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迫害致家破难圆 孩子十年不敢认妈妈

法轮功学员王玉光。(陈虎/大纪元)

人气: 151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美国华盛顿DC报导)6月20日,法轮功反迫害、解体中共大型集会游行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拉开序幕。来自全世界各地近万名部分法轮功学员聚集在美国国会山庄前的草坪上,他们希望通过这个活动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在中国迫害的真相,几年前辗转来到美国纽约的黑龙江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王玉光也参加了集会,她想以自己亲身受迫害的经历来唤醒国人,共同呼吁结束这场对亿万善良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几年前来到纽约的王玉光,每周五、六下午,都会去位于纽约时代广场的法轮功真相点。看着匆匆而过的中国游客,她总是在思考一个问题:怎么能更好的让长期受中共宣传蒙蔽的中国人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的真实情况。

1999年7月20日,中共全面开始打压法轮功,狂妄宣称“3个月消灭法轮功”。不过,当时法轮功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其功法使人强身健体、道德提升,深受欢迎,大多数老百姓对法轮功持有好感。而中共的打压也没能撼动修炼法轮功的学员们。

中共基于其本质的邪恶,2001年1月23日,中国新年的前一天,在天安门广场制造所谓自焚事件陷害法轮功,中共央视连篇累牍的进行谎言报导,完全颠覆了中国人对法轮功好感,自此,几乎所有被谎言蒙蔽的中国民众开始仇视法轮功及其修炼者。

“我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法轮大法是好的、是正法,是带给人光明和幸福的伟大佛法修炼,是中共制造自焚伪案陷害法轮功。就因我坚持自己的信仰,将真话告诉老百姓,2000年,中共警察在全国通缉抓捕我,使我有家不能回。”王玉光说。

面对中共铺天盖地的谎言抹黑,成千上万的法轮功修炼者为了维护他们信仰自由的权利和揭露中共的无理打压,他们开始了长达19年的讲真相、反迫害的艰难旅程。

娇小的王玉光是黑龙江人,没修炼法轮功之前患有胃炎、胆囊炎、神经衰弱、咽喉癌、风湿等多种疾病。

王玉光:“那时,我没办法正常工作,每天都在病痛中煎熬,真是生不如死,生活无路,脾气也不好。”

王玉光的妹妹王玉贤,曾在北京肿瘤医院诊断为淋巴癌晚期,她在住院期间有幸参加了北京两次李洪志师父讲法班后,病症完全消失。经妹妹的介绍,1994年4月,王玉光参加了锦州法轮功的传法班。

她说:“当我听完课后,咽喉部位冒凉风,之后吃东西能感觉到甜、咸、辣味了,说话也不累了。走路觉得一身轻,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使我多年的疾病神奇般的完全消失了,是法轮大法让我重获新生。”

王玉光修炼法轮功后,处处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身心的变化不仅给家庭带来幸福,也让亲朋好友、邻居都感到惊奇,单位的同事也说学法轮功的人和别人不一样。“我真切体验到了修炼真、善、忍的美好。”王玉光说。

正当王玉光全家沐浴在法轮大法的佛光下,中共党魁江泽民下令开始全面镇压法轮功,王玉光及其家人遭到无辜的迫害。

“7.20后,炼功点被迫解散,各地站长相继被抓,我们一些同修纷纷到市政府要人,官方非但不放,还把各地学员分期分批用大汽车运到外地学校等场所软禁,关押12小时之久,然后被当地公安局派出所接回登记、注册,同时市公安局各分局对炼功学员明察暗访、监听、监控,不断骚扰。我也被市局找去,他们恐吓我,让我出卖同修,我没有配合警察。”

王玉光说,她无法理解,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我想把自己亲身感受向政府有关部门反映清楚,要求有一个合法炼功环境。”

1999年至2000年期间,王玉光先后3次被非法绑架,其中两次和锦州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去北京上级部门表达法轮大法好、不要镇压法轮功的诉求,都遭到警察和610的非法绑架拘押,并被勒索数千元现金。

2000年10月初,王玉光去到上海同学家,准备再去北京表达诉求,结果事情早被公安监听,包括同学在内两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当时走脱的王玉光也遭到北京公安部等六大部门通缉。

王玉光:“当时被抓的同修吞下了我们住的旅店开房的收据,警察才没有搜查我们的房间,我才安全离开。不过,事后,他们还是查到我,认为我是组织者之一,到处抓我,从此我流离失所。”

王玉光说,她未炼功前,病魔随时会夺去她的生命,炼功后身体好了,本可以阖家欢乐,“现在一家人却骨肉分离。江氏集团非法打压好人,真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2002年3月5日,长春有线电视网成功插播法轮功真相,包括《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让数十万长春民众看到了法轮功的真相。

2002年4月20日晚,哈尔滨市的法轮功学员成功切换了市内有线电视网路系统,播放了长达30分钟的关于江泽民集团镇压迫害法轮功的真相片,内容包括《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节目。

“当时在3个住宅小区同时播出了法轮功真相录像片,中共把我列为重点人物,江泽民亲自下令拨款21万元给黑龙江公安厅,成立420专案组共二百多人,采取各种手段监听、跟踪、蹲坑,甚至非法闯进我家安上窃听器,以企图找到我。”

王玉光说,警察最终没找到她,但转向对她家人的迫害。

“他们在我丈夫回家的途中劫持他,非法关押审讯,给剃了光头拘留15天,给我丈夫造成极大的精神创伤,丈夫被放出后,市公安局逼他每周写是否有见到我的汇报,还告诉他要把我当敌人看待,威逼他和孩子与我决裂。”

一次,王玉光非常想念孩子,就偷偷跑回家,孩子害怕不让她进屋,她就硬进了屋,孩子一个劲的撵她走,王玉光说,“我想你们了”,孩子说,“你别想我们了,你走得越远越好”。王玉光说,“那要等你爸回来见一面再走,孩子不要,一下跪在地上说,求求你了,你再见我爸,我爸就没命了。”

王玉光的丈夫在工作降职,以及无休止的骚扰迫害下,和孩子不敢再见王玉光,把王玉光当成敌人看待。

“我那时好伤心,孩子都吓成这样了,中共对我孩子和家庭迫害到那种程度,给我下跪都不要见我,都达到这种程度,活活拆散了我们这个家,也给我们一家人心理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王玉光说。

在这场中共对法轮功发起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持续迫害中,王玉光年近70的父亲王春会、母亲李万芝,还有妹妹王玉贤、弟妹都先后被绑架进看守所等地迫害,并被处罚高额的罚款。特别是妹妹王玉贤被关进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由于她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遭到毒打,电棍电,顶脏水盆等酷刑折磨,以及长达18小时奴工劳役。

王玉光母亲、父亲、妹妹先后于2001年、2005年和2006年含冤离世。王玉光说,像她父母妹妹这样善良的人、只想做好人的普通人被中共迫害致死,在中国只是冰山一角。

而王玉光也在经历长达10年的流离失所生活后,于2010年逃出中国,辗转来到美国。王玉光说,她被迫流离失所时,孩子才十几岁,现在她的孩子已经30多岁了。

“我买了手机托人转交给他,但孩子至今也不敢与我联系。我希望我的孩子、还有更多的中国人能够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早日结束这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让更多像我这样破碎的家庭能够团圆。”#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8-06-22 10: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