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王子III:三位一体的女神(2)

作者:柯琳·霍克(美国)

富士山富士山富川山在川口湖,多云和蓝天与秋天的树叶在日本山梨的川口湖。

    人气: 510
【字号】    
   标签: tags: , ,

接续前文

“莉莉?”

一名男子俯望着我,眼神慈祥而熟悉,可是我认不出他。他脸上的皮肤像老旧的皮背心般历尽沧桑,可眼周的皱纹全都往上扬,仿佛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微笑。

“哈森!”

那两股声音齐声叫道:“他会帮我们忙。”

“噢!莉莉。”

男子大喊:“我就是害怕会这个样子。”

这番话听起来不太妙,男子跑开一会儿,然后带着我奶奶回来。

奶奶看男子的眼神,活像看到一头想抢她羊的狼。不过奶奶还是帮着他,把我搀进屋子里。等我在沙发上安顿好后,奶奶伸手拿挂在墙上的老式电话机的话筒。

“拜托你别打电话。”男人轻声求道。

他看着我奶奶,然后看着我。

我可以听出奶奶语气中的愤怒与怀疑,那勉强忍抑的客气,就像覆在活火山上的堆雪一样,正逐渐消融。为了保护我,奶奶已经准备大爆发了。

“我为什么不能叫救护车?”

她挑衅地问,要男人给个答案。

“你为什会刚巧出现在谷仓里,在我孙女旁边?我怎么知道她这个样子不是你造成的?”

“我不会赖账,我承认她的状况我得负一部分责任,虽然我绝不希望她生病。如果我真的怀有恶意, 想掳走她,我就不会找你来了。”

奶奶狐疑地哼了一声,没再回应。

男人怀着罪恶感地在手里拧著自己的帽子说道:
“至于我为何不肯让你找医护人员来,是因为莉莉安娜生病的原因,并非来自人世间,只怕医师也帮不了忙。”

我没办法从我所躺的沙发看到奶奶,不过她没有立即打电话给一一九,表示她正在思索男子的话。
“解释清楚。”奶奶要求道。

“事情很复杂……”男人犹豫着。

“那么我建议你给个《读者文摘》式的简易版。”

男人点点头,咽了咽口水,然后表示:

“这是我自己的猜测,不过我认为莉莉可能患了严重的多重人格症,她最近经历过一场大难,导致她的意识……退避了。我找不到更好的解释,那是她自我保护的方式。”

“那么你认为这场究竟是何时发生的?莉莉从到我这里后,一直受我看顾。”

“那不尽然是事实。”

“够了。我要打电话叫警察。”

“不可以!拜托你,亲爱的女士,我求你别打。我不会故意伤害你或她,没有人比我更有资格帮助莉莉,你一定要相信我。”

“你究竟是谁?你怎会知道莉莉的名字?”奶奶杀气腾腾地问。

男人叹口气:“我的名字叫奥斯卡·哈森,职业是埃及文物学家,她有没有提到过我?讲埃及话?”
奶奶走到沙发边,我可以看到她犹疑的眼神。

“她……她爸妈说,她对博物馆的埃及区特别感兴趣, 过去几个月一有空就往那里钻。”

我有吗?有的话,我一点都记不得了。我今早为什么下床?我知道自己不对劲,但说我人格分裂就太没道理了。

那些声音就是这样来的吗?还有,我的心理状态为什么会影响我的四肢?我极力想挪动我的小指,只要抬起一根手指就行了。我专心致志,像在拿奶奶的绣线针穿线,结果我连抽动一下都办不到。

“莉莉安娜一直在帮我……弄一份重要的研究案, 我们发掘的其中一项文物,好像害她遇到问题了。”

他抬起一只手:“目前来说,她的身体并没有危险。”

男人皱起脸:“我最担心的是她的心理状态。是这样的,有个咒语……”

“咒语?”

