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取消特殊高中考试 犹如“饥饿游戏”

图为华裔民众抗议取消SHSAT考试。 (纽约同源会提供)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综合报导)连日来,市长白思豪的关于“取消特殊高中单一入学考试”(SHSAT)一事引起广泛关注,各主流媒体也在讨论这个话题,甚至明讽白思豪的计划是一场纽约市的“饥饿游戏”。

《每日新闻》(New York Daily):“快班”对于考上的学生来说太稀少。

一位纽约市立大学(CUNY)教授及公校学生家长Nathan Newman从自己儿子的找天才班经历中认识到,纽约市提供给能考上的孩子的“天才班”资源太少,尤其是非裔和西语裔的学区,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而市长把能通过SHSAT考试的学生和所有学校的前7%的学生对立起来,相当于搞一场“饥饿游戏”。“解决问题的答案在于扩大已有特殊高中的招生,以及创建足够的学校,以保证任何能够学九年级几何的,或者在科学和英语科目上成绩优秀的学生有地方可去”。

这个家长批评白思豪说,“无论什么情况也万万不能坑了那些已经通过SHSAT的孩子”。

没了考试就没了史岱文森

一个去年刚从史岱文森高中毕业的、现在在哈佛读书的Sonia epstein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写道:“像史岱文森一样的学校其实是他们的学生创造的产物,而这些学生,不管自觉还是不自觉,都是经过了长期准备才考上的。”而且这些学生都有其背后的支持系统,或家长、或好的中学、或社区资源。

考入这些学校只是个起点,学生们入学后,几乎可以说每周都有一个相当于SHSAT的考试要应考;每一层楼都是学生做作业的身影;学生们拿着教科书奔跑去下一堂课的教室;时常到后半夜才能睡觉;总抓紧考试前最后的30秒复习;他们一班只有34个学生却有几百个学生组织……

所以,史岱文森的实际标准远远高于州考或者其它学校的考试标准。Sonia认为,把一个基于州考或者其他考试的14岁孩子扔到这么一个严酷的环境里是“蛮干”。

“特殊高中多元化的改革要从每一个方面来。我们需要改进从小学开始的全市范围内的SHSAT准备课程,使其可负担的、可达到。”她说,“这种从下而上的彻底的条件才可以像白思豪设想的那样,把更多的非裔和西语裔学生招到特殊高中里来。”◇

责任编辑:文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