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惠虎宇:中共意识形态之理性批判(7)

中共是灾星

人气: 7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02日讯】以马列主义为指导的中国共产党自封为中国人民的救星,说它推翻了旧社会压迫中国人民的三座大山,完成了近代中国反帝反封建的历史任务,使中国从一个灾难深重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状态走向民族解放、独立自主、民主自由的社会主义新时代。因此,中共宣传中最核心的一个观点就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以历史事实和中华正统史观来看,马列主义繁殖出来的中共组织,是反天地、反人类、反宇宙的邪教集团,是人类历史上最邪恶、最凶残、最无人性的流氓黑社会组织,它对中华民族的入侵不但阻碍了近代中国由君主帝制走向民主共和制的正常历史进程、建立了史上最严密、最残酷的政教合一的专制制度,而且毁灭了传承5000年的中华古国,使十几亿华夏儿女沦为它手中可以被任意处置、毫无讨价还价权利的现代奴隶和被俘人质。因此,解体共产党,才能解放全中国;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一、从系统的结构特征论述共产党的组织形式(党性)——黑社会组织

   (注:本章论述的是共产党系统自身的结构和功能特征)

中国人民对于共产党的流氓黑社会手段已多有所见,也能深刻体验和感受,但一说起共产党的黑暗与败坏,却总会有人站出来辩护说:“共产党也不是漆黑一团,共产党中也有好人啊!”这种辩护看起来是天经地义的,共产党中当然有好人,谁都不可否认。但是善良的人们却很少懂得这样一个道理:共产党与共产党员并非同一事物,共产党是指由共产党员所组成的一个社会集团、社会组织或者社会系统,我们知道集团(或组织)和个人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那么,共产党员中的好人(人性的体现)与共产党本身作为一个十恶不赦的流氓黑社会集团(党性的体现)也就没有逻辑和事实上的冲突。要理解什么是共产党,共产党与共产党员有何不同,首先得理解什么是系统!

现代系统论起源于20世纪的西方,是由贝塔朗菲所创立的一种突破西方传统分析-还原方法论的新世界观,他具有整体思维的特征。在今天,系统论已经成为当世学者研究认识复杂物件时必须掌握和使用的基本科学方法。

什么是系统?所谓系统就是由若干要素通过非加和性作用而组成的一个具有特殊结构和功能的整体。系统有四大特点:

①系统是由要素构成,即系统有其特定的组成成分;

②组成系统的要素之间是通过非加和性作用而结合在一起的,即系统不是由组成部分简单的代数叠加(加和性)而形成的整体,正是非加和性作用使系统出现了要素所不具有的新功能,所以也有人简单地称系统的这种特性为“整体大于部分之和”;

③系统具有特定的结构,即由于非加和性而形成的、要素之间的特殊联系和相互作用;

④系统具有特定的功能,即系统由其特殊的结构、而显现出的特殊效用(结构决定功能)。

现在举几个例子来理解系统的这些特征:

我们知道水分子是由2个氢原子和1个氧原子构成的,氢和氧是组成水分子这个系统的要素,以要素的功能来看,氢是可以燃烧的,氧是可以助燃的,但是由这两种要素构成的水却既不可以燃烧也不能助然,反而是灭火的。在这里,系统展现了和其要素完全不同的功能特征,这说明,由于氢和氧的非加和性作用,形成了水分子的特殊结构,从而使水(系统)产生了氢和氧(要素)所不具备的新功能,这就是整体大于部分之和的意义,同时也表明了系统和要素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事物。

再来看一例,氰化钾(分子式KCN)是一种剧毒物品,但是组成氰化钾的成分碳氮钾元素本身却都是无毒的物质,无毒的物质为什么能组成有毒的物质呢?这也是由于在形成系统时,要素之间发生了特殊的相互作用,从而使系统具备了特殊的组织结构、展现出特殊的功能。那么,回到本章的开头,作为要素的共产党员在组成一个大的社会系统——共产党——时,党员和党员之间发生了什么样的相互作用?由于这样的相互作用又使系统形成了什么样的组织结构?最后使共产党这个巨型社会系统显现出什么样的功能特征?这正是我们基于系统科学方法要回答的问题。

