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天韵:中共为何容不下“结石宝宝”?

当年毒奶粉事件发生后,中国超市内的乳制品被紧急下架。(Marc van der Chijs/Wikimedia Commons)

人气: 236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6月17日讯】“结石宝宝”是一个悲剧性的大陆特有名词。2008年,中国惊曝毒奶制品事件,波及数十万儿童。许多家长眼看孩子无辜中毒、饱受尿结石、肾结石等病症所害,被迫维权,组成了“结石宝宝之家”。

蒋亚林来自浙江金华,是“结石宝宝之家”的成员。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6月14日晚,蒋亚林带着放假的孩子打算去香港旅游,不料在广州火车站被拦截,连夜被带回金华居住地。

蒋亚林透露,她在途中用微信告诉其他家长,说要去香港纪念结石宝宝十周年。就是这句话,惊动了政府的多个部门。她说:“我过来(香港)这事情,金华市政府、市政法委等,全部都惊动了。他们连忙乘飞机过来(广州)追我的。这么多年,他们还这么紧张。”

蒋亚林的女儿今年11岁,经常双肾疼痛,且有尿结石。蒋亚林表示,这十年来,除了普通的医保报销,每一年的医疗费都是自己承担。

两年前,蒋亚林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曾说,孩子的伤痛时时刻刻都在她面前发生。“我不光对中国的奶粉不信任,我对中国的疫苗这些都不信任。如果我有那个本事直接在国外市场买,那我绝对不会在国内买任何东西,包括水。”

“结石宝宝”们终生健康受损,许多父母因维权而遭当局的刁难和打压,有人甚至被诬告判刑。

原上海《东方早报》记者简光洲,在2008年9月11日,报道了甘肃14名婴儿疑喝三鹿奶粉导致肾病。这条新闻让多名高官先后下台,包括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

2012年,简光洲在微博上透露他已经离职。他说:“没有人知道,在我离开前有多少个不眠夜,我试图说服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但最终还是选择放弃。……好吧,理想已死,我先撤了。”

“结石宝宝”事件凸显中共之恶。数以万计的婴幼儿和家长们没有获得应有的补偿和道歉,涉案的各级官员和人员未被严惩,制造悲剧根源的机制仍在运作,在继续酿造不公。

“结石宝宝”承受的痛苦,家长们历经的煎熬,从未惊动过中共官员。然而,当一位家长发出了一句“纪念”的讯息,众多政府领导立刻捕捉到了,并且马上出动、出手、压制。一位母亲想让孩子去迪士尼开开眼界,竟未能成行。

蒋亚林曾说:“这个国家的不安全感,不光是农业部的耻辱,我觉得是整个国家的耻辱,整个政府的耻辱。”

中共的黑暗和腐败,先是摧毁了儿童的健康,继而剥夺父母们维权的权利,再接着侵犯他们自由行动和享受微小快乐的权利。69年来,红色暴政就是这样侵害著中国人的肉体和精神,容不得任何美好与最基本的抗争。

中共为所欲为,牺牲广大国民、子孙后代的利益福祉,并以恐怖来逼迫民众放弃追求和实现理想的勇气。在这样的体制下,受害的人群,不止是“结石宝宝”。#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6-17 6: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