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天韵:不如麻雀和鱼虾——人民的幸福指数

许多大陆“人民”的故事,悲凉透心。(公有领域)

人气: 77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10日讯】“人民”,一直被各级党官挂在嘴边,被喉舌媒体置于高处。许多“人民”的故事,悲凉透心。

6月7日,中国公民廖祖笙写下了《暂住祖国的艰难》,讲述了他无法办理暂住证的“奇遇”。他写道:“‘奇遇’,再度令我深感恐惧。……我深知自己只有离开了这个‘法治国家’,才会有真正的安全可言。”

他说:“我羡慕屋檐下的麻雀,可以自由地飞往山的那边;我羡慕河水中的鱼虾,可以自由地游往想去的水域……我一家三口无疑都属于人民的一员,但苟活在这样的‘共和国’,挣扎在这样‘法治国家’,有些在纸上‘当家作主’了的庶民,却真确活得就连麻雀和鱼虾都不如。”

读著苦涩的自述,回想起去年3月10日廖祖笙的呐喊:“强烈要求离开中国!”“请将护照办给我们,让我夫妇俩的劫后余生,可以真正免于恐惧免于挨饿,让上天补偿给我们的小女,就此也能有个相对正常的人生。”

一年过去了。这一家三口未能离开,继续在祖国暂住。他们的呼声,石沉大海。

这位闽籍作家,因为坚持追查2006年儿子遇害的真相,遭到广东政法委等部门的打压,生存之路被一再公然堵塞,亲友也受到国保的骚扰和恐吓。

廖祖笙本是受害者,却被剥夺了为儿伸冤的权利、申请护照和出境的权利、办理暂住证的权利、女儿上学的权利,因为他是“犯罪人员”。他这样自辩:“杀人、整人‘没罪’,将人逼上梁山‘没罪’,那么我就更不可能‘有罪’。”

大陆公安局的档案里,监狱的铁牢里,都装着哪些“罪犯”?

2016年11月底,“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被四川绵阳公安羁押,后被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移送绵阳市法院。黄琦拒绝认罪,警方恐吓要重判他。

2017年11月,黄琦的母亲、84岁的蒲文清从四川进京,向最高检察院、公安部控告绵阳警察虐待和陷害她的儿子。蒲文清要求当局立即放人,“他既不杀人又不放火,什么坏事都没做,凭什么判他呢?”

山东记者齐崇怀以反腐和“揭黑”出名,因此惹怒了当地官员。2007年6月,齐崇怀被捕,后被判刑4年,后又被加刑8年,期间险遭灭口。据他透露,菏泽市委书记陈光曾亲自给滕州市公安局发贺电,祝贺他们逮捕了齐崇怀。

孙敏是辽宁省鞍山市的优秀教师、法轮功学员。自2000年起,她历经绑架、洗脑、劳教、判刑、酷刑等迫害,被迫流离失所15年之久。2018年3月8日,孙敏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年仅50岁。

2018年4月19日,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在被关押三个月后,被以“煽颠罪”和“妨害公务罪”正式批捕,之前他的执业证书被司法局注销。余文生多年致力于人权辩护及维权活动,代理过大量法轮功案件,曾当庭指出江泽民一伙对法轮功的打压是违法和违宪的。

黑白颠倒。好人成罪犯,有理无处讲,有冤无处伸。千千万万的“人民”,生活在夹缝,在边缘。他们是访民、贫民、冤民、“鼠民”,无足轻重。

忽然想到纪录片《厉害了,我的国》。据报导,该摄制组走了31个省区,共采访108个人物,被官媒赞为“深入到中国人民的伟大实践”。然而,那些以生命为代价,敢于揭露谎言、说真话、传真相,在苦难中抗争的同胞,却不在“辉煌”的镜头里。#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6-10 5: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