奶奶扬起眉毛,翘起一边嘴角。

“是的,咒语,一道非常古老而厉害的咒语,你若允许,我可以向你证实并非虚言。”
他朝沙发走近一步,奶奶放下话筒,但没挂好,正嘟嘟地响着。奶奶的浅笑消失了,她拿起塞在角落的来福枪,其实枪里没装子弹,但男子并不晓得。

“你若跟我孙女保持距离,我会感激不尽。”她警告说。

男人看着来福枪,再看看奶奶,然后对她点一下头,竖起一根指头,仿佛想请她冷静。男人对指着他的枪,全然不知所措。

“蒂雅?”

他看着我瘫软的身体说:“你在吗?如果你在,我需要你先替代莉莉一下。”
 
在我猜想蒂雅是何方神圣的几秒钟里,我的视线焦点一晃,觉得自己突然变小,像隔着一层薄水似地抬眼看世界。◇(未完,待续)

——节录自《埃及王子III:三位一体的女神》/ 大块文化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62年,图里第一款传说故事作品“乐天”面世,打破餐瓷单一图案设计,利用简单蓝色线条,搭配紫色、橄榄绿、蓝色涂色,勾勒出一个又一个充满想像的故事,图里认为单一场景图案,实在很难将自己内心想说的故事表达完整,所以只好将这如史诗般的故事模仿远古岩画手法,在不同款式的餐皿上实验地创造出不同场景、不同人物、不同故事,一开始的设计或许有一个原始传说文本支持,但这又不只是一个单纯的传说。
  •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著名学者余英时教授总结毛泽东的治国方式时,使用了“在榻上乱天下”的比喻。此语有两重意思,其一指毛喜欢在床上办公的怪癖;其二指毛在“文革”中“视女人为工具”,表现了“他的冷酷而兼放纵的生命的一个环节。
  • 不过,由于他的一位恩师退休住到圣布里厄来,便找了个机会前来探访他。就这样他便决定前来看看这位不曾相识死去的亲人,而且甚至执意先看坟墓,如此一来才能感到轻松自在些,然后再去与那位挚友相聚
  • 母亲不提这些,反而不停地提起在布拉格发生的事,提到伊莲娜同母异父的弟弟(母亲和她刚过世不久的第二任丈夫生的),也提到其他人,有的伊莲娜还记得,有的她连名字都没听过。她几次试着要把她在法国生活的话题插进去,可母亲用话语砌成的壁垒毫无间隙,伊莲娜想说的话根本钻不进去。
  • 在这里,人们过去和现在都有一种习惯,一种执著:耐心地把一些思想和形象压进自己的头脑,这给他们带来难以描述的欢乐,也带来更多的痛苦,我生活在这样的人民中间,他们为了一包挤压严实的“思想”甘愿献出生命。
  • 荷妮猛然觉得全身发寒,她紧紧抓住眼前的座位,牙齿开始格格作响。 乔装成美军的士兵还在前座交谈,吉普车驶进一条林间小路。荷妮感到焦躁不安,幸好他们还无法察觉到──还没有。事情一定要有个了结。必须如此。就是现在。
  • 一双双腿忧愁地四处摆荡,来回擦撞荷妮;在这纷乱之中,唯有荷妮异常镇静。人们大都步行离家,他们的家当与老小,不是背在身上,就是放在推车里。 父亲与荷妮抵达广场。他们冲上神父家门前的台阶,父亲摇响门铃,大门几乎应声开启,神父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后。他招呼两人进客厅,壁炉里的火光打在他们身上,将他们化作墙板上的移动黑影。
  • 韦纳八岁了,有天他在储藏室后面的废物堆寻宝,找到一大卷看起来像是线轴的东西。这件宝贝包括一个裹着电线的圆筒,圆筒夹在两个木头圆盘之间,上面冒出三条磨出须边的电导线,其中一条的末端悬挂着一个小小的耳机。
  • 谣言流窜于巴黎的博物馆中,散布的速度有如风中的围巾,内容之精彩也不下围巾艳丽的色泽。馆方正在考虑展示一颗特别的宝石,这件珍奇的珠宝比馆中任何收藏都值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