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点名天津杨玉永案 中共性虐待黑幕曝光

天津武清看守所将法轮功学员杨玉永迫害致死。图为杨玉永生前照片。(明慧网)

人气: 2161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叶枫综合报导)美国国务院近日发布的《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收录了天津法轮功学员杨玉永(勇)遭受性虐待和被迫害致死的案例。报告引发外界关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施以性虐待迫害的黑幕。

这份报告说:“天津当局在2016年12月逮捕了杨玉永(勇)。据报告,他在押期间遭严重虐待,包括性虐待,13名犯人捏他的生殖器,并咬他的乳头。当被送医时,杨的器官完全衰竭。他的家人报告说,他的遗体浑身瘀青,脚指甲下有竹签的痕迹。”

天津法轮功学员杨玉永在看守所离奇死亡,浑身伤痕累累。(受访者提供)
杨玉永生前图片(明慧网)

2017年7月11日,天津武清区法轮功学员杨玉永被武清看守所迫害致死。半夜,中共特警包围医院抢尸。杨玉永的遗体在2018年4月4日遭警方强行火化,当日天津天气突变,降冰雪、冰雹。天津武清区全区下雪直到第二天早晨才结束。老百姓说:“冤不冤?看看天。”

天津武清区法轮功学员杨玉永的遗体遭警方强行火化当天,天津天气突变,下了一夜的雪。(明慧网)

杨玉永的遭遇并非个案。海外明慧网2012年12月份发表了《中共对男性法轮功学员的性迫害》一文,长达3万多字,综述了中国各地大量男性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和监狱所遭受的灭绝人性的迫害。

此文详述大量悲惨案例,由于篇幅受限,本文仅摘取少数个案:

电击、重踢生殖器、性侵

北京市法轮功学员林树森,30多岁,在北京前进监狱被警察用电棍电击,开始上了两根缠满铁片劈啪作响、闪著蓝光的电棍,在林的头部和颈部连续电击5分钟,看他不屈服,又将他背铐,踩在地上,用11根电棍持续电击其手心、脚心、头、颈、生殖器等敏感部位。

湖北省黄冈地区浠水朱店法轮功学员饶望来,当时50多岁,2005年12月28日上午,遭同监室嫌犯陈雷等3人毒打,被当场踢破睾丸,痛得昏死过去。

上海法轮功学员周斌,2000年被非法判刑12年,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周斌经常被毒打,两根肋骨、锁骨、鼻梁被打断,肾脏被打得下垂。2005年,周斌被主管迫害的队长戴文龙、小队长郭海指使犯人暴打,生殖器被踢成重伤,睾丸被打坏、僵死。

吉林省德惠市大房身镇(原杨树镇)法轮功学员,张文峰,30多岁,2002年被非法重判10年。在吉林监狱,张被警察利用犯人长达一年多下迷药、性侵犯。2009年,张被转到九监区三小队,警察指使犯人徐波、黄滨、杜伟、杨长顺、谭长信等多次将张文峰迷昏,施以性暴力,致使他染上性病,造谣说他搞同性恋。

辽宁大连市中山区法轮功学员曲辉,原大连港理货员,因坚持信仰,被非法投入大连教养院折磨。他生殖器被电击溃烂,颈椎骨折,高位截瘫。曲辉最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用担架抬出了教养院。曲辉说:“只有地狱的魔鬼才会把折磨人当成乐趣。”

小便器官被绳扎起 小便回流到肾

中共监狱、劳教所还把男性法轮功学员的小便器官用绳子扎起来,不让小便,小便积累多了,回流到肾里,最后导致全身浮肿,极其痛苦。

在吉林九台市劳教所,最残忍的是将法轮功学员全身衣服扒光,让他们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用塑料管在腋下、大腿根等处,四个人一起用塑料管拧,有的法轮功学员的阴茎、阴囊都被拧没了,痛得他们昏过去,苏醒后如不“转化”,就将他们的手脚铐在死人床上继续折磨。法轮功学员乔建国就受过这种迫害。

黑龙江双城市团结乡春光村法轮功学员邹国彦在双城看守所遭性虐待,恶人用绳子缠在他的生殖器上来回用力拖拽、往起吊,肉皮都被拽掉,肿得吓人,之后留有很大的疤痕。

吉林省白山市抚松看守所、拘留所所长李克刚等,对法轮功学员动用惨不忍睹的酷刑,其中包括性摧残,把法轮功学员的阴茎用手指弹硬后,用缝衣针往里扎。

辽宁省铁岭市昌图县法轮功学员靳力国,被昌图县老城派出所警察绑架;副所长用牙签插进靳力国的阴茎。

中共流氓手段迫害法轮功

中共为了让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流氓手段无所不用,如:性侵害、老虎凳、铁椅子、死人床、火刑、电击、上大挂、毒打、针扎、扎指甲、吊铐、蹲小号、窒息、不让睡觉、曝晒、冷冻、注射不明药物、超体力“训练”、灌芥末油、用强光刺激眼睛……

19年来,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致疯、致死。#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6-15 4: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