑动脉瘤,我一定是长了那玩意儿了,那是唯一能解释我为何听到声音,而且无法使唤四肢的理由。

门咿咿呀呀地开了,我感觉有人伸手摸我的臂膀。◇(未完,待续)

——节录自《埃及王子III:三位一体的女神》/ 大块文化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挪威,阁楼过去多半用拿来晾衣服,现在则成为储物的空间,但是仍残留过去上百年人类活动的痕迹。作者工作时,与这些痕迹近距离相处,包括水痕、晒衣绳、旧管线、通风口、石棉。整修有历史的老屋,就仿佛屋子的修建时间延长,中间空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继续修盖。作者看见前任工匠是如何建造这座阁楼,如今由他继续整修,延续了它的生命。可以想见,在多年后的未来,他的施工细节将摊在下一任工匠眼前。那是一种穿越时空的传承。
  • 我在北极光号的登船梯入口看向船身:大片的玻璃窗反射阳光,玻璃上没有一点指纹或海水,闪闪发光的白油漆非常新,仿佛当天早上才完工。
  • 我快速经过一整个墙面的照片,往楼下主楼层走。经过摆满织画、雕像、雕刻品、剑、十字架与珠宝的中世纪艺术区与回廊大厅,通往博物馆的礼品店,最后我终于来到埃及区了。
  • 不过,由于他的一位恩师退休住到圣布里厄来,便找了个机会前来探访他。就这样他便决定前来看看这位不曾相识死去的亲人,而且甚至执意先看坟墓,如此一来才能感到轻松自在些,然后再去与那位挚友相聚
  • 母亲不提这些,反而不停地提起在布拉格发生的事,提到伊莲娜同母异父的弟弟(母亲和她刚过世不久的第二任丈夫生的),也提到其他人,有的伊莲娜还记得,有的她连名字都没听过。她几次试着要把她在法国生活的话题插进去,可母亲用话语砌成的壁垒毫无间隙,伊莲娜想说的话根本钻不进去。
  • 在这里,人们过去和现在都有一种习惯,一种执著:耐心地把一些思想和形象压进自己的头脑,这给他们带来难以描述的欢乐,也带来更多的痛苦,我生活在这样的人民中间,他们为了一包挤压严实的“思想”甘愿献出生命。
  • 只是为了怕被人说成是贪婪,就这么害怕触碰财富,可是,这颗贪求美名的心,不也正好是另一种形式的贪婪?
  • 即便糖厂已经没落,即便每年日复一日忙着制糖与保养机器的工作。或许时代背景有所不同,但他们在职场上那股牺牲奉献的精神,确实是我们这辈年轻人所缺乏的啊!
  • 妈妈想吃的食物,是她十九岁嫁给爸爸之前常吃的台南小吃,走到了人生的尽头,想回味的其实都是童年之味。
  • 她想要消失;她想要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消失,让她整个人都化为无形,再也找不着。因为我对她这么了解,或至少我觉得自己了解她,所以我自然而然地认为她已经找到让自己消失的方法,在这个世界上连一根头发都不留下。她把“痕迹”的概念扩大到不成比例的程度。她不只希望自己消失,在六十六岁的此时,她还要把她抛下的整个人生完全抹除殆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