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沉雁:中国式高考,既是独木桥更是奈河桥

只要上了中共教育这条路,人性就开始逆转;只要喝了中共老师的孟婆汤,人性就加速逆转;只要过了中共高考这座桥,立马人鬼两重天。图为大陆高三生疯狂撕书释放压力。(大纪元图片库)

人气: 88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6月12日讯】早上醒来,有微友发来邀请一道祈祷的段子,祈祷所有参加高考的学生顺利考出满意的成绩,我才知道今天又是一年一度高考的第一天。

我对高考并没有特别的回忆,因为体院招生文考比例很低,所以就没有那种过独木桥的难忘记亿。但我的所有同龄亲戚基本都参加过高考,当然他们大多数都因高考获得了他们想要的成功,每每聚在一起都能念念不忘当年的黑色七月,现在叫六月。但从他们眉飞色舞的回忆看不出任何痛苦,简直就是他们最美好的人生时光。所以,他们最喜欢的是高中同学聚会。

我发现大多数人都喜欢高中的同学会,据说那是一场纯洁的赛跑,尤其对高中时的老师特别放在心里,隔三差五都有成功的同学组织感恩老师栽培的欢乐总动员。大学同学会其实就很应付了,一般十年二十年才有一次参与不多的同学会。到了研究生博士生就更少同学会了,尤其长期工作一起的同事更不会聚会,大多数人离开原单位都把同事全拉黑,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

从天天想聚的高中同学会到老死不想往来的同事黑,为什么发生了这么大的急转弯?问题出在哪里?我在设想这样一个情景,如果所有同窗三年的高中同学又恰好同时工作在同一个单位,三五年后,他们还想不想同学会?答案估计很不乐观。但事实上,所有的同龄同事都是曾经不同学校的高中同学,他们都经历了曾经相同纯洁的赛跑,但为何不能将曾经的纯洁延续到后来的同事赛跑中去呢?可想而知,曾经的纯洁是多么脆弱得不堪一击,再可想而知,高中同学的纯洁回忆是多么自欺欺人。

高中三年之所以给人感觉很纯洁,这是中国人的纯洁观念出了大问题,只要看不见钱和权参与的赛跑,中国人都称之为纯洁的赛跑,这是对高中尤其高考的莫大幻觉。就在昨天晚上,有微友发来几个视频,全是即将参加高考的学生烧书的壮观场景。我相信,凡是经历过高考的人,一定都有烧书的豪情或冲动,这应该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中国风景。

烧书,无疑是对高考前纯洁赛跑所积蓄的愤怒的一次集中宣泄,这愤怒里包含了对知识的苦大仇深和对真理的不再向往,从这愤怒,你能说这赛跑还是纯洁的?考试理当是对个人掌握的知识真理的考核,如果参考者能从考核中产生对知识和真理的更加兴趣,至少也不厌恶, 说明考试就是健康教育的重要环节。但中国式考试尤其高考却与之相反,中国式高考反而激发了参考者对知识和真理的极端愤怒,说明这高考本身就是逆人性的反真理的。

逆人性必然反真理。但是,有人恨高考吗?没有,越是底层出身的学生越是认为高考最公平,社会越是不公平,高考越是公平的象征,因为高考是无权无势的孩子的唯一上升通道。但凡考上大学的孩子,无论是否烧过书还是没烧过书,十年,二十年,几十年后,越是成功的孩子越是感谢高考,曾经烧书的愤怒反而成了自己难以忘却的纪念。中国式高考所蕴含逆人性反真理的仇恨教育,就是这样通过高考成功者的凤凰涅槃,轻轻地深深地并快乐地根植于主流社会和精英群体。

美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奥尔波特说:“越是快乐地获得越是与人分享,越是痛苦地获得越是排他地固守”。中国最难改变的原因也许就在这里,恢复高考四十年来,用炼狱般痛苦的高考竞赛流水生产的精英成功者,已经固化了整个国家的意识形态和人文道德,他们曾经的痛苦最需要更多的后来者痛苦买单,这就叫排他性固守。因为他们的成功是痛苦地获得,所以他们一生的幸福就是,不是给他人创造快乐获得的轻松而是给他人制造更难获得的煎熬。

一个人活着不是给人创造快乐而是制造痛苦,这就叫逆人性,而中国式高考完美完成了青少年人性逆转的临门一脚。如果把中国教育看作是一条通向人性地狱的路,中国高考就是人人必经的奈河桥,所有教育工作者呢?他们全都是慈祥的孟婆婆,都在精心熬制叫你忘掉天性童真的孟婆汤。无论是谁,只要上了中国教育这条路,人性就开始逆转;只要喝了中国老师的孟婆汤,人性就加速逆转;只要过了中国高考这座桥,立马人鬼两重天。

教育和高考本身就逆人性,如果还公平,这是最恐怖的。中国式高考的真正魔力就在这里,它比其它任何赛跑看起来都公平,从奴隶到将军,从鲤鱼跃龙门,从草根升凤凰,人人都有逆人性赛跑的平等机会。平等性是高考的独木桥,逆人性是高考的奈河桥,一路上畅饮著老师的孟婆汤,将自己变成鬼的同时,也把一个国家变成了人间炼狱。

--转自《新世纪 》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6-12 11:1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