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国监督中兴运作 中共为何被迫接受

香港记者6月14日实地发现,中兴在美国的监管下还未正式开始运营。图为中兴资料图。(Johannes EISELE/AFP/Images)
人气: 624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张顿综合报导)大陆深圳南山区高新科技园内的中兴总部,其大堂电子标语已换成“以合规为战略基石的决心绝不动摇”,而上个月30日的大堂电子标语还是“万众一兴,坚定信念,迎接黎明的曙光”。

中兴美国监督下还未开始营运

香港《苹果日报》6月15日报导说,这显示获美国“放生”后中兴向外强调经营合规,并上升到战略基石地步。

中兴因为违规向伊朗、朝鲜等“流氓国家”出售源自美国技术的电子产品,遭到美国政府的调查。

去年3月,中兴同意并向美方支付了11.9亿美元的罚款(包括前期预付的3亿美元罚款押金),这是美国制裁案件中金额最高的刑事罚款。

报导说,记者6月14日在中兴总部出货现场还发现,仍没任何货车出入,停泊的货车较上月所见更稀落,亦没装卸货迹象,显示在过去半个月中兴仍未恢复出货。

根据与美方的和解协议,中兴从6月7日起的两个月内需向美国商务部支付10亿美元,及在90日内支付额外的4亿美元罚款至托管账户。

报导说,中兴在与美国政府和解后仍未出货,显示厂家仍在观望,待禁令解除后才敢下定单。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6月7日对媒体说,美国政府已与中兴公司达成协议,包括中兴被罚款14亿美金,董事会成员全部更换,解雇副总裁级以上全部领导层,10年观察期,美国派出工作组进驻中兴等,美方才取消对中兴的7年出口禁令。

中共做出重大让步 为死保华为?

美国“放生”中兴发生在美朝首脑12日会晤前。《纽约时报》6月11日报导说,川普(特朗普)政府给了中兴第二次机会,目的是在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会谈前,缓和与北京的紧张关系。

报导说,中方官员最近与华盛顿举行贸易谈判期间,将拯救中兴列为头等大事。

《苹果日报》6月15日的另一篇文章中说,中兴这次虽然获放生,但未来长达10年的监察期内必须接受被视为“钦差大臣”的美国监察员全面检查,对方持有“尚方宝剑”,可以随时再启动禁运令。

报导说,这种苛刻条件对中共国企来说前所未有,而中共当局肯如此让步,是为保住同处深圳的“通讯巨头华为,尤其在即将进入5G通讯制式再投票的关键时刻,中央需全力保驾护航”。

中兴是中国大陆的第二大电讯商,也是全球第四大电讯设备制造商,中兴超过逾四分之一的配件来自美国的合作伙伴;而华为是全球第一大电信设备制造商。它们都从事网络、电信、数据通信等行业,都是大陆的跨国“科技”大公司。

报导说,华为的地位远非中兴能比,去年华为的收入超过6,000亿元(人民币,下同)以上,为中兴的六倍以上;且华为主导的Polar码方案2016年被确立为5G编码技术方案之一,是中国公司首次进入流动通信最核心的基础通信框架范畴,之后华为与美国高通的制式方案竞争将更白热化。

报导说,5G并非简单通讯制式,由于速度更快和容量更大,未来将是物联网和无人驾驶的基础,覆盖社会生活每一个范畴。比起中兴,华为是美国更想重点打击的对象。

美国总统川普也多次在Twitter上发帖,释放对中兴的善意,表示不希望其倒闭,但明确指华为5G将影响美国的国家安全。

中兴与华为都被指是披着“私有”的国有企业。据港媒报导,中兴最大股东为中兴新设备公司,占股30.34%,背后股东包括国有的西安微电子所、航天科工集团等。而华为有中共军方背景,其创始人是共军队的工程师任正非,公司的另一灵魂人物为董事长孙亚芳,其在1992年加入华为前长期在中共国家安全部任职。

任正非2015年1月参加达沃斯论坛时向媒体谈到他当时到深圳办厂时得到的中央的支持,保证对华为的“政治待遇不变、经济待遇不变”。

对于公司的性质,他说,“我自己今天也说不清楚,我们公司的性质属于什么性质。”

时政评论员石久天表示,中共一直强调加强党对企业的领导,现在中兴接受美国的领导,对中共来说是莫大的讽刺。但中共对此也无能为力,因为美国总统川普击中了中共的软肋。

石久天说,中共接受中兴被美国领导,实质是担心华为,担心自己的国企一个个倒下。

美国打出经济制裁组合拳

中兴事件只是中美贸易战的一个标志性事件,虽然美国政府与中兴达成了协议,但仍存在变数,因为美国参议院已提出一项修正案,试图恢复对中兴的惩罚,该修正案要求禁止美国政府机构购买中兴或华为的设备以及服务等。

同时,美国对中共的经济制裁也不断接踵而来。美贸易代表办公室6月15日公布了对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25%的关税清单,产品多数与“重大工业科技”及“中国制造2025”计划中受益的商品有关。美国还预计在6月30日公布限制中方投资及出口管制清单。

白宫于6月15日发表的川普总统对华的贸易声明中说,如中共报复,美将追加额外关税。

同天,中共商务部宣布,对美国商品进行同等规模、同等力度的征税,并宣布双方此前多轮谈判达成的经贸成果失效。

据路透社消息,美国已经基本准备好了对华的另一份制裁清单,将再对1,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

石久天说,美国经济制裁中共,就是阻止中共继续占美国的便宜,是对中共的贸易壁垒、盗窃知识产权、中共对国企的补贴政策的强有力回击,其目的是制裁国企。

分析:击中中共软肋

自中共1989年六四血腥镇压爱国学生运动后,同时伴随着信息的全球化和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的广泛传播,中共政权存在的所谓唯一合法性就是“中国经济的发展”。

石久天表示,中共政权现在能维持就是中国经济还在发展,但现在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中的投资、消费已出现“断崖式下降”。

据中共官方今年6月发布的数据,在消费方面,中国5月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8.5%,创下了2003年5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在投资方面,1至5月的城镇固定资产投资按年增速继续放缓至6.1%,增速创1995年有纪录以来的新低。

石久天说,如果美中贸易战开打,中国对美国3,75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必将大幅下降,中共“三驾马车”的净出口必将受到重创。

据中共海关总署今年1月公布的数据,去年,中美贸易总值为3.95万亿元,对美贸易顺差1.87万亿元,扩大13%。中美贸易顺差占了中共对全球贸易顺差的65%。

石久天说,美国经济制裁中共,精准击中了中共的软肋,如果中国经济出现问题,将加剧本来已经非常严重的官民矛盾,反抗中共暴政的民众将会此起彼伏,已出现零星的罢工潮可能会席卷全国,危及中共政权。#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8-06-19 1: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