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千亿元砸太湖 黄色蓝藻依然泛滥的背后

尽管砸下数以亿计的美元治理污染,中国江苏太湖、安徽巢湖、云南滇池等相继出现蓝藻泛滥生态灾害。图为2007年6月22日,工作人员在清除太湖藻类。(LIU JIN/AFP/Getty Images)
人气: 1087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日前,大陆官媒刊登几张照片,照片图文说,无锡太湖黄色蓝藻泛滥。评论表示,中共砸下千亿人民币治理太湖,而黄色蓝藻年年如期而至,其深层原因是中共体制问题。

随图的相关文字报导说,5月30日,近日闷热的天气,让太湖大量死亡的淡黄色蓝藻泛出水面,随风集聚到了无锡太湖贡湖湾水域。沿太湖大堤十几公里的湖面上,蓝藻已经是一望无际。

对此,有网民发出翻白眼的表情包,并写道,“又泛滥了。”也有网民说:“这摄影师把环境污染拍得还挺好看的,这油彩美啊。”还有网民说:“太湖美,太湖美,美就美在太湖水。十年前太湖水臭天下,十年后今天蓝藻再泛滥,誓与‘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努力来摊牌?”

旅德中国水利专家王维洛对大纪元表示,太湖产生蓝藻的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国的污染,即滥用化肥造成的农业污染、工业废水和生活废水的污染。

“中国的化肥已经成了中国土地的依赖,而农作物吸收不了这么多化肥,60%的化肥随着雨水进入到河道,最后进入湖泊里,所以,湖泊里氮、磷的含量都超标,就导致了蓝藻的爆发,温度一高就更厉害。”

其次,污染最大来自中国的污水处理厂,“他们不作为,基本上就不处理,出来的水质很差,他们装装样子,主要是为了收钱。”

王维洛说,如果化肥使用不是很多、如果把污水处理厂出来的水质标准加高,太湖蓝藻的问题就会减少、减轻很多。

中共治污不想根治的原因

中共在1992年巴西里约热内卢的世界环境峰会上宣称要对中国太湖、滇池、淮河、辽河和海河的水污染进行治理。而太湖从1990年开始,年年都爆发蓝藻。

中共环境部今年3月最新的调研发现,太湖总磷、总氮含量依然处于高位,“藻型湖泊生境未发生明显改善”。

王维洛说,中共曾定下几个5年计划要改变环境污染,“特别是太湖水治理,到目前为止,中共总共花了1000亿人民币,而现在的情况比1991年的情况更差。”

太湖历史上形成源于潟湖演变而成,之后,被陆地围住,分成好多块,有超过50多个闸门,几乎是一个死湖,现在主要是靠调长江的水来冲洗太湖,以减少蓝藻的污染。

王维洛说,20多年来,中共每年都在治理蓝藻问题,“为什么没解决?中共解决问题的方法是治表不治根,而不治根的原因涉及到中共的GDP增长和官员们的好处。”

中共计算GDP与国际统计不同,“比如,太湖投进1000个亿,它的GDP的增长上就体现出这1000个亿,它把水污染治理的钱也算GDP的增长,换句话说,就是把水先搞污染了,然后再去治理,就有GDP的增长。每年都有这个GDP,已经成了一种刚需,没有这个刚需,GDP就会降下来,所以它治理效率不好,但它GDP很高,如果治理好了,就没有GDP了。”

“再有,如果治理不好,它就要做工程调水,这样对地方政府就有很多钱要拿,所以,太湖治理就是从长江引水。而太湖旁边的无锡,以前靠太湖做饮用水源,但现在也是从长江通过管道输送取水。”

“其中,还有很多太湖的蓝藻治理,各类科学家想出各种办法,一会儿用国外进口的水葫芦,说水葫芦可以吸收大量的氮、磷,可以减少蓝藻的产生,最后成水葫芦污染;一会儿某专家掌握水解蓝藻毒素技术等等,要了多少亿经费,钱和时间花下去,治理完了,没有效果,领导及科学家也不承担责任。”

养殖农民成为水污染的替罪羊

5月28日,太湖爆发渔民对当局不给饲养大闸蟹的抗议活动,但遭到当地警方武力镇压,多人被打伤及拘捕。

王维洛说,太湖受天气及附近企业排污的影响,蓝藻爆发,中共以养殖蟹污染水为名,把农民赶出去不让养大闸蟹。

“其实农民养大闸蟹和蓝藻污染只是其中很小很小的一个原因,根本就构不成一个最主要的一个原因,但是,中共打击最下层的老百姓,这些靠养大闸蟹为生的农民,他们当初是从政府的手里买下水面的使用权,现在使用权被收回去,他们生计也没有了,所以养大闸蟹的农民成了这个太湖蓝藻的最主要的罪人。”

王维洛说,中共之所以打压老百姓,是因为它不想,或害怕找出污染问题的真正根源。

找根源就会触及到中共的制度问题

王维洛说,第一个揭露太湖污染问题的人是江苏环保人士吴立红,“他看到一些工厂把污水直接放到太湖里,他很着急,他替政府在着急。政府本应该鼓励他的这种为公众、保护大家水源的行为,但政府以敲诈勒索为名把他抓到监狱里关起来了。”

王维洛表示,中共要打击保护环境的人,是因为他们直接触及到了中共的制度问题。

打压环保人士 环检与污企猫鼠一家 令太湖更恶劣

5月31日,江苏环保人士吴立红表示,由于“六四”29周年将来临,6月5日是世界环境日,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将于6月9日在青岛举行,他在上午收到国保的警告。

他告诉大纪元,当局害怕他继续揭露污染腐败问题,不仅将他几个手机号在不欠费的情况下强行停掉,他去年还遭到死亡威胁,“我的阳台玻璃窗上有枪打的子弹孔,子弹速度很快,周围的玻璃没有崩开,可能是我在阳台时,他们想暗杀我,打偏了。”

吴立红说,从2007年太湖蓝藻大爆发到现在,太湖根本没治理好,“官方一方面说要加大治理,另一方面,又纵容下面的企业排污,上千亿的钱治理太湖打了水漂,真正用到太湖上的钱三分之一不到,钱层层被官员瓜分掉了。”

吴立红说,成千的污染企业不会被关掉,因为要用那些税收来维稳,“他们说那些企业一直是合格达标排放,我拍到他们在偷排污水,去年底,路透社的记者被那个气味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但当地的环保部门、检测部门出示的证据就是达标的,这就是典型的猫鼠同吃一锅粥。”

吴立红表示,他这一生想实现太湖真正的蓝天碧水,但遭到不断的打压,令他心灰意冷,“这都是因为中国环境污染深层次的原因是体制问题,它是一个惩善扬恶的制度。”#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8-06-02 5: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