共产党是由共产党员之间通过一定的人际关系而形成的社会系统。这种党员之间的人际关系(即组织关系)就是共产党的组织结构,共产党的功能正是通过这种特定的组织结构来体现的。共产党的组结构有两大特征,如下:

①下级绝对服从上级,上级绝对服从中央,不服从的要受惩罚;

②一旦加入,终身不能退出,若要退出就是背叛组织,要受到惩罚。

略解一下:一,作为共产党员必须得无条件的服从党中央的决定,在一切问题上和党中央保持一致,党中央反谁它就反谁,党中央拥护谁它就拥护谁,也就是说作为共产党员,其人性、人的判断力、人的意志、人的选择等等人的方面的功能全部都得放弃,自动让位于党的功能,党中央就是它的大脑,而党员则必须作为共产党这架复杂机器内的一颗螺丝钉、一个部件、来无条件地供其大脑指挥和驱使。可见,在共产党内个体党员是毫无人格意义的,仅仅只能作为党组织的一个能量单元而显现它的存在价值。二,共产党员入党时宣誓永不叛党也就意味着永不退出,一旦要求退党,就是政治不合格(甚至可以定性为威胁国家安全),在党统治的社会、政治永远是第一性的(即其所宣扬的阶级性和立场),第一性不合格,那么这个人的工作、事业、生活、甚至爱情等等都将会受到严重的影响和打击。可见,人一旦加入共产党、成为共产党员,就会身不由己,无法自主,在高度的政治统一性中逐渐丧失了作为正常人的人性和人格,成为毫无自由可言的零部件,终其一生都将很难摆脱党组织的操纵和束缚。

环顾人类历史,共产党的这种组织特性惟有一种社会系统和其最为相像,那就是——黑社会系统!黑社会也有两大组织特征,如下:

①一切成员绝对的服从老大,不服从的会受到惩罚;

②一旦加入,别想轻易退出江湖,自动退出会受到追杀。

可见,共产党在组织结构上和黑社会一模一样,也就是说这个由庞大党员构成的巨型社会系统正是严格按照黑社会的标准和模式来组建的,共产党,正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黑社会组织!其党性(该系统的结构特征)就是黑社会性,其功能就是对社会上一切正常的生产、经营、劳动、教育、宗教信仰等等基本社会活动进行骚扰和破坏、勒索和控制。在党性的指挥下,个体党员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都得首先履行党组织(系统)的功能,体现党组织的性质,党性永远高于共产党员的普遍人性。

由此,不难看出,共产党中有没有好人根本无法动摇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共产党员和共产党不可以相提并论,试图以某些个体好党员来为共产党做辩护做宣传,就像试图以无毒的碳氮钾元素来为剧毒的氰化钾做辩护做宣传一样而显得的浅薄、无知、可笑!

在历史上,为了夺取政权,不乏会有以严密的黑社会组织来秘密起事的武装集团,但没有一个集团在取得天下后仍然以这种系统结构来治理天下的。中国古代以儒家传统的伦理关系来构建国家系统,古代的西方以宗教神权来构建国家系统,现代西方以民主宪政来构建国家系统,惟有共产党以黑社会组织来构建其统治体系,可见,共产党政权是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国家形式,是一种最恶劣的社会管治模式,因此,也只有这样毫无人性的黑社会组织才会做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以国家形式活体摘取守法公民的器官出售牟利)!

二、从社会功能结构及思想意识结构论述共产党的社会形式——邪教集团

(注:本章论述的是共产党和其它社会子系统相结合的方式,即它的社会化形式。又分为两个部分:一,反社会的社会结构模式;二,反人类的意识结构模式。)

1、共产党反社会的社会结构模式

共产党的组织结构决定了其黑社会性质,这样的党性主宰著党员在这个组织内的命运;而这个黑社会组织与其它社会子系统的关系则由共产党的教义来决定,共产党有一套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邪恶理论体系——马列主义,它指挥着这个黑社会系统的一切行动。可以说,黑社会组织结构是共产党的活性机体,而马列主义邪教教义则是共产党的中枢和大脑组织上的黑社会性和理论指导上的邪教性、使共产党在社会化过程中成为人类历史上登峰造极的最大最邪恶的邪教集团。

