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心乐章》影评

关于爱和原谅,我只能想像!

作者:徐桐炘

主角巴特用歌声和创作感动世界。(《停泊栈》提供)

    人气: 6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片名:《梦想心乐章

❖导演:安德鲁厄文

❖出品年份:2018年

(图 /Catch Play 提供)

❖上映时间:2018年 5月

故事改编自知名福音乐团“怜悯我(Mercy Me)”主唱巴特真人成长经历,童年经常遭父亲拳打脚踢,母亲丢下他另组家庭,只能被迫和父亲相依为命。看似是许多家暴家庭的典型案例,但他却仍能发挥所长,透过歌声将内心受到宗教的感动传唱而出。但当他写出疗愈千万人的歌曲〈I Can Only Imagine〉获得全世界的认可,心里依然渴望一个人的掌声。

这份渴望来自于原谅。

(图 /Catch Play 提供)

以歌声疗愈童年创伤

上天并不宽待巴特,自小得忍受父亲暴力对待,青少年时期又因负伤没能符合父亲的期待成为美式足球员。庆幸的是虽然眼前被关了一扇窗,却被开启另一扇窗,找到好伙伴“怜悯我”,让他有机会展现过人音乐才华。但梦想这条路没有捷径,窗外风景美丽动人,前行的道路却满是荆棘泥泞,怀才不遇的痛苦感受就像儿时总被父亲否定般缠绕心头,他最终不得不面对残破不堪的父子关系,原谅拳脚相向的爸爸。

(图 / Catch Play 提供)

一开始乐团小有表现、累积些许粉丝后,巴特急着证明自己,却遗忘演唱福音歌曲的初衷,幸好碰上贵人─经纪人Brickell。如果让他本人来说,他肯定会感谢这份“上帝的安排”。Brickell第一次听完演唱就提醒他:“你有才华、潜力和歌唱能力,但你还没找到自己的歌和灵魂。” 点醒他演唱时“演戏”的成分太多,欠缺真挚的情感,更在得知巴特的身世背景后,劝他解开内心存在的“心魔”。

音乐明明是巴特在遇到挫折时最大避风港,他靠一首首温暖、激励人心的歌曲撑过家暴恐惧,等到有天能离开家庭,他却因一无所有,迷失在向往用歌唱满足功成名就的企图心。但创作骗不了人,他终究得正视和父亲的关系;而这部片之所以能打动人心,不仅止于巴特愿意面对过往的改变,而是被他称为“怪物”的父亲,不知不觉受到他的影响,在临终前获得平静并且成为他最好的朋友。

巴特原是想和魔鬼般父亲对质,没想到却发现父亲因聆听自己每次在电台的演唱,开始接触福音电台的传道。音乐和传道之声如流水一点一滴洗净心灵,也像和平钟声让他在病痛中仍愿意放下怨恨。当巴特的父亲再次面临儿子叛逆离去,不再使用暴力相待,在一次次地改变里,他不只得到儿子的原谅,观众也跟着感受两人成长。

(图 / Catch Play 提供)

化解心魔才能获得救赎

我能够变成超级英雄吗?真的适合唱歌吗?小时候想得到的救赎到底是什么?从小就爱幻想的巴特,在种种自问中惊觉:其实他只给自己一个答案─想像(Imagine)。尤其当他失去父亲时,在丧礼上也不禁想问上帝,父亲去的天堂到底长怎样呢?这时奶奶又给了他唯一答案:“我们只能想像。”终于促成他写出歌曲〈I Can Only Imagine〉。

(图 / Catch Play 提供)

当他想开了,即使父亲再也听不见,他也不再沈溺于悲伤,因为想像中的父亲就坐在观众席上为他鼓掌,而他们总有一天会在天堂相遇。

电影中青少年期的巴特并不特别讨喜,甚至会让观众觉得有些“中二”,但仔细思考,哪个年少不轻狂,他看似不断以10、11岁时经历人生黑暗期为借口而逃避现实,但毕竟片中对于父亲施暴一事没有太多着墨,短短几幕动粗的画面,容易让人误解父亲只是容易动怒,只能透过巴特之口堆叠出父亲根本是“怪物”的形象,才能理解巴特为何心中充满怨恨,选择远走他乡。

