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悟

弯弯的背

格罗斯莫恩国家公园被称为加东最美丽的国家公园。(Fotolia)

三月下旬前往花莲,停留两天一夜作了四场演讲。在花莲高商进行两场演讲,下午是向日间部同学、晚上则是对进修部同学演说。在我们那个年代不叫进修部,而是夜间部,许多学生都是半工半读,由于他们是自己选择继续读书,所以动力远远超越一般的学生。

花商的老师表示,进修部学生的年龄差距很大,曾有一位80多岁高龄还来读书的学生,我听了非常佩服,好一个“活到老、学到老”的典范啊!

在进修部的那一埸演讲,确实激励了许多人,其中有一个说我“长得很帅”的女同学,在演讲过后拍照时,要求是否可以摸一下我佝偻的背?

无须活在别人眼光里

说到我的“背”,由于长年累月坐在轮椅上,造成脊椎严重侧弯成S形。国小期间曾到台大医院接受了四次刮骨切肉的手术,其中三次就是在做脊椎矫正,希望能将背部拉直,有一个“端端正正”的背。

手术后,弯曲的背部确实被矫正了,不过必须穿着背架来固定维护。说到穿背架,背架穿上后,上半身宛若打上石膏,像个直挺挺的机器人,无法弯腰、动弹十分辛苦,让自己变得更不方便。以前还可以自己慢慢地推著轮椅行动,穿上背架后推轮椅的速度就更像蜗牛漫步了。

此外,我又无法自行穿上笨重的背架,每回都必须请人协助,有时候找不到人帮忙,索性就不穿了,也落得个轻松自在,仿佛卸下孙悟空头上的紧箍咒。而当不穿比穿的时间多时,脊椎便逐渐开始弯曲,等到想穿的时候已经无法穿了。

20多岁的时候,有医生表示,我的脊椎严重侧弯而受到压迫,届时会因为心肺功能衰竭,可能活不过30岁。如今我不但打破了医生的魔咒,而且要比医生所断定的年岁,又多活了快一倍。我的目标就是,要写下小儿麻痹患者活得最长的金氏纪录。

成长过程中,曾有一段时日难以接受别人盯着我的背看,那会让我感觉羞耻、缺陷和丑陋,许多自己也搞不清楚的情绪交杂着。后来慢慢地做心理建设,由外转内提升心灵层次,套句佛家讲的就是“修行”吧!

现在,我已经完全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有时候去国小演讲,好些孩童会好奇地问“为什么你的背是弯弯的?”我会幽默并小声地回答:“这是个秘密喔!弯弯的背里,藏着一对可以飞翔的翅膀。”孩童们当然是半信半疑,我想等他们年龄再大一点后,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生命随时都在“献身”说法

当然,弯弯的背也有一些不便之处,譬如:买衣服时尺寸要比别人大一号。有一次,老婆背着我要从家里的轮椅移位到室外的轮椅,由于多了一个弯弯的背,让她无法掌握旋转的距离,我的整个背就撞上了铁门,疼痛无比。

正当我很自然、反射性“哇”的一声叫出痛来时,此时老婆说出了一句经典之言:“生命斗士也会痛喔?”一时之间,令我哭笑不得。生命斗士的身体也是肉做的好不好?我又不是钢铁人。从那次以后,老婆背我撞上东西,我都不会再喊痛了,因为喊也是白喊,只能说她“驭夫有术”吧!哈哈!

说也奇怪,有些比我年轻、四体健全的人,常会喊著腰酸背痛。照理说,以我如此弯曲的身躯,应该最容易腰酸背痛了,然而我真的极少有腰酸背痛的情形,我认为应该是“老天爷”护体吧!

从弯弯的背,再回到这位想摸背的女同学,这是自我开始演讲以来,第一次有人提出如此要求,我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不就是现“身”说法吗?呵呵!我没有问她为什么想摸我的背,以及摸了之后有什么样的感觉。我认为把感觉放在心里发酵,或是让其不断地扩大,或许要比说出来更好。

本以为只有我的生命故事才能够激励他人,想不到从头到脚,连弯弯的背,都能够有所“示现”呢!

专栏作家

刘铭

三岁罹患小儿麻痹,必须终生仰赖轮椅。

现任混障综艺团团长、大爱电视台主持人、复兴电台主持人。

著有:《轮转人生》、《天上掉下来的礼物》、《人生好好》、《从残童到富爸》、

《坐看云起》、《当偶像遇上明星》。

──转自万海航运慈善基金会《停泊栈》期刊74期

责任编辑:杨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