共产党时常宣称自己是一个政党,是执政党,其实共产党和政党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在一个正常的社会系统内,政党只是一个以组织参加竞选为活动目标的自由社会团体,竞选成功则作为执政党组建政府,执行宪法所赋予的政府功能;竞选失败,则作为在野党,履行宪法所赋予的监督批评政府的权利。图1分别罗列出正常社会形式下和共产党社会形式下各个社会机构的运作状态及其相互关系,如下:

社会历史领域概念的抽象层次 正常社会形式下的职能状态 共产党社会形式下的状态 结论

政治

集团

政党(组织参加竞选) 执政或者在野 不存在政党 共产党不是政治集团
政府(公共行政系统) 由获胜的政党组建 由共产党掌管
议会(立法系统) 独立于政府和政党 由共产党掌管
法院(司法系统) 独立于政府和政党 由共产党掌管
经济集团 农会、商会等行业协会 自由组建 独立运作,不受政党和政府控制。 受共产党控制 共产党不是经济集团
公司、工厂等经济实体 自由经营 受共产党控制
经济合作组织等 自由运作 受共产党控制
文化集团 学校等教育机构 自由教育 由共产党掌管 共产党不是文化集团
学术协会、艺术团体等 自由争鸣 受共产党控制
新闻机构、出版社等 自由言论 由共产党掌管
军事集团 军队 由政府掌管,归国家所有。 由共产党掌管,归共产党所有。 共产党不是军事集团
民兵
员警

(图1)

如图1所示,在一个正常的社会系统内,各个社会机构独立运作,互不干扰,各自执行各自领域特定的社会功能,共同为社会的完善和进步做出自己独特的贡献,但是在共产党统治的社会,社会系统内的一切领域一切机构都被共产党集团牢牢地掌握或控制在自己手中(只是进入20世纪80年代,共产党感到控制经济会导致自己灭亡,于是才在一定程度上为经济松绑,但经济发展的主导权依然被共产党所操纵着,并成为大小官吏牟取暴利的主要工具)。在共产党社会内,并不存在着真正意义的独立运作、分工严密的各个社会子系统,如政府、法院、议会、教育、新闻、军队、企业等等,所有的这些机构都只是共产党活性机体的一个功能部分,执行着共产党邪恶大脑所发出的邪恶指令。社会子系统和共产党的关系正如共产党体系内部其党员和党组织的关系(可参考第一章)一样,在共产党控制下一切的社会子系统都成为不由自主,没有独立性的零部件和能量单元,供共产党驱使、奴役,为其提供生命活动的基本能量。共产党相当于把自身系统的结构模式放大到了全社会,把中央对党员的控制关系、延伸到全社会各个领域,使自己的黑社会性质贯穿到了全社会的每一个基本单元,也就是说使全社会都被黑社会化。

可见,以社会化形式来看,共产党不是独立的政治集团中的一员,不是独立的经济集团中的一员,不是独立的文化集团中的一员,也不是独立的军事集团中的一员,更不是一个以竞选参政为组织目标的政党,共产党只是一个庞大的、统一的、包容一切的巨型社会集团,在概念层次上它居于社会概念的第级(如图1),属于“社会集团”的层次。显而易见,共产党社会集团不是一种正常的社会模式,共产党不属于正常社会结构中的任何一个单元,但是它却控制着全社会的所有结构单元,像病毒一样吞噬著社会有机体的各个部分、控制一切、反对一切、敌视一切,是一种彻彻底底的反社会的社会化结构模式。

2、共产党反人类的意识结构模式

共产党以反社会的社会结构模式、执行其社会化进程,以毒瘤侵蚀健康机体的方式向全社会扩展,必然会毁灭正常的社会系统,而这正是共产党建党的目的和任务,是共产党人在世间的真实使命,这种使命来源于共产党的宗教信仰——马列主义!

