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仰岳:共产党如何干扰美国的对华政策

——从美亚杂志事件说起

中国问题专家顾贝克教授(Anthony Kubek)的著作《美亚报告——中国灾难之线索序文》。

人气: 272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6月18日讯】全自由世界均已认为中国大陆陷于共党是现代唯一的最大悲剧,韩国与越南悲惨的战争导因于亚洲这心脏地区为共党所夺,过去二十年远东地区其它地方的一切问题也肇因于中共这一祸患。美国与其它自由世界的国度对于他们所犯的错误已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二战英雄麦克阿瑟将军总结的形容这一切是上世纪美国外交上最严重的错误。

根据中国问题专家顾贝克教授(Anthony Kubek)的著作《美亚报告——中国灾难之线索序文》,《美亚杂志》是前苏俄秘密在美国建立的外围组织之一,而美亚杂志事件起因为当时任职于美国战略情报局的一位分析人员发现杂志上刊登的一篇文章和他在1944年写的一篇报告几乎一样,所以战略情报局便立刻与FBI进行了调查。之后在杂志社内发现了一千两百件极机密至密级的政府文件。

在FBI动员75名人力历经了三个多月的明查暗访最后拘捕了6名嫌疑人,经调查结果这事件是涉及到苏俄在美国的间谍活动及对中共夺取中国政权的布局的重大案件。然而在诉讼的过程中美国政府方面却是出现了一连串不可思议的错误首先是陪审团在起诉过程中“意外”的改选。起诉嫌疑人的法条避去了间谍法,检察官的报告避开了嫌疑人与共党的关系。

在诉讼过程中居然需要杜鲁门总统的命令督促,而检察官居然与被告律师私自交易,约定被告当庭认罪后由法官作“象征性”的轻罚后草草结案。

这一连串的状况反应出了当时国际共党势力已遍部美国的真实现象,结案后由当时的中国问题专家、达拉斯大学历史学系主任顾贝克教授Anthony Kubek为首的团队编辑成报告书并于1970年2月编印公布,题名为《美亚报告——中国灾难的线索》,而顾贝克教授又撷取重点精华十余万字编成《美亚报告——中国灾难之线索序文》发表,由当时的中国时报社翻译并于1970年3月15日在台湾出版。

中国问题专家顾贝克教授(Anthony Kubek)。

顾贝克教授编写的《美亚报告——中国灾难之线索序文》区分三部分,内容包含了整部美亚报告的精华,也完整的说明了前苏俄侵略中国,扶植中共坐大及美国对华政策失误,最后造成中共占领中国的一切。尤其是在媒体及舆论上的精心安排,期望自由世界的人们对共党的手段有清楚的认识,因而完成此书。

之后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长梁敬錞教授为此书作了一段序,他说道:我们在美亚杂志事件结束二十五年后才得以看到这批史料虽感觉过迟,但是如果中美朝野人士能将这批史料研读,推因究果,记取教训,则曲突徙薪,亡羊补牢,尚非无所补益。

梁敬錞教授指出了几个国际共党成员在美国建立的外围组织:

1. 远东民主政策委员会Committee for a  Democratic Far Eastern Policy

2. 太平洋关系学会(Institute of the Pacific Relations,lPR

3. 美亚杂志(Amerasia

4. 援华公会(The China Aid Council)

5. 今日中国(China Today)

6. 美苏学会(American-Russian Institude)

7. 工联新闻The Allid Labour News)

8. 中国人民之友(Friend of the Chinese People)

这8个机构都受美共政治局的领导与管理,而美共政治局又受命于莫斯科的第三国际,他们彼此配合、标榜、烘托,颇能起到互相连锁劫持的效用,所以美亚杂志绝非孤立的事件。

的确,当年共产国际在美国设立的组织机构干扰并影响了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使其在关键的时刻抛弃了中华民国亲近了共党,让中共得以夺取政权。就如同大纪元社论《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提及的:

邪灵的目标是要进入中国。苏俄不过相当于一个跳板……

在《美亚报告——中国灾难之线索序文》一书中这样写道

“在二次世界大战中期日军偷袭珍珠港让美国卷入了这场战争,这时美国需要蒋中正领导的中国共同对抗日本,并能成为亚洲在战后稳定的原动力。但是这一目标却和史达林与毛泽东相反,他们清楚的认知到只要蒋中正在的一天,他们赤化中国的目标将永远不会实现,所以苏俄开始扩大反对中华民国即蒋中正的宣传,他们利用所有的盟国在中国历史上最危急的关头给了其最坏的舆论。

在美国方面,美国共党及其同路人开始呼吁指责国民党并赞美毛泽东是“土地改革者”。这时很多美国人甚至是党内当政的领袖都成了苏维埃化的牺牲者,但是他们都小心的伪装。

史诺在1937年至1938年出版的《中国陞起的红星》成了欺骗美国主流及反国民党的宣传。之后有罗辛吉的《中国的危机》,佛尔曼的《红色中国的报导》,史坦恩的《红色中国的挑战》,拉铁摩尔《亚洲影响力的解决方案》,怀特的《中国的春雷》,艾普斯坦的《未完成的中国革命》不断出现在美国社会,是当时美国人最熟悉的笔调,然而在报章杂志上很少看到支持国民党的文章。从中日战争爆发到国民政府于1949年撤离大陆的十多年间美国有二十多本书报导共产主义,然而支持蒋中正的相关书籍却不到十本。

在此潮流下自1942年后美国政府的华政策渐渐的转变了,当时作为中印缅战区参谋长的史迪威将军及其主要参谋戴维斯便缺乏对中共的认识,而在华府的所谓“中国通”政客不断利用史迪威作为前锋,严厉的一直批评国民党员无能,贪污,甚至叛国,另一方面同情毛泽东的党徒称其为“民主的进步改革者”,这真是种讽刺,实在是日后悲剧产生的根源。”

就是在这种舆论的影响下使得大多数的美国人不了解共党邪恶的本质,当时最后一任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在1954年离开中国后的报告这样写着

“我们美国人只看到中共(表现出的)好的一面,但是却未留意其专横、顽固、欺骗,不顾人性和承袭独裁制度的恶性,我们只记得共党所谓的进步、民主、自由……等目标,和它们指责资产阶级、反动分子、帝国主义,一如它们想要我们所做的!因此我们无法逃避这一大灾祸的一部分责任,中国大陆的丧失不仅是中国的灾祸,也是美国与全世界的灾祸。”

顾贝克教授出版序文时表示:希望借此著作能让企图与中共建交的尼克森政府作为警惕!当时密西西比州参议员伊斯兰特也提到:重提美亚杂志事件对于大家都是一个教训,尤其是对政府中人,不管是否在外交界服务,都必须从过去的错误中学习并得到益处。

美亚杂志事件到今日已经超过了半世纪之久,这期间共党在全世界造成了一亿人以上的非正常死亡,对社会各界的渗透也是变本加厉的一直持续着,现在的我们是否能记取当年的历史教训呢?#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6-18 4: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