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崔士方:国安部碉堡 看来有点硬

截至目前,2015年落马的“老虎”马建仍未被审判。图为2017年4月马建公开认罪。(视频截图)

人气: 141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6月18日讯】从2015年1月落马,经过马拉松式的近2年审查,2016年12月被开除党籍,到2017年2月被中共最高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大名鼎鼎”的国安头子马建至今已经被逮了快3年半了。

按理讲,这位兄台早该与其他老虎一起在秦城过日子了。但是,至今他却连公诉的台阶都未迈出。

而与马建狼狈为奸的前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前公安部610头子张越,2017年4月在江苏常州一审,至今一年多仍未宣判,也颇为反常。

这两只份量甚重的政法大老虎被卡在半路,靴子迟迟不落地,中南海是何用意呢?

中共国安部在相当时间里都是周永康和曾庆红的共治地盘,只是前者在明,后者在暗。

周永康2013年底被抓后,国安系统最先被拿下的头面人物是前北京市国安局局长梁克(2014年初)。此后习近平阵营步步紧逼,进入2015年后,随着马建在年初被捕,当局开启了对国安部高层的第一轮大换血。

当年1月,身份神秘的唐朝出任国安部部长助理;4月,中纪委副书记陈文清空降出任国安部党委书记,成为时任国安部部长耿惠昌的“监军”;5月,公安部副部长刘彦平调任国安部纪委书记;8月,国安部政治部主任苏德良兼任副部长。

但此后,国安部的水变得平静起来。只有中共十九大前,马建在海外视频露面、“奉命”猛揭某位海外报料人的老底时,国安部才再次被刷出了存在感。

这波澜不惊的背后,其实是相当凶险的权斗角力。因为“隐形人”曾庆红的梗阻,习近平彻底收拾江系国安势力的计划似乎并未如愿。这也为中南海针对国安部高层的第二轮清洗埋下了伏笔。

2017年7月,国安部部长助理唐朝首次以国安部副部长的身份露面。这是第二轮清洗启始的前导信号。十九大前的凶猛海外报料出现后,国安部纪检组长刘彦平奉命担任“扑火人”,却闹出了在纽约机场险些被美方扣留、与报料人密谈录音被曝光的丑闻。

刘彦平在十九大蹊跷落选中纪委委员,不难想像,年龄接近踩线的他,乌纱是保不住了。

十九大后的2018年3月,陈文清正式接管国安部,耿惠昌到龄退休。4月,河北省国安厅长董经纬升任国安部副部长。

据中共最高检官网消息,6月14日,原国安部副部长苏德良首次以中纪委驻最高检纪检监察组组长的身份露面。

现年58岁的苏德良是上海国安出身,2013年5月从宁夏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上调进京,出任国安部政治部主任。此人显然是讨了差事来把守国安部人事要冲的。但他的进京比周永康被擒还早半年,加上其人在上海滩混迹18年,与上海帮关系不浅。他是谁家人马,还真不好说。

把苏德良调离,表面上是让其多了3年官运(63岁退休),但2007年就已高升副部级的他,却落在一个实权更小的副部级职位上。如此安排,倒更像是因国安部梗阻久拖不决,当局强行将其调离,为第二轮更深层的清洗铺路。

马建案迟迟不见底,是国安部碉堡硬的表现,看来习阵营还会使出新手段,躲在暗处的曾掌门迟早要被逼到明处来使枪了。#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8-06-18 9: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