说起宗教,人们总是会有一种误解,认为宗教就是信仰神佛上帝的组织。事实上,宗教与对神的信仰并非直接等价。

在汉语中,“宗”的本义为宗庙、祖庙及在祖庙祭祀祖先,后来演化为尊崇尊敬、效法取法、归依归向等等;而“教”则指教化教诲教育教导,因此,“宗教”合在一起就是指尊崇、遵守、归依、效法一定的教化和教诲。可见,宗教本是一种内心的虔诚向往与精神追求(精神层次上),在社会形式方面表现为人们为学习掌握圣人、尊者(或假先知)的教化而形成的有特定学习功能的社会组织(社会层次上)。一般来说,宗教有四大特征:①有尊崇的教主;②有成体系的教义;③有一定规模的教徒;④有相对稳定的教化场所。

宗教以概念来讲本无善恶,其好坏优劣是以教义来区分的:以教义的善恶来区分,宗教可分为正教(劝善)和邪教(行恶);以教义的内容体系来区分,宗教又可分为正信宗教(信仰神佛,敬天知命,尊崇圣人的教诲)、科学宗教(信仰科学体系,尊崇哲人或科学家的教诲)和无神论宗教(信仰进化论,崇尚丛林法则,迷信暴力,尊崇假先知马恩列斯毛的指导)。图2为世界上各类宗教的大致示意图,如下:

教义原则 教义结果 教义核心 教义典籍 教主
佛的宗教 劝善 正教 忍苦修心,摆脱轮回。 佛经 释迦牟尼等
道的宗教 劝善 正教 道法自然,返朴归真。 道藏 老子等
基督的宗教 劝善 正教 忏悔赎罪,回归天国。 圣经 耶稣等
儒的宗教 劝善 正教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四书五经 孔子等
科学的宗教 不善不恶 亦正亦邪 观察、分析、建模、实验 科学著作 历代科学家
马列主义宗教 行恶 邪教 斗争、流血、毁灭旧世界 马列主义 马恩列斯毛

(图2)

可见,宗教形式既可以用来组织学习圣人所传的法与道(如佛教、道教、基督教等)及伦理教化(如儒教),也可以组织学习西方哲人与科学家所创立的科学体系(科学也是一种宗教),当然也可以被邪恶的假先知用来传播邪法。人类所有的知识体系都是一种教化,都可以形成宗教体系,佛道基督儒教讲知行合一,以践善(就是修炼)为求知的最终目的;科学体系割裂了知行关系(知识和道德的关系,不是西方哲学中讲的理论和实践的关系),放弃了求知时的道德因素,使知识从内证转向外求从而使践善的宗教转化为不善不恶(亦正亦邪)的宗教;而马列主义则进一步背离了科学的求真精神彻底地转化为一种狭隘、偏激、崇尚暴力、否定一切、打倒一切的绝善弃知(反神灵反天地为绝善,反哲学反智慧为弃知)、无恶不作的宗教。

以信神的角度而言,马列主义是反神反佛反天地的宗教(反善,反真,反修炼),关于无神论的破解可参考笔者《终极谎言–无神论》,本文不多做解释;以人的层次而言,马列主义则是最彻底的反人类的宗教,其特征如下:

①反哲学反智慧的理论认识路线

在认识史上,马列主义是最狭隘的知识体系,它排斥历史上的一切哲学与智慧,认为其它哲学不是唯心的(在马列主义词典里,唯心等价于绝对的错误),就是形而上的(在这里,形而上学被用来表示一种机械、僵化、教条、静止、孤立的世界观),即使与马列主义观点接近的一些哲学,在它眼里也只是具有朴素的唯物主义和辩证性,相比自己而言,还是显得比较粗糙和简陋,在马列主义眼里,只有自己的学说才是世界上最完备、最科学、最正确的哲学体系。翻遍历史,除了马列主义,我们再也找不到这样一种不知天高地厚,厚颜无耻,打倒一切,蔑视一切圣人前贤的狂妄无知的异端邪说!马列主义扭曲了西方真正的爱智慧的哲学传统,践踏了高级的东方佛道智慧,建立起一种全封闭式的唯我独尊的反智慧学说体系,把人类最肤浅的经验认识(只依据感官与现世经验建立起的知识体系)作为最绝对的真理来崇拜,从而封闭了人类思维向更高级领域拓展的任何可能性!(对马列主义唯物主义世界观的批判请继续关注《低级浅陋的唯物论》一文)

