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毒奶粉案当事人:为女儿坐牢 愿再赔上十年

毒奶粉爆发前,郭利父女照片。(微信号“不万能气泡”)

人气: 467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6月19日讯】10年前,三聚氰胺毒奶粉案的当事人郭利曾经是年收入百万的同声传译和谈判师。但在毒奶粉案发后,他因坚持维权反被构陷“敲诈”入狱5年,在他坚持申诉下去年被改判无罪。

然而当翻案后,妻子已改嫁,女儿与之形同陌路,但一无所有的郭利决定拖着病躯再赔上10年,依法争取国家赔偿,并把肇事企业和个人绳之以法。

郭利近日接受了微信号“不万能气泡”(前《南方都市报》记者吴珊)的采访, 讲述了过去10年来的心路历程。

前妻

郭利的前妻在2009年7月15日,也就是郭利被捕前一周,曾在胁迫下写下声明称:反对郭利的做法,并坚决不参与此事,甚至称“女儿目前身体状况良好”。

前妻出具的这份声明成为企业用来做实和追究郭的刑事责任的部分证据。

而郭入狱和出狱后前后10年都没见过前妻,见孩子都是她的代养人领着见,但翻案后的一年多都没有见过孩子了。在翻案前,有几次他能感觉到前妻家害怕地说不出话来。

对于女儿对自己的不理解,他跟在女儿身边的人讲:“就告诉她,爸爸就是这样的,以后你大了你了解了,你谅解也好不谅解也好都无所谓,但是爸爸现在必须这样做,必须要站出来问毒奶粉厂家为什么你要生产毒奶粉,这就是你爸爸的特点。”

狱中遭遇

郭利说,他在狱里一直被隔离监管,周边的人都不许跟他说话。到后来,他感觉好多功能丧失了,有点语失,手写字也有问题。

郭表示,在狱中一直给孩子写信,但开始信是寄不出去的,写多了更寄不出去。但他仍想写点什么,留下点纪念给女儿,以后让她知道在这个期间爸爸在做什么。

狱中郭利曾经画了一幅和女儿牵手前行的画。(微信号“不万能气泡”)

狱中郭利曾经画了一幅和女儿牵手前行的画,用其表现自己的内心世界,“一旦我有了自由,即便我一无所有,我也会带着女儿在这个维权路上手拉手继续走下去。”

“我把这幅画印在了我的诉讼材料里,也借此来告诫自己,维权之路不容易走,特别是人命关天的事,它可能会是一条不归路,我只有坚持抱着不归的态度走下去,才能走到通向真理的终点。”

“为了孩子我必须站出来,甚至付出生命”

郭利说,据代养人的描述,他的女儿时常有头昏、晕倒,不能上体育课的现象。他也问过其他吃过毒奶粉的孩子的家长,晕倒和抽搐是食用三聚氰胺后的典型症状之一,这可能涉及到营养不良症及神经系统的问题。

郭利说,自己只是其中一个受害者,自己的孩子不幸吃到了,甚至侥幸一点她可能吃得比别人少一点。除了三鹿奶粉,当年出事登报的是22家毒奶粉企业,几乎全部都有问题,当年是这样的。

郭利说:“三聚氰氨毒奶粉对婴幼儿的影响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是无法用肾结石几个字来代替的,它不会因为郭利的出现或者消失这件事情就没有了。”

郭利说:“我要尊严,不愿意耻辱地活着,为了孩子我必须站出来,甚至付出生命。”

后遗症

郭利说:“作为一个父亲,环境这么恶劣,吃的东西不行,空气闻着哮喘,我可能是唯一一个能在这里给孩子做点事的人,我做了一个父亲非常难但是应该做的事情,给社会提了醒,敲了警钟。”

出狱后他的认知能力明显下降,会莫名摔倒,可能是神经系统受到损伤,内分泌和肝脏都有问题。在监狱环境恶劣,身体的问题主要是在监狱中导致的,他现在拿着手杖就是避免摔跤。他的腿和腰都有问题,提不了重物。

对于自己所做的事情郭利没有机会跟孩子讲,他说,除了怕她逆反,见面时也不能讲,“一个小时,一说她姥姥就把她拉走了,我跟她交流一直边上有人,担心我说什么,孩子有可能就离开他们了。”

但是他表示,只有自己坚持做下去,做彻底,自己才有资格,等她长大后把媒体报导和视频给她看。他相信女儿知道之后还是会改变的。

再生的郭利

郭利表示,经历了这些事,他现在是重生的再生的郭利,不是原来的那个郭利了。

他说:“在没有这个经历之前,我是一个非常平凡的人,虽然我当初能进出使馆、能到部委,我仍然认为我是一个平凡的人,甚至是无知的人。但是当我经过了这场炼狱就不一样了。”#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8-06-19 6: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