主角巴特用歌声和创作感动世界,现实中仍和原班人马继续散播福音音乐。(图 / Catch Play 提供)

这部电影题材最令人担心的莫过于落入赞扬宗教的窠臼,毕竟是描写福音歌手的成长故事;当然如果意图就是宣扬宗教也并无过错,但剧本恰到好处的将福音和主角们的生命历程结合在一起。超越宗教的感动让更多人感受到强烈共鸣,因为不论信仰,每个人心中总有一个心魔、每个家庭都有个过不去的槛,人生总有太多需要和解和原谅的议题。

(图 / Catch Play 提供)

专栏作家

徐桐炘

从法律圈离开投身电影相关工作,又误打误撞成为中国时报影剧线记者。

从五花八门的影视作品观赏人生百态,在不同明星身上看见光明与黑暗,

继续用文字传达意念,没有太多华丽辞藻,因相信放在眼前的事实就是最直接的力量。

──转自万海航运慈善基金会《停泊栈》期刊74期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时候,它们才是人类真正的灵魂伴侣,代替忙碌的父母,陪孩子度过无忧无虑的童年,面对浑然未知的世界;也取代疏离的子女,抚慰孤寂的老人家
  • 一般人对兔子的印象大多是外表可爱、充满活力,相较于原著中作者较为温馨的画风, 真人动画似乎更符合大众想像,也更符合“现实”,设定与原着相同。比得兔和父母同住在乡间一棵大树底下的窝,父亲却被外来居民残忍杀害,母亲耳提面命不要接近人类,但电影将故事集中于母亲离世后的挑战,片中比得兔正值叛逆期,他独自带着妹妹和表哥一起生活,虽养成他一肩担起责任的好习惯,却也变得自负,并多次陷入危机中。
  • 城子古村位于云南红河、文山两州及泸西、弥勒、丘北三县之间,是彝族先民的聚居地。其后有了汉族人迁入,使得此地的土筑民居建筑融合了彝汉风格。根据史料记载,距今600多年前的明朝成化年间,土司昂贵在飞凤山上建立宏伟的土司府,使得城子古村所在地成为当时滇东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 从非障碍者成了障碍者,从站立到坐轮椅,生活中许多习以为常的事都被放大为特殊情况,改变的地方着实很多,有时真令人哭笑不得,更成了一件件既特殊又奇妙的趣事。
  • “我儿子的状况最近越来越糟,与他沟通他反而将所有的问题归咎于我,埋怨我不帮他买车、也不帮他当汽车贷款的保人,责怪我都不关心他。”
  • 父母和子女,本来就经常在“舍”与“得”之间拔河拉扯,但如果没有“独自”就难以学会“独立”,独自就是“舍”,独立就是“得”,所以必须忍下心,拿掉她的保护伞,不然她永远都学不会独立勇敢。
  • 出太阳的日子,楼梯间墙面独特的洞洞,光影终日游移其上,如猫咪轻巧的步伐;有时光影又像顽童般,忽暗乍亮,跑过来跑过去,让人捉摸不定。
  • 每回临靠海,不单只是疏离人群,而是期待能更清楚贴近自己。无论白天或夜晚,海潮声时时在耳。
  • 在不见尽头的宜兰冬山夜市,坐在轮椅与家人悠闲地逛著时,不禁想起童年的夜市情景及陪了我们好长一段时间的弹珠台。
  • 新疆地域广袤,汇聚47个民族,蒙古人仅约15万,一说是准噶尔部落后代。图瓦族主要过着游牧生活,喀纳斯禾木村是族人聚居地,有着数百年历史,烟翠联翩、静谧脱俗,入选为中国最美的六大村落之一,房子全由原木接榫搭建,不用一根钉子,木头间隙塞入苔藓,过个几年,小木屋还会长出植物,充满了原始风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