②反历史反传统的社会实践纲领

在社会实践方面,马列主义公开号召要与人类历史作最彻底的决裂,在《共产党宣言》中赤裸裸的宣称要以暴力推翻人类现存的一切社会制度,实现一个无祖国、无民族、甚至无家庭的所谓大同社会,这种彻底的反人类实践纲领正是其反智慧的理论认识路线的体现,也是共产党无知狂妄的流氓本性的体现。马列主义让人们不要信神,不要尊重真正的科学传统,而要迷信自己所创的所谓历史唯物主义为最高真理,它反对历史上的一切与之不同的宗教信仰、哲学、及社会制度、历史传统,要把一切旧世界都砸烂以实现自己所设想的共产主义社会。可见,马列主义的社会理想就是要把一个正常的人类社会完全颠覆,因此,它在社会实践中才会形成一个彻底的反社会的社会化组织结构模式(如前文所述)!抛弃了神的教诲,抛开了一切哲学的争鸣和科学的论证,在封闭狭隘的马列主义理论体系教育下,在崇尚暴力的社会价值导向下,共产党的思想意识完全背离了人类正常的心理结构,蜕变为一种仇恨全人类普遍人性、敌视全人类普遍价值观的流氓式思维意识结构,表现出了彻底的反人类的邪恶本性。

可见,马列主义教义就是一部系统的反社会、反人类的教义,是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邪恶理论的集大成者。以此教义为指导,共产党把反人类的思想意识结构与反社会的社会化组织结构紧密结合,最终使共产党成为一个真正的、完备的、集一切邪恶之大全的邪教集团,这个邪教集团的出现必将对人类正常的生存和发展构成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威胁。而不幸的是,5000年的中华传统正成为这个邪教集团最为疯狂的破坏目标,善良的中国人民正成为这个邪教集团为祸人间的最大受害者!

三、从人性的显现状况分析共产党统治下中国人的生存状态——奴隶和人质

关于人的学说,古往今来有各式各样的说法,但看法较一致的是认为人的属性可以分为三个层次来理解,分别为生理属性、社会属性、精神属性。图3(如下)中笔者把人的属性从低级到高级分了12个级别,它们之间的关系试略解如下:

 

分类 级别 人的属性的不同级别表现形式 表现形式的意义 所属领域 文化等级 生命对比 生存等级
人的属性 生理属性 1 吃喝拉撒的自然能力 生理功能体现 生理 蒙昧状态 等同动物 初级
2 生儿育女的自然能力
3 制造简单衣物房屋的能力 简单生存技能体现 经济 物质文明 文明状态 工具性 高于动物 低级
4 制造简单的工具的能力
社会属性 5 社会化生产的形成 复杂生存技能体现
6 宗族氏族民族的形成(礼) 人的家园的体现 政治 制度文明 人文性 高级
7 社会规范的形成(礼和法) 人的秩序的体现
8 社会权利的形成(人权) 人的尊严的体现 尊贵
精神属性 9 美的追求(美) 人的审美的体现 艺术 精神文明
10 智与真的追求(真) 人的智慧的体现 哲学
11 善与仁的追求(善) 人的伦理的体现 伦理
12 道与德的追求(性命) 人的明慧的体现 性命 修炼状态 高于常人 神圣

图3

人的生理属性包括两个方面,生理功能(1、2级别)和天赋的简单生存技能(3、4级别,如人天生可以为自己制作简单服饰、巢穴,及可以打制简单工具),这些能力并不需要通过社会形式来实现,所以叫做人的生理属性。在生理属性中,人类的简单生存技能已经开始显示出他比动物所具有的优势性(从工具性角度而言)。

人的复杂生存技能需要在社会形式中实现,社会化生产(5级别)的出现标志着人的社会属性开始显现出来(但只是社会属性的低级显现,工具性意义的显现)。与此同时,人的家园关系开始形成,出现了宗族氏族及民族(6级别),礼治遂成为社会关系政治化的发轫,从家族宗族的小礼治到民族国家的大礼治,人类社会开始显示出它必须具备的某种天赋秩序(7级别),相对稳定的民族文化传统及有序和谐的社会秩序意味着人的工具性开始遮蔽,而人文性开始凸现(人文性从制度文明起始,表明人类社会一切制度的设计都不能脱离人文关照),这标志着人的生存状态开始进入高级阶段(6、7级别)。

人权(8级别),即社会权利,是最高级别的社会属性,它标志着人有了稳定的家园及社会秩序后开始更加地关注自身,追求人格的实现,并最终形成一套维护人格尊严、保障基本人权的社会制度。人权的追求与实现标志着人的生存状态开始进入尊贵阶段(8、9、10、11级别),由人权追求开始到更高级的审美追求、智慧追求、及伦理的追求(即仁的追求),人的属性开始由社会属性向精神属性方面显现,社会文明由制度文明进入精神文明状态,在这个过程中,隐藏在社会形式背后的人的本质属性(佛性)逐渐开始浮出水面,凸显出来!

