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社会信用大数据 中国人变成透明人

允晨文化发行人廖志峰说,中国的书店同行到允晨购书,他告诉廖志峰,书的封面有自由、台湾、民主等词汇不能选。(徐翠玲/大纪元)

人气: 23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6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翠玲台北报导)中国大陆陆续在火车站、机场等地启动社会信用系统,用大数据监控人民。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表示,中共网路控制严密,且网路控制已经扩展到整个社会,中国大陆人口近14亿,大数据几乎可以掌控80%以上人口健康、看病、家属等所有数据。在社会信用体制之下,中国人民等于是个透明人,“非常可怕”。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左)、中国流亡作家田牧表示,即使中共进行网路控制,仍可利用网路发声反制。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左)、中国流亡作家田牧表示,即使中共进行网路控制,仍可利用网路发声反制。(徐翠玲/大纪元)

廖天琪指出,中共的社会信用制度,让每一个人最后变成一张卡,卡上面有所有的数据,包括去图书馆借书、借书类型、看书、买书、健康状态、看病、家属等,全都在里面,连这些都能控制,媒体还不受控制吗?社交媒体脸书很快也要进入中国大陆,到时中共掌控的数据就更多了,比欧威尔《一九八四》、赫胥黎《美丽新世界》所描写的情节更恐怖。

廖天琪表示,中共投入大量资金建立防火墙,他们有个金盾工程计划,专门用来控制网路。中共10年前网路警察就多达35万,再加上网军五毛党,控制网路的打手现在一定更多。中共用各种方法控制网路,最主要是从技术方面,现在中国有大数据,网路控制超乎想像。

旅德中国流亡作家田牧(本名潘永忠)说,他在微信、脸书都有自己的群组,微信群组才加了10几人,他再进入账号时,就接到警告不能再加人,这就是网警拦截,这还算好让他的账号能“生存”下去。他发文或转发文,一帮五毛在发文底下留些没用的话捣蛋。五毛整天泡在网上,接受中共指派、控制,并不是真正社会的声音。此外,尽管在海外,网络声音再大,中共只要认为受到威胁,马上就封锁。

中共黑手 干预港台出版自由

中共利用金钱等诱因,染指海外华文媒体包括台湾部分媒体。廖天琪指出,铜锣湾书店事件,使得香港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和出版业、经销业有巨大的改变。在台湾,据她了解,台湾的新闻媒体也已经有形或无形的有些改变,这个改变大家比她更清楚,她只能说中国大陆的手已经伸到海外的华文媒体。

廖天琪表示,很多发声若涉及特定主题如台湾、西藏、自由、民主等,在海外华文媒体中很难出版或跟读者见面。这个世界经济利益常常被放在第一位,西方很多国家明知中共践踏人权、控制新闻、限制言论自由,犯下了很严重的错误、罪行,但他们还是闭着眼睛。

廖天琪说,在数据时代,写作、出版、读者阅读习惯都改变了,中共的审查制度以前打压书面媒体,现在则是控制电子媒体,用钢铁长城、防火墙打压。中共以为他们可以用他们的权力、用钱压制一切,其实行不通。电子时代,有网路就可以散发(言论),把个人的意见全部说出来,有很多的空隙,被中共打压的台湾要善于利用。

允晨文化发行人廖志峰表示,中共的审查制度出版社感同身受,因为台湾的书可以在香港出售的机会越来越少,台湾很多书也比较不容易在香港买得到。日前有中国的书店同行到允晨挑一些书,他选书的时候告诉廖志峰,书的封面有自由、台湾、民主等词汇不能选。“中国的学者都知道中国或台湾发生什么事,问题是底层一般民众不太晓得这段历史的空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台湾的出版角色就变得非常重要。”◇

责任编辑:芸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