人的精神属性包含9、10、11、12四个级别:的追求是人凸显其尊贵性的最低层次的精神需求;智的追求则更进一步,表达了人渴望了解世界真相的精神意愿;仁(伦理)的追求则是精神文明的最高境界,也是智慧(哲学)需求与审美(艺术)需求得以满足的坚实保障,伦理学(指以仁为核心的儒学,不是指西方主客二分的伪伦理学)内含着最高级别的哲学与艺术,既是智与美的道德起点,也囊括了哲学与艺术的最高境界。

[注:西方哲学的终结是后现代主义运动,它们结束了西方主客二分的传统思维,回归到东方天人合一的世界观与知行合一的认识论思维模式中,在探索世界的层次上接近了儒学。哲学始终是西方的学问,是外求的知识体系,《老子》中讲“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表明了外求与内证的不同心理状态,因此,我把西方哲学称为智慧之学,而中华的佛道修炼之学则称为明慧之学,儒学(真正的伦理学,入世法修炼之学)介于二者之间,既是智慧之学的终点,又是明慧之学的入门阶段。因此,哲学处于10级别,儒学处于11级别,性命修炼之学处于最高级的12级别。这些问题不是本文的重点,在此仅做线索整理。

人的精神属性的前三个级别分别是人对美、真、善的追求,体现了普通人的高级精神需求,而最后一个级别,则是超越常人、同化天地自然与道合一的道德追求,是最高级别的精神属性,是人的明慧的体现。明慧是伦理(仁)趋于完善的标志,表明人由“知人”状态(智),经“仁者爱人”状态(仁),而转向“自知”状态(明),于是无明破去露真性,人的本质属性,即佛性或神性开始显现,人在此时见到了本真的自性,明白了人之为人的终极目的,从而进入了神圣阶段。

需要着重强调的是,人的属性不是表现为进化论者或马列主义所宣传的那样在历史的长河中由低级向高级的发展过程,而是表现为、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在发生的“本质的凸显过程”,即由无明而渐明,由渐明而全明的层层剥开的过程。人的本性只所以是遮蔽的而不是凸显的,按照佛家(道家也一样)来说,乃是因为生命在轮回中所积累的罪业造成的,人之所以表现出不同级别的属性状态,正是由于不同的业力场使其被封闭的程度不同而形成的。

另一方面,古代中华文化中不讲社会权利这个概念,并不是因为中华文化落后,而是因为中华文化的落脚点高于社会权利的层次,中华文化更注重讲社会义务,是在履行社会义务的层次上反照社会权利(道德高的人总是更注重自己的社会义务,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淡一些,当整个社会更倾向于履行社会义务时,人的基本社会权利自然也就能得到保障),“慈爱忠信仁义孝悌”等概念都是注重以社会义务的实现来构建和谐人际关系。中华文化用儒学的伦理体系来治理国家,“人之初,性本善”的仁学体系及止于至善的伦理教育(精神文明的最高层次)表明我们的文化追求从一开始就全面高于西方的制度文明体系。而且由儒而可以进入道,更容易返回人的本性,西方哲学探索了几千年,到现在才接近儒学(以后现代主义的现象学、对话哲学等为代表),其精神文明的终点高不过我们的起点。

现在回过头来看看共产党邪教集团统治下中国人的生存状况:

①半个世纪来共产邪教集团通过各种强制手段毁灭了中华传统文化,使当今大多数的大陆人失去了民族自豪感与归宿感,不认识自己的祖先(崇拜马列主义而诋毁自己的神传文化),理解不了自己的祖传文化,找不到自己的根。这使人文之初的家园感(6级别)被完全的毁坏,中国人民成了无根漂泊的民族。

②共产邪教统治下,华夏大地上,礼崩乐坏,混乱不堪,法律的尊严被践踏,传统的道德资源被污染,社会公平与正义荡然无存。这使人的社会秩序性(7级别)被完全遮蔽起来,整个国家系统靠赤裸裸的流氓黑社会组织程式来运作,传承千载的文明礼仪之邦变成了冷血无情、虚伪狡诈的人骗人、人吃人的丛林社会。

③人权本是人之为人最基本的社会权利(8级别),是体现人之尊贵性的最基本的条件,拥有基本人权,是社会活动中保障公民人身安全和人格尊严的第一前提。但是在共产邪教统治下,中国人的人格尊严被完全抹杀,人权被等同于吃喝拉撒的自然生存能力,人的社会生活被等同于活着,人的生存状态被彻底降到了等同于动物或略高于动物的工具性阶段。

④共产邪教统治下,中国传统的审美观(9级别)、价值观被破坏殆尽,共产党把自己变异了的邪恶价值观和伪审美观强加给全国人民,现在的中国人道德水准处于历史上的最低点,大多数人以丑为美、以恶为善、以不正常为正常,这从根本上颠覆了宇宙天地运行的基本规律。

⑤共产邪教统治下,一切的学校教育都以马列主义邪教教义为核心,全面抵制西方真正的哲学传统与科学体系(包括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它只吸收技术,抵制科学精神),不但使西方文化的真正智慧(10级别)被扭曲,也毁灭了中华传统的天人合一的高级思维模式,这使当今的大陆人民蜕变为全世界思维最封闭的落后人群,智慧最低等的野蛮民族(马列民族)。

⑥共产邪教毁灭了中华至善的伦理体系(11级别),毁灭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传统与认知原则,使“善”这一认识论的第一原则被彻底抛弃(当今西方后现代主义哲学已经开始向伦理学转向,开始抛弃传统的“智”的本体论路线,而恢复“爱”的本体论地位,这与儒学体系是基本一致的),捣毁了人类明心见性、通向自性的起点站。

⑦共产邪教统治下,一切的性命修炼都被当作伪科学与迷信而一概否定,所有的修炼团体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残酷镇压,六十多年的反科学反智慧反宇宙的无神论洗脑教育,使多数大陆人民彻底割断了与创生自己的神的联系,迷失在物欲和情欲之中,看不到自己的本性。

可见,人之为人的一切正常的、高级的属性,共产党都不让人民拥有。在共产党眼里,人只是一种会制造工具的动物,人的本质(存在方式)只是实践性与社会性,即社会化的生产劳动,因此,所有人都只能作为共产党手中生产劳动的工具而存在。共产党所谓的改革开放只是开放了最低级别的生理和经济领域,更高级的制度文明和精神文明从来都没有也不可能成为开放的内容,在共产邪教统治下,中国人只能讲究吃饭穿衣、发展经济和积累物质财富,其生存状况始终无法超越工具性阶段。

自古以来,我们祖先把人看作是可以与天地等齐、同化天地的天地之心、万物之灵,是与道可以同一的宇宙间的高贵生命,揭示出人的本性是佛性、是神性,因此,人可以通过修炼而明心见性、成佛成道,最终回归我们真正的家园。在现存人类文化体系中,这是对人性最高级别的认定,反映出中华文明对一种最尊贵与最神圣的生存状态的一以贯之的追求。但是在共产党统治下,当今的大陆人民不但不能享受祖传的尊贵与神圣的人性追求及道德修炼,就连现代制度文明中最基本的民主与法治也无缘受用。共产党侵占了中华民族祖传的大好河山,剥夺了中国人民最基本的社会权利,掠夺中国人民的财产,奴役中国人民的身体,杀戮中国人民的生命,在共产邪教侵害下,大多数中国人民处于奴隶和人质的生活状态之中,在几十年的“杀、抓、放、再抓、再杀”的回圈程式运作中,生存下来的人普遍患了对剥夺绑架者感恩戴德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把自己本应有的正常生活理解为施暴者的恩赐,完全忘记了人之为人应该有的基本权利和生活状态!

可见,共产党不是民族的救星,而是中华的灾星,共产党政权即伪中华人民共和国,既不是中国(见《谁是中国》),更不是一个新中国,而是宇宙之间最邪恶的邪教集团对中华民族的侵略与占领,共产党是附着在中华民族有机体上的癌细胞和肿瘤,共产邪教不灭,中华民族永远没有光明,中国人民也永远不会真正站立起来,成为自由、大写而高贵的人!(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6-05 9:1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